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美妻姿吟在楼上被奸
    时间:2017-08-08

    我今年二十八岁,有一个相差两岁的老婆,叫做姿吟。说到我这个老婆,不但长得漂亮,身材也保养得玲珑有致,更重要的是她的个性温柔贤淑,对我这个做老公的可以说是百依百顺。有这样的老婆,当然是羡煞我那票亲朋好友。每次夫妻一同出门聚会,姿吟总是众人赞美的焦点。虽然我们一直没有小孩,但是反正我没有特别想要养小孩,所以也就打算顺其自然。

    “老婆,我出门喽。”我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而姿吟则靠着从小培养出来的专长──钢琴,成为兼职的钢琴家教。早上不用教课的姿吟,每天都会在我要去上班时送我到门口。

    “路上要小心喔!”姿吟一如往常地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结婚已经三年了,我们还能够这么甜蜜,相信各位一定都羡幕得不得了。当然,我自己也觉得这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我一边回味着脸颊上的余韵,一边按下电梯的按钮。“叮!”没多久,电梯门就打开了,里面站着一个男人。

    “早啊!余哥。”“早安!阿威。”我们互相打了招呼。这个叫阿威的男人,是住我楼上的邻居,他人长得俊俏,身材又好,在外商公司上班,而且目前还是单身。这么优秀的男人身边当然不缺女人,不过阿威这个人颇为花心,常常带女人回家过夜,但是每次看到的都不是同一个。

    “余哥,看你一脸幸福的样子,昨晚一定又跟老婆大战三百回合了吧?”

    “别乱说,我才不像你那么厉害。”

    “余哥,我真羡幕你啊,有个那么漂亮又温柔的老婆。要是我也能讨一个这样的老婆,我一定每天和她缠绵到半夜三点。”阿威摆出羡慕的表情说著。

    “我才羡慕你呢,每天都有不同的女人投怀送抱。”虽然我知道阿威是在开玩笑,但回想起每次我们夫妻出门碰到他时,他看着姿吟的那种饥渴眼神,还是让我隐隐觉得不安。“叮!”电梯到了一楼,我们互相道别之后便往各自的停车位走去。

    “老婆,我回来了!”“老公!好想你喔~”下班回到家,等着我的是美味的晚餐和姿吟的香吻。晚饭后我们通常就是看看电视,出门散散步,偶而睡前做做爱,和一般的夫妻没什么不同。有时候姿吟月事来潮,我会在半夜起床偷偷上色情网站发泄一下,相信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最近我迷上了“凌辱女友”之类的文章,尤其看到老婆或女友被别的男人射精在子宫内的桥段,最能够让我感到兴奋。不过这也只是稍微幻想一下而已,要是我的姿吟真的被别的男人玩弄,相信我一定会气到抓狂,更不用说是被别的男人射精在子宫、因奸成孕了。

    九月的一个星期五晚上,我下班回到家。和平常不同的是今天没有娇妻的迎接,因为她上个礼拜开始接了一堂六点到八点的钢琴课,我回家时她刚好出门不久。难得的一个人在家让我有点不习惯,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只好一个人把便利商店买的便当放到微波炉热一热,用“偶而一个人吃吃晚饭也不错”这样的想法来安慰自己。吃完晚饭看看时钟,才七点十分...姿吟还有一个钟头才会回家,干脆上上色情网站吧。反正她最近说月经来,已经三四天没做爱了,我就趁这机会发泄一下。走到书房打开电脑,连到我最常上的色情网站,看看我最喜欢的“凌辱女友”系列有没有新作。喔?还真的给我找到了。我抱着期待的心情,解开裤子的皮带,拉下拉链并把我的东西掏出来,准备进入凌辱女友的幻想世界里。“吱...吱...”这时我听见楼上隔着天花板传来的噪音。这声音我并不陌生,就是因为床的摇晃,使床脚摩擦地板发出的声音。也就是说,楼上的阿威又带女人回家了,不过今天好像早了点?算了,与其注意别人的一夜情,还不如赶快看我期待已久的色文要紧。于是我把注意力放回电脑萤幕上。

