•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强奸仪队妹
    时间:2017-08-08

    *年*月*日周六下午中正纪念堂广场。

    “明哥,这几个都不错,接下来要挑哪个好?”一名神态轻佻的男人向身旁体格壮硕的汉子问道。

    “嗯,前面数来第三排的左边那个怎么样?”一名年约卅岁,表情严肃的平头男子这样回答著。

    “不愧是明哥,那个一定....一定也相当好用。”轻佻男子嘴边泛起一丝猥亵的笑意。

    “那么,我立刻去通知他们。”明哥只随意应了一声,就再度使用超长望远镜头相机继续拍摄,只见场中白色迷你裙的裙䙓飞扬,明哥不断地按著快门,将年轻健康的美腿一一摄入镜中;那轻佻男子则走到一旁用手机发出几则短信:“2ndTargetfg*f*3*10perationStart!”

    一周后北*女中二年级女生陈茗均穿着便服在大门口向屋内说道:“爸!妈!我去补习囉!”

    屋内传来中年女性的声音:“好﹗钱包带了没啊?”

    茗均随意应了声:“有啦!有啦!我走囉!”

    中年女性:“小心点啊!”

    茗均随即出门准备赶搭捷运到南阳街补习:“还有....四十分钟,得快点儿。”

    一百五十七公分的茗均留着一头长度及肩的中等长发,有着一张稚嫩的娃娃脸,虽然不能算是班花或校花级的超级美人,却是充满年轻吸引力的健康美少女。此时绑了个马尾,看起来甚是可爱。因为是周末早上,巷子里人烟稀少。茗均走到了巷口看见一名长相清秀斯文的男子站在一辆厢型车门口左右张望,手中捧了一大束玫瑰花,并和车内的人交谈,看他的表情似乎甚是困惑。

    “大概是要和女朋友约会吧?好幸福啊﹗那么大一束玫瑰花。”茗均心中暗忖。

    这男子长相的确不差,茗均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只见那男子也瞥见了茗均,脸上浮出腼腆的笑容向她点了点头,茗均不禁有些羞赧,咬著嘴唇忍住笑意就想快步通过,此时那男子却向她走了过来。男子彬彬有礼地问道:“那个....同学,请问一下好吗?”

    茗均愣了愣,警戒心瞬时升高,虽然是帅哥,也不能保证不是坏人哪﹗茗均的脚步虽然停了下来,却和那男子保持了约莫四、五步的距离,并投以询问的眼神。

    那男子看来大约廿五、六岁左右,大概也察觉到茗均的提防之意,因此也没有继续靠近,只是站着向茗均问道:“不好意思,我对这儿不熟,想请教一下这附近是不是有个名叫阖家欢的地方?我是想要把这个....这个....”

    那男子说到这儿,右手搔著头发,脸红地低下头去,似乎对于送女孩子花这件事颇为不好意思。茗均见此人虽然帅气,却显然不善辞令也没什么胆识,不禁有些好笑:“(送花就送花嘛﹗害羞什么?)”

    但自己的确是不知道附近有什么名叫阖家欢的地方,只得微笑摇了摇头,转身就想离去,却听到身后那帅哥喃喃自语道:“完了﹗完了﹗这样会来不及的....”

    茗均毕竟是正当怀春年龄的少女,对于这种爱情故事特别感兴趣,总是希望成人之美,此际听见那帅哥着急的声音,也不忍心就此离去,于是走了两步又回头问道:“这附近好像没有叫做阖家欢的地方哟﹗你会不会是找错地方了?”

    那帅哥原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闻言回头一见那本已路过的美貌少女又回首相助,不禁大喜过望,三步两步就跑到茗均面前,左手仍捧著那束玫瑰花,右手却突然握住她的左手,倒将茗均吓得倒退了半步。那帅哥似乎急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也没注意到自己的举动有些唐突:“姑娘....不,同学,在下....那个....应该没错啊﹗....应该就是这里啊!....地图上....地图说....”