    这次还是一样精采。我在看到文章最后女主角被别的男人射精在体内却还高声叫春的桥段,也忍不住射了精在卫生纸上。发泄完后全身舒畅的我,不理会楼上持续传来的吱吱声(还在搞啊?阿威的持久力还真是不赖),走到浴室泡个舒服的热水澡。

    “我回来了。”泡完澡,姿吟也回来了。

    “妳回来啦?老婆我好想妳喔~”这次换我给她一个拥抱和亲吻。

    她看起来有点疲劳的样子,想必是不习惯晚上教课吧。身为好男人、好老公的我,当然乐于帮她来个沐浴后按摩,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最后再把她抱上床去。

    “嗯...老公你真好,我好爱你喔...”被我抱上床的姿吟已经是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吐出这句话之后就沈沈睡去。看着她迷人的睡姿,让我刚刚才发泄过的小弟弟又硬了起来。不过已经姿吟已经睡着了,我只好再度走进书房打开电脑,让网络上的A图色文成为我的泄欲材料。

    就这样,之后的几个礼拜五,我都过著一个人的夜晚生活。姿吟每次回家洗完澡后就上床睡觉了,而我就固定借着上色情网站来发泄当天的欲望(有些事情养成习惯之后就很难改掉)。

    又是一个寂寞的夜晚。姿吟一如往常地去上钢琴课,而我就坐在电脑前面打手枪。这次引起我注意的是一系列的自拍图──“把别人的娇妻带回家里干”。虽然没有露脸,不过女生的身材好,姿势也很大胆,画质也很清晰,从照片中的电视播出的新闻画面可以确定是本土自拍,而且还是这几天拍的。

    “如果姿吟也被别人带回家干,还被拍了照在网络上流传...”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发现自己变得更为兴奋,手上的东西也变得更为坚硬。看来我似乎愈来愈变态了,仿佛就算老婆真的被别人凌辱,自己也能从中得到快感。一边这么想着,我一边把画面往下拉,浏览下面的图片。突然,我的注意力被其中一张图吸引过去。

    那张照片中,女主角趴在床上,翘著的屁股上满是男人的精液,而男人的肉棒和女主角的阴部间连结著一条乳白色的丝,很明显是刚从女主角体内射完精后抽出来的。但这都不是重点,吸引我的地方是──女主角阴部旁,大腿内侧的一颗痣!结婚三年,和姿吟做爱的次数少说有一两百次。虽然她每次做爱时都坚持要把灯关掉,但我还是可以确定,姿吟的大腿内侧也有一样的痣!我感觉血液全都冲到脑部,让视线变得一片血红,不过却又隐隐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种比以往都要强烈的兴奋感。证据就是,我手上的肉棒不但没有因愤怒而软下来,反而变的更为坚硬无比。

    “那真的是姿吟吗?会不会只是巧合?”

    “是谁对她做这种事?”

    “在什么地方?”

    “姿吟是自愿的吗?”

    “我应不应该阻止?”

    “难道我真的可以让可爱的娇妻受别的男人任意玩弄?”

    各式各样的念头从我脑中冒出来。受复杂的情绪所困的我,提醒自己要冷静下来。无论自己希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都要先把它的来龙去脉给搞清楚。我开始从照片上寻找蛛丝马迹,不过很可惜地线索实在是太少了。虽然能够确定是本土自拍,不过从照片上只能看见房间的摆设,根本无法确认地点,而且贴图者也没有任何留言。经过一番思考,我决定主动寻找线索,因此对这个主题做出留言:

    第X篇回应人:Good Job xx.xxx.xxx.x

    回应时间:10/21 (07:35)

    回应内容:

    好图!!看得我都喷出来了!!

    要是贴图的大大能说一下详细的经过,相信一定会更刺激

    期待您下一次的作品!!

    我按下了网页上的“回应”按钮,让我回应的内容出现在网页上。希望这个干我老婆的人能够贴更多图,或是能够对现场做出一些叙述,让我找到更多的线索,那就更好了。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这个人贴了更多的图,那不也就代表我美丽的姿吟被他玩弄了更多遍?刚刚那种复杂的感觉又占据了我的脑海。

    八点半,姿吟回来了。在情况没有明朗前,我不想要打草惊蛇,也不想因此破坏夫妻间的关系。因此我不动声色地走到门口迎接她。不过...

    “老公,你怎么了?”想不到姿吟如此敏锐,讲不到几句话就发现我神情有异。

    “没事,或许是今天路上塞车让我有点累。”我随便找个理由来塘塞,却也发现姿吟的眼神中带着些许不安,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这让我更加确定照片中的女人就是姿吟了...

    当天晚上我和姿吟求欢。

    “不要嘛,人家好累...明天人家一定给你,好不好?”

    “老婆乖,一下子就好了...”

    “好吧...要温柔一点喔。”姿吟拗不过我苦苦哀求,终于接受我的求欢。

    我打开姿吟的双腿,让她的两只小腿搭在我的肩膀上,将肉棒插进姿吟的阴部,慢慢抽送起来。

    “嗯...嗯...”听着姿吟的呻吟声,我仔细地观察她和我交合的阴部。平常姿吟绝对不会允许我这么大剌剌地盯着她的私处,或许是太过疲劳的关系吧,这次她并没有对我的窥视做出任何反应。也因此我得以将眼前的景象与那些已经深深刻到我脑海中的性交图做比对。愈看,我愈觉得在网络上那些图片的女主角,就是我眼前的这个女人。无论是大腿的粗细、阴唇的形状、阴毛的分布,还是那颗痣的位置,都与我脑海中的图片一模一样,不同的只是干着她的那个男人。几天前的某个时间,有别的男人和我用同样的姿势干着姿吟...这个念头让我兴奋到极点,一时忍不住就把精液全部射到姿吟体内。过度起伏的情绪似乎真的夺走我不少体力,射完精后强烈的睡意侵袭而来,于是我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你终于醒啦?小懒猪。”隔天早上醒来,我看到的是在厨房帮我准备早餐的姿吟。她那一如往常的微笑,让我感觉昨晚的一切似乎都只是场梦。不过打开电脑,网站上的一切却又告诉我这已是不可动摇的事实...

    之后的每天半夜,我都会偷偷爬起来上网看看有没有新的图片,但很可惜地,每天的结果都让我失望(或是松了一口气?)。直到第六天晚上...

    星期五,姿吟要去上课的日子,也是我发现姿吟自拍图的日子。我一下班回到家,连便当都没吃就直冲书房,在网络上寻找我渴求已久的东西。我的直觉告诉我今天会有收获,结果──真的让我猜中了!上礼拜发布主题的那个人,这次又发布了新的主题──“别人的老婆,能爽又能拍”。主题内是一系列,多达四十几张的做爱自拍图,而且这次还加上了贴图者的解说:

    “应上次Good Job与众多网友的要求,小弟就稍微献丑啦。

    这女人是个钢琴老师,别看她平常温柔又有气质,其实被我带到床上插个两下

    就淫水流满地,叫得比谁都骚,还一直要我射精到她的子宫呢。

    上个礼拜是在我的卧房拍的,这次则是在客厅。我在这边足足干了她两个钟头,详细的过程就如下面的照片一样...”