    茗均见这帅哥似乎单纯的有点儿可爱,而且在这个时代居然还有人称呼他人“姑娘”,还自称“在下”,活脱脱就是徐志摩的翻版,忍不住轻笑出声。那帅哥本来还在继续东张西望、不知所云,此时听见茗均银铃般的轻笑声,语声顿时中断,低头望向茗均,只见眼前的可爱女孩儿正用右手掩著自己的樱唇轻笑着,两颊泛著红晕,一双灵活聪明的大眼眸泛著笑意,正滴溜溜地盯着自个儿看。

    这帅哥瞧得痴了,也忘了自己身在何处、要问些什么,只是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美少女。

    过了半晌,茗均被望得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只得羞红著脸低下头去以躲避那男子的视线,此时这男子才总算从梦中惊醒似地,脱口说道:“这可真对不住....姑娘,您....您太美,让在下瞧得痴了....呃....不....我在说些什么呀?在下....哎呀!失....失礼了!失礼了!”

    男子这时又惊觉自个儿居然握著这美少女的纤纤玉手,于是赶忙将茗均放开并后退了一步,一时间辞穷,只好低首保持沉默。茗均觉得这男子实在傻得可爱,过了一会儿柔声问道:“你不要急,有话慢慢说,我会尽力帮你的。”

    这帅哥见茗均并无责怪之意,不禁又惊又喜,连忙抬起头来说道:“适才....适才一时情急,有失礼数,但愿姑娘....不,同学莫要见怪。”

    婉容摆了摆手,轻声笑道:“不会啦﹗你是要送花给女朋友吗?她是不是住在叫阖家欢的地方?”

    那帅哥连忙摆手道:“不不不,送花是送花,但不是给女朋友的。”

    茗均奇道:“那你干嘛不好意思啊?”

    那帅哥又脸红低头嗫嚅道:“这....堂堂男子汉大丈夫,送花给女性....虽然不是为了自己,但总是....总是有失体面。”

    那帅哥说到“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时,挺了挺胸膛,似乎想显示出男子气概,但随后说到“送花给女性”时,整个人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萎缩了下去。茗均从未见过此等傻气的男生,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又问道:“那么,你知道确实地址吗?”

    那帅哥摇了摇头,叹道:“我只知道阖家欢这个名字和地图上的大略位置。”

    茗均道:“那....那怎么办?”

    那帅哥苦着一张脸,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茗均突然想起自己还得赶去补习班,低头看了看表,只见因为这一耽搁,离上课时间已经只剩十五分钟了,不禁失声道:“完了﹗迟到定了﹗我得走了﹗没能帮上忙不好意思囉﹗再见﹗”

    茗均转身就要离去,只听得背后那帅哥喊了声姑娘,而自己的左手也被拉住,回头一望,只见那帅哥满脸通红,右手拉着自己,茗均只得转回身,看看他还要说些什么。那帅哥低首小声道:“姑娘....不,同学,萍水相逢,自是有缘。不知是否有幸能送....同学一程?”

    茗均迟疑了一会儿,心想这人看起来虽傻,但毕竟是陌生人,也不知他是真傻还是假傻,随便上了他的车若是入其彀中可不太妙。正在心绪转动之间,那帅哥又道:“同学您看来甚急,我只是想助您一臂之力,并想....想借机认识您....而已。”

    语声到最后已是细不可闻,脸更是越发涨红。茗均听他居然把想认识自己的企图都讲出来了,连半点儿掩饰也不会,真是直接得可以,忍不住又噗哧笑出声来,而自己算算现在再赶去搭捷运无论如何也是来不及了,心想虽然防人之心不可无,但眼前这男子看起来实在不像坏人,而且社会上总不会真的满街都是恶徒吧?自己又得赶时间,便轻轻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但那帅哥仍兀自低着头没有瞧见,茗均只得轻轻对他说了声:“那就麻烦你囉﹗”

    那帅哥一听,头立刻就抬了起来,脸上瞬时也堆满了笑容,看那表情直似在地上拾得了个金元宝似地乐不可支,口中直道:“多谢姑娘....不,同学赏光﹗多谢﹗多谢﹗”

    随即领着茗均走向那辆厢型车。到了车门口,那帅哥拉开后车厢门说道:“不好意思,因为我得开车,前座还有位明哥,可否委屈同学妳坐后车厢呢?”

    茗均望了望前座助手席,的确有一个理著平头的男子正在利用手机通话,于是点了点头,正欲进入了后车厢,只见后车厢的座位已经被全部放平,里头还坐着四个男人正边望着彼侧的窗外边聊天,茗均刚要跨出的脚步不禁又顿住。那帅哥见状忙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是顺道一起来的。喂﹗你们打声招呼吧﹗莫要吓着人家小姑娘了。”

    那四人闻言一同回过头来,望了望车门口的少女,便都露出亲切的笑容向茗均问好。茗均见这四人态度和气,自己又赶时间,于是也问了声好便进入后车厢,而那帅哥将车门关上后也随即进入坐上驾驶座发动引擎。进入车厢后,那帅哥边开动车子边说道:“同学妳是要去南阳街补习吗?”

    茗均奇道:“你怎么知道?”

    那帅哥笑道:“那儿是补习街嘛﹗大家都是去那边补的啊﹗对了,同学妳坐中间一点儿比较安全哟﹗如果车门一松,掉出车外就糟糕啦﹗喂﹗家诚,你去看一下那车门啦﹗”

    茗均闻言便将身子往车厢中央挪了挪,只见其中一名神态略显轻浮的男子依言移至适才茗均所坐的位置,敷衍似地看了看车门,什么话也不说便将视线转到茗均身上,而另外三人由于茗均往车厢中间移动,略显拥挤,也分散开来,于是茗均就被四个人围在中间。

    那三个人虽然目光温和且面带微笑,却是一眨也不眨地朝着自己瞧,茗均本想利用时间唸点儿书的,但被四个陌生男人围在中间且直盯着看,只觉得尴尬无比,正不知该如何化解这种气氛时,只听见那“明哥”正在利用手机和别人通话:“嗯,对,对。玩具已经到手了,你准备好了没?....嗯,好,好....大概卅分钟左右到吧﹗你忍不住的话,可以先....什么?哈哈哈哈﹗换成我的话一定忍得住的。你啊﹗就是没有当艺术家的料﹗反正我是说啊﹗你先看看DVD啦﹗如果真的是挡不住,就便宜你一回,让你先使用黄裙子降降火吧﹗虽然是很可惜啦﹗呵呵呵﹗....什么?哎哟﹗我挑的哪次让你们失望过啦?好了啦﹗不多说了,反正答应让你先使用,你现在大概一颗心早就飞过去,也不想和我讲了吧﹗好啦﹗待会儿见啦﹗”说着便关上了手机。

    茗均和其他五人都在听着明哥的对话,茗均是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完全摸不清那明哥在说些什么,但后车厢的四人脸上却都露出无比欣羡的表情。一名瘦高男子首先开口说道:“虽然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了,但....超级忌妒的啦﹗居然让峻森第一个吃,唉哟!”

    另一名身材中等,却有一张圆滚滚的脸、看起来有点儿滑稽的男子也叹道:“等我们回去的时候不知道还有哪个地方没被用过哦﹗”

    那明哥笑着答腔:“哎哟﹗大家都是朋友嘛﹗反正下次再找就有囉﹗而且现在这个....这个....也是高品质。哈哈哈哈﹗不说了,同学妳好啊﹗妳大概不知道我们在讲什么吧?自己人光顾著聊天冷落了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先自我介绍好了,我叫陈建明,幸会幸会啊﹗喂﹗你们几个也自我介绍一下才有礼貌啊!”

    于是那正在开车的帅哥立刻接腔:“同学幸会,在下庄旻锡。”

    那瘦高男子接着点头微笑道:“同学妳好,我是林睿敏。”

    神态轻浮的男子露齿笑道:“小美人儿妳好啊﹗我是许家诚。”

    圆脸男子也打着招呼:“妳好妳好,我是翁俊杰,待会儿请多多指教。”

    茗均暗忖:“(‘待会儿’多多指教?什么意思啊?)”

    但毕竟是陌生人,也不方便打破沙锅问到底。“(大概是语言程度不高,随便说说而已吧﹗)”

    最后是一名看起来年近四十的中年人:“妳好,我叫冯阜勤。”

    众人都自我介绍一遍后,茗均也点了点头,微笑道:“大家好,我叫陈茗均。”

    那圆脸男子翁俊杰微笑问道:“同学,我看妳长得冰雪聪明又有气质,是北一女的学生吗?”

    茗均虽然和这些人素不相识,但被当众夸奖仍是心头暗自高兴,落落大方地点头笑道:“对呀﹗你怎么一猜就中?”

    坐在车门旁的轻浮男子许家诚接着问道:“看妳的身材也很性感惹火,双腿更是修长得诱人犯罪,应该是仪队的吧?”