    之后就是一张张的照片还有对每张照片的解说。这篇文章已经让我百分之百确定照片中的女人就是姿吟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在哪里发生的?我开始一张张地浏览图片。其中某一张照片让我找到了线索。照片中女主角背对着镜头帮男主角口交,旁边的窗户可以看见屋外一片漆黑,只有其他大楼的点点灯光。这代表事情发生在晚上,而姿吟只有星期五才会在晚上出门!也就是说,姿吟告诉我星期五晚上又钢琴课,根本就是在骗我!我心中一阵难过,但是马上强打起精神继续寻找线索。

    终于,到了最后一张照片。照片中男主角与女主角以客厅窗外的景观为背景,两人紧紧搂在一起,好不甜蜜(虽然男女主角脸上都有打马赛克,看不到表情)。而仔细一看背后的景观,几乎和从我们家看出去一样,只是高度有些许的不同,似乎是从比我家更上面一点的地方拍出去的...这代表,他们两个做爱的地点就在我家楼上!而那个男人就是我每天碰面的阿威!!而且他们两人现在就正在楼上做爱!!

    愤怒让我失去理智。我几乎要拿了菜刀冲到楼上去把他剁成肉酱,不过主题最后的一段文字让我冷静下来:

    “许多网友要我拍她的脸,而我也一直想要这么做,但是她不肯。她说怕有一天被老公发现,她很爱她老公,不想跟老公离婚什么的...话说回来,要是她老公真的发现报警那我也麻烦了,所以还是请大家将就将就吧。今天我会再拍更多照片,下礼拜五会贴出来,敬请期待。”

    是啊,我也很爱姿吟,不希望和她离婚。现在上去和他们闹翻了我又能得到什么?而且我的确从其中得到莫大的快感,保持现状不好吗?思考了一整晚,我终于下了决定。

    第二天,我趁著姿吟出门买菜时跑到阿威家里,告诉阿威我发现了他们的奸情并威胁他要报警。看阿威苍白的脸色,似乎是没想到我真的那么巧会上那个网站。后来我也告诉他,如果能够将以后每次通奸的过程全部录下来传给我,那么我可以默许他们每个星期五晚上的奸情。阿威听了简直是不敢相信,但当然是高兴地连声答应。他还说其实从一开始就有把整个过程录下来,只是那是作为威胁姿吟就范的材料,不敢随便公开。听到这句话我大感安慰,原来姿吟不是从一开始就自愿和他发生关系。最后我向他要了之前所有的档案,准备回家慢慢欣赏。

    当晚我兴奋地完全睡不着觉,确认姿吟睡熟后马上溜进书房,把光盘放进电脑里。我期待的心情,比小时后坐在电视机前等卡通开始的时候更为强烈。

    画面中出现的是熟悉的背景,和第一次在网络上看到的那些照片是在同样的地方,也就是阿威的卧室,但是时间却不一样,不但早了一个礼拜,而且是在下午。我脑袋里浮出阿威那时和我说的话:“我一开始是向公司请假,假扮送货员到你家用药把姿吟迷昏,再把她带回家里强奸了。”看来影片中就是那所谓的“一开始”。只见画面中的阿威正在调整摄影机,而姿吟则不醒人事地躺在阿威的床上。

    调整完摄影机,阿威脱光自己的衣服走到床边,腰弯了下来。我以为他会开始脱姿吟的衣服,没想到他竟然伸手轻握姿吟的脸,低头将自己的舌头伸入姿吟的口中。看着自己老婆的嘴别的男人恣意入侵,我握在手中的肉棒变得更为坚硬。阿威就这么的吻了两三分钟,然后终于开始脱姿吟的衣服。姿吟上半身只穿着薄薄一件短袖T恤,当然是被阿威毫不费力地脱了下来,纯白色的蕾丝胸罩也马上就被他解开,姿吟的乳房也就弹了出来。阿威一边吻著姿吟,双手一边揉搓这对大小适中且形状完美的乳房。过没多久,阿威终于忍不住了(看着萤幕的我也快要忍不住了),将姿吟的牛仔裤连内裤一起脱下。这时画面上只剩一对全裸的男女,只见男人将自己的阴茎插入女人的阴道,开始不断抽送。