    茗均这回可不太高兴了,一方面是因为这许家诚的表情原本就不太庄重,再加上竟用“性感惹火”、“诱人犯罪”这类字眼当面形容女孩子,实在是无礼得很,因此只撇了撇小嘴,不太愉快地说道:“是仪队的啦﹗干嘛?”

    只见那许家诚对茗均给的钉子竟然毫无反应,反而又嘻皮笑脸地说道:“妳的三围是34C,23,36吧?长得这么甜身材又这么辣,真是天生的性玩物啊﹗呵呵呵呵﹗”

    茗均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一方面是周围众人的眼神随着许家诚的话迅速从温和变成充满淫欲,更恐怖的是许家诚所说出的三围数字竟然丝毫不差﹗顿时惊觉自己上了贼船,连忙望了望在前座开车的帅哥庄旻锡,却从照后镜中看见原本老实的脸上也挂上了一丝淫笑,而窗外早已换成完全没见过的景物。

    茗均大惊之下身子顿时缩成一团,口齿不断打颤。那瘦高男子林睿敏突然自身旁一个小袋子中取出一块巴掌大的白色布片,上面还沾有好些红褐色的痕迹,茗均正觉得这物体有些眼熟,林睿敏已经开口说道:“茗均美眉,妳的月经昨天刚过对吧?这是前天妳用过的那片卫生棉。其实妳这次经期的卫生棉我拿到不少哦﹗连妳上厕所时擦拭尿道口和肛门所用过的卫生纸我也有哦﹗不过我都拿去手淫用掉了,现在只剩这一片啦﹗因为我喜欢经血多一点的,这片量已经少很多了,所以留到现在还没用。不知道妳可不可以帮我在这上面签个名?这样我自慰时会更爽。”说著林睿敏将卫生棉和一支细签字笔递到茗均的面前。

    茗均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亲耳听到这么变态的事情,一时四肢发软,仰面朝天就瘫倒了下去,却正倒在一个人的怀中。茗均抬头一看,原来那中年人冯阜勤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她的身后,此刻正用双臂压住茗均的肩头,一双手掌则开始轻柔地爱抚著茗均的酥胸,而轻浮男子许家诚和圆脸男子翁俊杰则趁机各抓住茗均的左右腿并向两方使劲儿拉开。

    虽然今天茗均穿的是长袖长裤,并没有走光的危险,但在陌生男人前面双腿大开的姿势仍让茗均觉得羞愧到了极点,顿时鼓起全身的力气试图挣脱并呼救,那林睿敏却冷不妨地跪坐到茗均的两腿间,左手仍然握著那片茗均使用过的卫生棉和细签字笔,右手则从袋中取出一把蓝波刀往前轻轻一插,刀尖立时浅浅地插入铺平的车垫上,而刀锋距离茗均的下体不到五公分。

    茗均被此一举动吓得既不敢乱动也不敢出声,原本压制住茗均的冯阜勤等三人则趁机迅速地将这北*女中美少女的全身衣物脱了个精光,顿时一个幼嫩白皙的高中女生肉体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茗均羞得满脸通红,双膝紧靠,两手遮胸,但丰满的臀部和深邃的乳沟仍让后车厢内的男人们看得直吞口水。众人视奸了好半晌,林睿敏才又微笑地将卫生棉和细签字笔送到茗均面前柔声问道:“茗均美眉,可不可以帮我签名呢?”

    语气虽轻,但完全没有茗均拒绝的余地,茗均只得点了点头,刚用颤抖的双手勉强拿起卫生棉和签字笔,又听见林睿敏说道:“麻烦请签上姓名、学校和学号哦﹗”

    茗均迫不得已,只好伸出双手接过卫生棉和签字笔开始在没有经血痕迹的部分书写。由于双手无法继续遮蔽胸口,34C的坚挺乳房也被看了个一清二楚。冯阜勤赞叹道:“哦﹗妳们看茗均美眉的奶子真是有够挺,双手不用撑住也不会下垂耶﹗跟那个日本的AV女优苍井空有得拼啊﹗”

    许家诚也赞道:“对啊﹗而且你们看,她的奶头还是粉红色的耶﹗而且凸得很厉害哦﹗该不会是肉体已经有感觉,想被男人插了吧?呵呵呵呵﹗”

    翁俊杰跟着说道:“不愧是北*女中仪队美眉,有够敏感的肉体,实在男人最理想的玩具啊﹗”

    就在被众人视奸与言词侮辱之际,茗均已经将资料填好地还给林睿敏。林睿敏看了看卫生棉上的资料,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嗯,很好,茗均美眉妳很诚实,没有说谎,不像其他某些人,值得奖励。”

    接下来林睿敏又将茗均被剥下的白色蕾丝内裤拿起来仔细端详并闻了闻,又转头问道:“茗均美眉,妳今天早上拉的大便颜色很不错哦﹗而且屁股没有完全擦干净,妳看,内裤里面还有一条黄黄的痕迹,这样最性感啦﹗”

    尽管是深恶痛绝的色狼,自己的粪便痕迹被看到的事实仍然让茗均羞耻地无地自容,没想到接下来林睿敏居然开始舔著内裤中的粪便痕迹,并且边舔边赞道:“嗯嗯,好吃好吃,果然是北*女中仪队美少女,拉出来的大便都特别香哪﹗”

    茗均真没想到世上竟有此等恶心之人,直欲作呕,幸好内裤的粪便痕迹并不多,林睿敏很快就舔完,然后将内裤放进袋子里,又回头笑道:“可爱的茗均,别难过,这条内裤我虽然拿去当纪念品,不过待会儿我们也会给妳很多纪念品作为回报的啦﹗”

    林睿敏接下来将裤子脱下,黝黑的男性生殖器在茗均的眼前举得高高的,许家诚、翁俊杰和冯阜勤等三人也开始肆意爱抚茗均的丰满肉体。茗均可从来没有看过真正男性勃起的阴茎,吓得浑身颤抖。

    此刻虽可想见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但自己无力阻止,只能绝望地低头闭上双眸,静静地等待着厄运的来临。过了一会儿,茗均听见那林睿敏的低声喘息声,而许家诚等三人尽管摸得自己全身发烫,春情荡漾,却似乎并没有打算进入自己体内的迹象。手指虽然持续爱抚著自己的奶头、阴部和肛门口,却都没有将手指或阴茎插入。茗均甚是奇怪,于是勉强忍住即将爆发的快感睁开双眼一看,只见林睿敏正跪在茗均的双腿间望着自己的裸体,并用那片卫生棉包住阴茎不停地前后套弄,茗均心中狐疑:“(这就是男生手淫的样子吗?为什么我没有被....?他们花了这么多功夫却不打算对我乱来吗?难不成是绑票勒赎?该不会想杀我吧?)”

    但就在此时,许家诚等三人的指上功夫加强,林睿敏右手套弄的速度也加快,茗均只觉得欲仙欲死,脑中已是一片空白,再也无法思考下去。短短三分钟后茗均达到了人生第一次被男人玩弄到的高潮,下体的淫水直喷,口中无法遏抑地不断发出娇媚的春声,人也随后昏了过去;而林睿敏则在几秒钟后将精液射在茗均使用过的卫生棉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茗均在一张床铺上缓缓转醒,意识慢慢地恢复,猛地想起自己已被一群色狼诱拐,于是连忙起身,发现自己身上虽然盖了一层棉被,但全身仍是一丝不挂。自己试着感觉了一下,下体似乎并没有疼痛或不适,仔细看了看身体上下,也没有任何伤痕,肌肤依然是白净无暇,心中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四下一打量,只见这是一个四周十分宽敞的房间,除了这张足足有一般双人床两倍大的床铺之外,距离十来步的前方有个看似摄影工作室的布景和各式各样摄影道具,左方远处则是三张大沙发和一套影音设备。四周墙壁上挂满了尺寸大小不一的人物艺术照片和海报,而被拍摄的对象几乎清一色都是身着高中仪队制服的女孩。

    各人的动作和表情虽然不同,但脸上均不化妆或仅涂上口红,与一般市面上浓妆艳抹的艺术照大异其趣。摄影技术显然高明已极,完全表现出高中女孩年轻健康的魅力,品质绝非一般的艺术照可比,就算是婚纱店的作品在这些照片之前也只能算是雕虫小技,一时间让茗均也不禁看得呆了。正当茗均的全副注意力被四周的摄影作品吸引之际,房门突然呀地一声打了开来,一个身材壮硕、留着平头的男子走了进来,茗均认得正是当时那坐在前座讲手机的陈建明,于是连忙用棉被将全身紧紧裹住。那陈建明一路走到床沿坐下,端详了一下神情充满不安的茗均,便开口问道:“口渴吗?饿不饿?”