    “唔...嗯...”不醒人事的姿吟,竟然会随着阿威的抽送,发出细细的呻吟。

    “婊子,看我插死妳!”听见呻吟的阿威看来似乎更加兴奋,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听着肉与肉快速撞击的啪啪声音,我感觉自己似乎快射精了,于是赶紧停下自慰的动作,让一抖一抖的肉棒稍微恢复冷静。

    又过了四五分钟,阿威终于忍不住射精的冲动,于是将肉棒从姿吟的阴道拔出,放到她熟睡的面前,咻咻咻地射了姿吟满脸精液。看见姿吟清秀的脸庞上满布著别人的精液,我握住肉棒的右手也忍不住加快速度,让自己的精液暴射而出。第一段影片就这样结束了。虽然我总觉得不够过瘾,但是体力已经无法负担,加上射精后的疲劳感,使我决定把剩下的留着过几天慢慢欣赏。

    之后几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那些剩下的影片,无奈刚好亲戚来玩,书房让给他们当卧室,使我一直到五天后亲戚离开的那个晚上,才有机会再次看到老婆被人玩弄的情形。星期五下班回家,见家里空无一人,马上打开电脑进行期待已久的计画。我打开第二个影片档。这次地点和上一部相同,而时间也和我在网络上的照片一样。根据阿威的说法,这就是他拿第一段影片威胁姿吟,要姿吟每个礼拜五以上课为由来他家和他做爱之后的第一次。

    卧室本来空无一人,几分钟后一对男女走进房内,不用说当然就是阿威和姿吟。阿威双手抱着姿吟,双手在她身上不断游移,而姿吟的身体感觉很僵硬,情绪似乎非常紧张。

    “陈先生,你说过只有这一次没错吧?”姿吟问著。陈先生是她一直以来对阿威的称呼。

    “对,只要妳今天任我玩弄,我就会把上次的影片还给妳。”阿威的双手没有停下来。

    “还有,以后叫我阿威就好了。”突然.阿威的双手在姿吟的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

    “啊!”姿吟惊叫起来。以往我在床上对她非常温柔,她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竟然要受到男人如此粗鲁的对待。阿威放开了姿吟,对她说:“来,妳自己脱衣服吧!”

    “这...能不能先把灯关掉?”要在老公之外的男人在前脱光衣服,对保守的姿吟来说非常困难,更何况是在灯火通明的地方。

    “没得谈。妳再不脱,我就要把影片传到网络上了。”阿威不耐烦地拒绝了,姿吟听到阿威说要把影片放到网络上,大惊失色地说:

    “我脱我脱!求你不要把影片流出去!”然后马上伸手褪去自己的衣服。

    脱掉衣服的姿吟露出她美丽的身体,但是在陌生的男人面前,她只能害羞地用两手勉强把自己的三点遮住。

    “有什么好遮的?上个礼拜妳全身每一个地方都已经被我看光了。”阿威抓住姿吟的双手,把它们从姿吟的胸部和阴部前移开。这句话让姿吟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难过的表情马上显露于她苍白的脸庞上。阿威抱住姿吟开始亲吻她,姿吟不敢反抗,只能让阿威的舌头在自己的小嘴中攻城掠地,发出滋滋的声音。

    阿威毕竟经验老到,高超的吻技加上熟练的爱抚技巧,让姿吟渐渐失去抵抗的意志。只见姿吟脸上泛著潮红,原本抓着阿威想要制止他爱抚的双手也渐渐放松。最后姿吟完全闭上双眼,两只手也无力地垂下,看来是被阿威完全制服了。阿威见时机成熟,于是把姿吟轻轻放在床上,褪下自己的衬衫和西装裤后跪在床前,把头埋进姿吟的双腿中间。

    “啊!!”姿吟轻轻发出尖叫,身体震动了一下。她没想到著个迷奸过她的男人会帮她口交。不过阵阵快感从下半身传来,让姿吟的神志愈来愈模糊。姿吟开始低声呻吟,下体也慢慢变得湿润。阿威不忘趁机用言语羞辱她:“小淫娃,妳看妳刚刚还说不要,现在下面却湿成这样。”保守的姿吟听到这种淫话哪受得了,羞得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脸,说:“我没有,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怎样?”

    “...”姿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不敢搭腔。“不说是吧?那我只好把影片放到网络上了。”阿威又用影片来威胁她。

    “因为你...帮我口交...”

    “要说‘舔我的鸡迈’。”阿威故意要姿吟用粗俗的讲法,让姿吟更是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你...你...舔我的鸡迈...”姿吟挣扎了良久,好不容易小声挤出这一句话。听到平常端庄贤淑的姿吟说出“鸡迈”两个字,让我兴奋得差点喷了出来。

    “那我舔妳的鸡迈让妳爽不爽啊?”阿威更进一步用言语凌辱姿吟。

    “......爽”

    “我听不到,大声一点!”阿威边说边加快了舌头的速度。

    “...爽!你舔得我好爽!呜呜呜呜...”姿吟终于受不了阿威言语和肉体上的折磨而崩溃,开始啜泣。阿威知道这时的姿吟已经自暴自弃了,可以完全接受自己的摆布,于是停止了口交,准备开始重头戏。

    “刚刚舔得妳很爽是吧?放心,接下来我会让妳更爽!”阿威将自己20公分长的大肉棒对准姿吟湿润的阴道,用力插了进去。哭泣中的姿吟受到突如其来的冲击,痛得两只手在半空中乱挥,但马上被阿威抓住压在头上。可怜的姿吟只能咬紧牙关,专心抵抗每一次从下半身传来的痛楚。不过阿威身经百战,当然知道自己的大肉棒要如何才能让女人获得快感,相信姿吟被阿威的肉棒征服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房间里这时候只剩下姿吟偶而发出的呻吟声,与床因为摇动而使和床脚与地板摩擦发出的吱吱噪音。我看了影片上面的时间──七点十五分,这不正是我在上网看着色文打手枪的时间吗?一想到自己在打手枪,而美丽的妻子竟然在仅仅隔着一片天花板的地方被人凌辱,我终于再也忍耐不住,卡在精关前的精液一瞬间暴射而出,喷得萤幕上到处都是。

    本来以为射完精后自己应该会冷静下来,但是脑中突然出现的一个念头又让我的肉棒迅速变得坚硬无比:“上次妻子被凌辱的时候我只是在看色文打手枪,而我现在看的不但是妻子被凌辱的完整过程,而且我美丽的妻子现在也正在楼上的某处被阿威干着!”我发现比起影片,自己更想要亲眼目睹妻子被人干的经过,于是我迅速穿起裤子,决定到楼上去碰碰运气。我连电脑都来不及关,离开房间时,喇叭正传出来姿吟的淫叫声。

    我走到阿威住家的门前,把手伸向门把,祈祷奇蹟的发生。虽然阿威玷污了我的老婆,但是他这个人生性大方,而且又善解人意,在知道我有喜欢看老婆被凌辱这个癖好之后,说不定会给我机会在现场看他和姿吟相干。“喀恰”一声,想不到门真的被我打开了!!我欣喜若狂,一边在心中感谢阿威,一边蹑手蹑脚地往客厅走去。

    阿威和姿吟不在客厅,不过这边的摆设有点凌乱,看来刚刚两个人可能在这边大战过三百回合,现在已经转移阵地了。“喔...喔...”突然间我隐约听到姿吟的声音从书房那边传来,于是轻轻地随着声音而去。书房的门是半开着的,我躲在半开的门后面,透过门缝窥视书房内的光景。书房内有两个书柜和一张书桌,书桌上有一台电脑。姿吟上半身趴在电脑前,双腿站在地上,成为一个”┐”形,身上已经满是两人的体液。阿威则是站在姿吟背后弯腰干着她。第一次亲眼看见自己的老婆被人干,那种复杂的感觉又涌上我的心头,不同的是,这次愤怒的情绪已经几乎完全消失,只剩下嫉妒与兴奋的感觉。我睁大眼睛瞧着两人在我面前上演的活春宫,深怕漏掉任何一个镜头。

    阿威的一只手不断搓揉姿吟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握著鼠标不时移动着。这时我注意到电脑原来是开着的,而萤幕上出现的,正是那些网络上姿吟和阿威相干的自拍照!