    茗均心中暗骂:“(还问我会不会口渴勒﹗装什么好人啊﹗?色狼﹗)”

    于是一言不发,只是紧张地直盯着陈建明看。陈建明等了几秒,见茗均没有回应,又说道:“有什么需要的话,妳可以不必客气随时告诉我。而我呢,现在要告诉妳一些事情,让妳能够做出判断,因为我们都是艺术家....好吧﹗其他几个人我不敢讲,但至少我是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艺术家,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事,尤其是美丽动人的少女。”

    茗均又在心中暗骂:“(艺术家﹗?真是瞎三话四﹗这种绑架犯也能算艺术家的话,那么柯*海岂不是民族英雄啦﹗?)”

    只听陈建明续道:“我是摄影爱好者,但只喜爱拍摄美少女,尤其是仪队和舞蹈班。在这方面,我有自信技术绝对比九成五以上自称专业摄影师的人高强得多。妳看看这四周的作品就知道了,而且这还只是我的部分作品而已。不过要请到仪队美少女自愿让我拍摄并不容易,简直可以说是难如登天﹗但我有我的艺术理想,那就是拍摄全国各高中仪队的美少女写真集,而且是各校至少一人;至于名校更是多多益善,最好是每个人都拍一次,但那显然是不可能,不过到目前为止每届至少一位倒是没有问题,只不过得用些非常手段。我也是万分不愿意,但这就是艺术家的执著。我希望妳能理解我的心境,不过大多数人都不行,而我也不怪她们,只不过在必要时还是得用一些方法请她们配合了。”

    茗均想道:“(这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啊?莫非是精神有问题?)”

    陈建明继续说了下去:“详细的理想我现在也不打算对妳说明,妳如果想知道的话等拍摄结束后我们再来讨论好了,但我的确是为此费尽平生气力。我在选定目标后,都会派遣我的部下们针对该目标做详尽的调查,举凡姓名、年龄、学校、学号、身高、体重、三围、经期等等全部一清二楚,而最重要的是目标是否为处女,因为只有处女才能真正表现出高中仪队女生的纯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车上只有爱抚妳的肉体而没有插入的原因。这样,妳可以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对妳了若指掌了吧?”

    茗均听了这段话,想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这伙人从里到外全部调查过了,心中顿时泛起一阵凉意,羞耻感也油然而生。陈建明:“现在妳已经知道大概的情形了,我就要告诉妳两种选择的方式。第一种,是乖乖地听从我的指示让我拍摄,只要妳肯全程配合,我保证让妳保有完璧之身回去,而且所拍摄的作品绝不外流。第二种就悲惨得多了,那就是拍摄成人影片和写真集啦﹗当然,即使是第二种方式,所拍摄的作品仍然不会外流,仅供自用,因为我已经强调过了,这是艺术。”

    陈建明说了这些话之后就停了下来,似乎是在等待茗均的决定。茗均则在心中盘算著:“(他所说的话能相信吗?如果真的被拍摄的作品不会外流,而且他的技术又这么高明,似乎勉强可以接受。无论如何总要比拍A片好呀﹗我只想赶快回家啊﹗)”

    想到这儿,茗均便小心翼翼地说道:“好吧,我选第一种。”

    陈建明这才咧嘴笑了笑,说道:“好的,那么我就叫人来准备拍摄吧﹗”

    说罢便起身走向另一道门,打开后探头进去说道:“好了,北*女仪队妹已经答应让我们拍了,你们几个快出来吧﹗”

    门后却传来此起彼落的几句回答。“不要啦﹗我才正要使用第三次耶﹗等一下啦﹗阜勤你快一点啦﹗”

    “喂﹗我这也才第三次耶﹗你不会找别人哦?”

    “叫峻森去啦﹗他趁我们还没回来的时候已经用过第一次,爽都快爽死了,现在已经....看一下记录﹗哇勒﹗他已经使用过六次了耶﹗”

    “好啦﹗好啦﹗反正我一时也力不从心,我去好了。那还有谁要跟我一起去啊?”

    只听得房内又是一阵推托之词,陈建明不禁火冒三丈,怒喝了一声:“用过最多次的三个出来﹗”

    过了半晌,房内走出三个男子,分别是帅哥庄旻锡、瘦高男子林睿敏和另一个茗均没见过的瘦小男子。三人拖拖拉拉地走出房间后仍是依依不舍似地朝着房内直望,直到陈建明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才懒懒散散地转身前进。庄旻锡和林睿敏分别走向摄影器材和布景那儿,那瘦小男子原本也是无精打采地,但一眼看见坐在床上用棉被包住的茗均马上精神又来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床边,吓得茗均将身子直往后缩,只听那瘦小男子边打量著茗均边说道:“北*女的哦....果然清纯又性感....我....”

    话未说完,只听陈建明对他喝了一声:“萧峻森﹗你够了﹗她肯配合拍照,没有人能碰她﹗你也别痴心妄想﹗快过来准备﹗”

    那萧峻森皱了皱眉,低声发著牢骚:“反正待会儿还不是一定会反悔,干嘛这么麻烦,还不如直接....”

    萧峻森边嘟囔着边往布景那儿走去,后面的话也听不清楚了。茗均心想:“(他说‘反正待会儿还不是一定会反悔’是什么意思?难道除了拍照还有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吗?方才那房间里又有什么呢?为什么大家都舍不得出来?)”

    茗均正在思索,却见陈建明拿着套北*女中仪队制服走了过来,包括帽子、绿白相间的制服和一双白色长靴,看起来一切都和自己平常所穿的一模一样。陈建明说道:“是按着妳的身材量身订作的,快穿上吧﹗枪在布景那儿。”

    说罢将制服放在床上便欲返回布景那儿。茗均一听是“按着妳的身材量身订作的”,想到自己的身体已被彻底调查了个仔细,不禁又羞红了脸,低头看了看却发现少了些东西,连忙抬起头来唤住陈建明:“喂﹗少了....少了几样东西呀﹗”

    陈建明顿住脚步回头问道:“少了什么吗?应该都在这儿啦﹗”

    茗均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少了....内衣和安全裤哪﹗”

    陈建明笑道:“拍照时可不能穿那些,会破坏美感。快穿上吧﹗”

    也不管茗均还想说些什么,回头便走开了去。茗均无可奈何,为了要赶快脱身,只得乖乖地穿上这套制服。陈建明说得没错,这套仪队制服的确是为茗均量身订作的,十分贴身,尤其是未戴上胸罩时,乳头和衣服屡屡接触摩擦,很快地就凸了起来;而北*女中仪队的迷你裙本来就已经相当短,此时茗均裙下一丝不挂,只要角度稍微低一点点儿就可以将茗均那娇嫩的私处和浑圆丰满的臀部一览无遗。虽然下半身不是直接暴露出来,但这种若隐若现的景象反而更能激起男人的性欲。

    茗均穿上制服之后便走到布景那儿等著陈建明的指示,只见陈建明虽然还尽力保持着冷静的态度,但看到茗均这身既清纯又性感的扮相,下半身还是明显地高高隆起,而庄旻锡等三人更是早已满脸淫意,右手不约而同地抚摸著自己的下体。

    陈建明随后命令庄旻锡带茗均去洗了洗脸、梳理一下头发后,就回到现场正式开拍。首先是拍摄一些持枪的标准动作,接下来则是让茗均现场表演两次全方位服务仪队耍枪动作,第一次是带着仪队帽子,第二次则是不戴帽子,让茗均的披肩长发自然地垂下,更显迷人。陈建明用照相机狂拍茗均的身体各部位特写,特别针对茗均的一双美腿、鲜嫩的女性阴部和翘臀。

    在茗均做到举枪单膝跪下的姿势时,陈建铭更要求茗均暂停不动,将相机镜头伸到裙下仔细拍摄因喘息而不断起伏的下体与臀部。而在此同时,萧峻森也用专业摄影机将这些精采画面拍摄成影片。拍完这些之后,陈建明要求茗均双腿大开地跪在地上,并用嘴巴含住枪口,模仿吸吮男性阴茎的动作。茗均这下可怔住了,这已经超过了她的想像范围之外,于是颤声对陈建明抗议道:“你....你不是说拍照吗?”

    陈建明冷冷道:“对啊﹗是拍照啊﹗有什么不对吗?”

    茗均:“可是....不是艺术照吗?像墙上那样的。”

    陈建明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道:“墙上的只是部分作品,还有很多其他的作品啊﹗我不是跟妳说过了吗?”

    茗均急道:“我....我不要拍这样的啊﹗不要啦﹗”

    陈建明马上沉下了脸:“茗均美眉,是妳答应要全程配合的哦﹗”

    茗均只是急得说不出话来:“我....我....”