    “妳看这张,姿吟妳这表情多淫荡。”阿威借着这些照片助性,嘴巴还不忘说些羞辱姿吟的话。

    “还...还不是你害的。都怪妳把...把人家干得好爽,人家才...会露出那种表情...”姿吟被干得上气不接下气,嘴巴上却不肯服输。现在的姿吟看起来完全没有影片中那少妇的矜持,反而很享受身后这男人带给她的快乐。

    我把裤子的拉链拉开来,掏出老二想要打手枪。大概是拉拉链的声音被阿威听到了吧,阿威转头往门口这边看来,发现了正在看自己老婆被人干还想打手枪的我。他给我一个微笑,然后转回头去对姿吟说:

    “记不记得在客厅的这张?那时候妳叫得好大声,我怕妳老公在楼下会听到,不得不捂住妳的嘴巴。”阿威故意提到我来羞辱姿吟。

    “谁...谁叫你那...那时候一直弄...弄人家的肛门,弄得我好...好爽...”姿吟听到“老公”两个字,似乎更兴奋了。

    “小婊子,原来妳要被人家玩肛门才会爽啊?那我现在就来让你爽一爽。”阿威把刚刚不断揉捏姿吟乳房的左手移到后方,食指伸进她的肛门里不断搅动。姿吟感觉肛门受到刺激,全身马上激烈的摇摆,淫叫的声音也高了八度:“啊啊啊~不、不要,肛门不要~~好~好爽~~喔~喔~喔~~”保守的姿吟以前一直不肯让我玩她的肛门,没想到受了阿威的调教,现在竟然变得那么敏感...

    阿威就这样一边干着姿吟,一边把网页往下拉,当网页拉到网友回应的部分时,阿威又说:

    “妳看,有一百多篇回应耶。大家都希望看到妳的庐山真面目,妳就露个脸让他们看一下嘛,嗯?”

    “不...不行啦...要是被我老公看...看见人家这个样子...他...他一定会跟我离...离婚的。”原来姿吟心中还是

    很在意我这个老公,我感到一阵幸福。阿威一阵奸笑,大概在想:“妳那个变态老公现在不但正躲在旁边看你被我干,还爽得打手枪呢!”

    这时奸诈的阿威突然停止了抽插的动作,并把手指和阴茎从姿吟的体内拔出来。正在享受快感的姿吟一阵愕然,转头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

    阿威说:“我记得今天是妳的危险期吧。要是我射精在妳的子宫里面,会让妳怀孕的。妳不是很爱妳老公吗?怎么会想要别人的种呢?”

    “我...”姿吟感到一阵羞愧,但是下体的空虚让她难以保持理智。

    “那...你可以戴套子啊?”

    “刚好都用完了。”阿威故意找借口。他显然想要在今天让姿吟怀他的种!

    “不然...我等下帮你吸出来好不好?”姿吟愈来愈焦急。

    “来不及了,我快要射了。”

    “...”一阵沉默。相较于冷静的阿威,姿吟的呼吸渐渐急促,似乎是受不了下半身空虚感的逼迫。她开始摇晃自己的屁股,发出苦恼的闷哼。就这样过了三十秒,姿吟终于忍不住了。

    “没关系,你可以射在我的子宫里...”姿吟羞愧地说。

    “可是这样妳会怀孕耶?”阿威故意重复了一遍。

    “没关系!我愿意怀你的小孩!”姿吟的语气变得急切,屁股摇晃的动作也愈来愈激烈,看来是快要被自己的性欲给逼疯了。

    “那,叫我老公,求我让妳怀孕。”阿威把龟头抵在姿吟的阴道口,给姿吟最后一击。

    “老公!老公!好老公!求你快点把阴茎插进来,射精到我的子宫里让我怀孕!我要怀你的小喔喔啊喔喔喔~~”姿吟完全失去理智,大声叫了阿威好几次老公,还求他让射精到自己的子宫里让自己怀孕。阿威不等姿匀把话讲完,就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姿吟的阴道一插!这一插让姿吟爽到连说话都没办法,只能发出无意义的长串淫叫。

    阿威用尽全力抽插,每一下都顶到姿吟的子宫口。姿吟被顶得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只能不断重复一些无意义的淫话。“喔~喔~老公~好爽~~好爽好爽好爽~~”“死了~我要死了~~阴道好爽~~好爽~~”姿吟的嘴巴已经无法并拢,淫叫时口水全部垂流出来。现在的姿吟,已经完全没有平常那贤淑端庄的样子,反倒是双眼上吊、口水直流的表情,看起来比妓女孩要淫贱。

    大概抽插了四五十下,阿威终于到达了极限。“姿吟,我要射了!我要让妳怀我的种!!”话说完阿威腰一挺,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入姿吟的子宫里。

    “啊啊啊喔喔喔~~~~精液好烫~~好烫~~老公~老公我要死了~~~”姿吟高声尖叫,然后两眼翻白,昏了过去。身为一个丈夫,我竟然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下种...在极度的兴奋下,我也忍不住射了精,射得内裤上到处都是。

    姿吟足足失神了两三分钟才醒过来。阿威让她躺在床上稍事休息,之后便把她抱进浴室洗鸳鸯浴。而我则是在那之前就先回家换内裤了,所以不知道姿吟在洗澡的时候又是如何被阿威淫弄,不过我进门时时钟指著七点四十分,而姿吟则到了八点半才回到家,她们两人是怎么渡过这五十分钟就可想而知了。

    经过了这次的偷窥事件,我和阿威从好邻居变成好朋友。我们常常在msn上聊天(当然话题都离不开"如何凌辱姿吟"之类的),也由此得他和姿吟从迷奸到偷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姿吟本来只打算答应让他干一次来拿回影片,没想到干完之后阿威不但不肯把影片档杀掉,还告诉姿吟他把这次的过程也拍了下来,要姿吟以后无条件当他的性奴隶。姿吟难过得崩溃痛哭,但也知道自己是无法逃离阿威的魔掌了,只好逆来顺受,配合阿威的一切要求,当然也包括每次做爱必定会拍的自拍影片。次数一多,连姿吟自己也慢慢地习惯并爱上这每周一次的性爱约会,甚至还偷偷买了一套比较性感的内衣,每个礼拜五穿着赴会。

    原来姿吟对阿威每个礼拜的奸淫是这么的期待,为了让自己也能有更多的机会看妻子被人干,我叫阿威要姿吟以后每天晚上都以上钢琴课为借口去找他。阿威听了当然欣喜若狂,而姿吟在得到我的同意之后(她当然是问我“能不能每天晚上都去教课”而不是“能不能每天晚上都去给阿威干”),脸上也尽是掩藏不住的窃喜。

    另外,阿威还告诉我,他其实最喜欢干别人的妻子。之前看到他带回家的那些女人,其实也都是别人的老婆,只有姿吟太过保守让他苦无机会,才会用这种迷奸胁迫的手段。话说回来,像我们这样一个喜欢干别人老婆,一个喜欢让老婆给人干,真可说是臭味相投啊。

    过了几个礼拜,姿吟如意料中的怀孕了。想也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阿威的。不过我仍然假装非常高兴,让姿吟以为我完全没发现她和阿威的奸情。之后的几个月,姿吟的照样每天往阿威的住处跑,而我也总是会偷偷跟上去,找个好位置,观赏自己怀孕的老婆如何被别的男人凌辱...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人人草_人人碰_人人操免费视频_ 人人碰免费视频公开_超碰在线-百度 知道 权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