    在一旁的萧峻森此时笑嘻嘻地插嘴道:“我就说她反正会后悔的嘛﹗不如直接....”

    陈建明对着萧峻森喝斥道:“住口﹗不要你多事﹗”

    跟着又转头对急得泪眼汪汪的茗均婉言劝说道:“茗均美眉,我不是跟妳说过了吗?这是艺术呀﹗不会外流的嘛﹗纯供我们这个团体欣赏啊﹗而且妳快些拍完就可以快些回去啦﹗”

    茗均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陈建明又说道:“妳也算是大人啦﹗得言而有信哪﹗”

    茗均还是哭着直摇头。陈建明为了试图说服茗均,带她到沙发上坐着好说歹说了约莫半个小时,茗均依然执意不肯,而一旁的庄旻锡等三人则是在一旁不发一语,只是冷笑,似乎是在嘲笑陈建明的白费唇舌。最后陈建明终于因为面子挂不住而耐性全失,倏然站起身来大喝一声:“算了﹗不懂艺术的俗人﹗去妳的﹗”

    转身对庄旻锡等三人说:“由得你们吧﹗你们用﹗我来拍﹗”

    庄旻锡随即鼓掌笑道:“感谢大哥的赏赐﹗不过我想把里面的姑娘也请出来,大伙儿一起轮流使用比较愉快,拍起来也比较赏心悦目啊﹗不知可不可以?”

    陈建明冷冷答道:“我已经说过由得你们了,你们就尽情玩弄吧﹗玩坏了也没关系,是她们咎由自取。”

    庄旻锡微微躬身道:“谢大哥﹗”

    就对林睿敏和萧峻森说道:“你们先把她带到床上去,我去唤他们出来。”

    林睿敏和萧峻森点了点头,便将已被急转直下的情势骇得全身瘫软的茗均一前一后地抬到床上,此时庄旻锡也和冯阜勤先自房内走出,接下来许家诚和翁俊杰则是一前一后地将一名年轻女孩抬了出来,放到了床边的地毯上。只见那女孩上半身赤裸,健康的古铜色肌肤配上一双浑然天成、不输给茗均的坚挺乳房,粉红色的乳头高高凸起,全身充满著年轻健康的美感。

    胸脯上被人用签字笔大大地写着“景*女中仪队性奴隶刘怡雯”。

    一张古典美人型的瓜子脸上却布满著大量的黏稠液体,双眸紧闭,樱唇微张,从嘴角不断地流出白浊的黏液,竟似已失去了知觉。下半身穿着一件黄色迷你裙和一双白色长靴,衬托出一双修长美腿,只是从被掀开的迷你裙下,这位美丽少女的下体也是一丝不挂,阴道口和肛门满布著已经干涸的白色液体,并且从阴道和肛门还持续不停流出大量白浊黏液及红色血液,一会儿工夫便将地毯弄溼了一大片。茗均只看了一眼就已经被吓得几乎要晕过去:“(她....她是景*女中的仪队啊﹗她难道也是被拐到这里来的吗?)”

    陈建明此时一边将摄影机移至床边就定位,一边说道:“这就是不配合的后果。哼﹗现在的年轻女孩都不懂得艺术,真是....喂﹗准备好啦﹗峻森,你来操作摄影机吧﹗我要拍照。反正那个景*仪队贱货的处女膜今天早上已经被你奸破了,这北*女仪队淫妹的第一次轮不到你啦﹗”

    那萧峻森倒也认份,笑嘻嘻地跑到摄影机后面说道:“可以啦﹗明哥,你是要拍她第一次被干的表情是吗?那我来拍她的鸡巴第一次被插的镜头囉﹗”

    陈建明只点了点头,也不答腔,便将手中的照相机对准茗均的脸,而萧峻森所操作的电视摄影机则对准著茗均的白皙肉体。只见此刻其他五个男人都早已迫不及待地将全身衣物除去,挺著五根黝黑勃起的阴茎围在床畔。林睿敏开口道:“旻锡,她是你带上车的,我看就由你来吧﹗而且即使是被强奸,至少第一次的对象是个帅哥,她也会比较情愿吧﹗”

    其他几个人也随声附和。

    ...完...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人人草_人人碰_人人操免费视频_ 人人碰免费视频公开_超碰在线-百度 知道 权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