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最淫美女淫行记
    时间:2017-08-08

      “你真是个不要脸的骚货,”这是我从姐姐家夺门而出,在门被关上的刹那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我笑了。是的,我承认,我是个骚货,我承认我亲爱的双胞胎姐姐说的对,我是个不要脸的骚货。不过,仅仅因为看到我跪在她老公前面,用小嘴吸吮她老公的鸡巴,就得出我是个骚货这个结论,未免太早了些。

      如果她知道在她一生最美好的日子,在她的新婚之夜,她亲爱的丈夫因“肚子不舒服”去厕所的两个小时,其实是在客房里,跟他的两个伴郎一起疯狂的搞我,不知会作何感想?

      如果她知道他们订婚后的每一个约会的夜晚,她的发誓与她不离不弃的未婚夫都会在半夜趁她睡着,偷偷的溜到我的房间,把精液一次又一次的注入我的小穴,肛门,小嘴……会作何感想?

      如果她知道她生命中的每一个男人,在上她之前都已经被我上过了,会作何感想?

      是的,每一个!她的每一个男友,都曾经插过我!有的男的甚至并不知道插错人了(别忘了,我们可是双胞胎),他们只是奇怪平素端庄文雅,连牵个手都不愿意的女友怎么突然变的这么放荡,眼神迷离,身体滚烫。不过,谁在乎呢,他们可是男人,遇上放荡的女人,他们喜欢还来不及,哪里会想那么多。

      当然,还有聪明的男人,他们知道我不是他们的交往对像,他们知道我是他们女友的妹妹。不过,这更增加了他们的欲望,想想看,约著姐姐,干著妹妹,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

      所以,当我要勾引姐姐的男人,没有一次是不成功的。只是姐姐不知道罢了。

      她当然不知道,她从来就不了解我,也不屑于了解我,她以我为耻,她认为我是个不要脸的骚货,她居然说我是骚货,我的亲姐姐说我是骚货!可是,她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吗,她想过这背后的事情吗?她只是比我早出生一秒,也就是说这一生目前为止,比我多呼吸了一秒,但是她却比我多那么多的东西。她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所以我要抢回来,从男人开始……

      说实话,这些男人中,的确有几个让我很爽,应该是有四个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其实我当然不会记错,因为,上个星期,我还把他们四个一起约到了家中,疯狂了三天三夜……那三天真的好淫乱,我身上除了丝袜什么都没穿,我嘴里除了精液什么都没吃,整夜的呻吟,香汗,男人的肉棒,小穴,淫水……呻吟……

      高潮……

      哦,不能再想下去了,别忘了,我刚被姐姐赶出来呢,现在正站在空旷的大街上。必须停止这些念头,不然我要当街自慰了。我并非没有当街自慰过,只是今天晚上有点冷,而我慌忙出门,只顺手从门上拿了件姐夫的外套,所以我现在浑身上下,只有一件男式外套和腿上套著的丝袜,而这丝袜并不保暖。见鬼

      一阵冷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个寒战,现在该去哪呢,不能回自己的宿舍了,一是时间晚了,二是明天我在这附近,还有“重要”的事呢。该死的姐姐,早不回晚不回,气死我了,早回来点,或许我和姐夫还没开始,也就不会被她抓到并且赶出门来;晚回来点,我已经爽完了,也不会这么憋屈。

      我不该舔那么久的鸡巴的,姐夫早就说要插进来了,都是我说不急,说先让他爽爽……

      “哔~ 哔~ ”这声音突然把我从沉思中打断,我抬起头来,“小姐,打的吗?”

      我听到他特意强调了“小姐”这两个字,

      “不用,谢谢”我没好气的回答,即使我比小姐还浪,即使我本质上其实是不收钱的小姐,但是听到别人这么叫我,还是让我觉得不爽。

      我现在需要的不是出租车,我需要的是一件衣服,或者是温暖的房子,或者一根大鸡巴……等等,这车里有空调,这车里还有一个男人,而这男人一定长著……我傻了吗,这就是我需要的呀……

        第一章:缘始

      我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车里空调开的很大,很舒服,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没穿鞋的。不穿内裤和奶罩对我而言是家常便饭,但是不穿鞋却让我觉得很不习惯。

      “小姐去哪?”司机问道。

      “随便……恩,我想想,去天堂吧。”,我一语双关的说道,“天堂”是这一带最大的夜总会,那里的小姐又白又嫩,那里的服务刺激过瘾,最重要的是,那里不定期举行各种活动,比如明天我要参加的“最淫美女”选拔大会……

      看清楚哦,是“最淫美女”选拔,不是选美比赛哦,是选淫比赛。去的都已经是美女了,胜出的关键是够不够淫荡。嘻嘻。

      我看到他的裤裆涨了起来,明显的,我说的“天堂”,让他想起了男人的天堂,让他想到了女人的蜜穴,确切点说,让他想到了我的蜜穴。我开始叉开腿坐著,我的小穴透过后视镜暴露在他的面前,我看到他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我心里暗笑着,把修长的腿放在了他的腿上,并且顺手解开了身上的姐夫的外套的扣子,我的柔软滑嫩的大奶子一下子跳了出来。

      “你还等什么?”我娇笑道,“难道你是柳下惠吗?”

      我的舌头轻轻的滑过自己的嘴唇,并且作出饥渴难耐的表情;我用手轻轻的拂过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小穴……“哦”我长长的舒服的叹息了一声。

      “你要不来,我可就自己来啦”,我半开玩笑的说道,手继续抚摸自己的奶子。

      他居然不理我!天哪,怎么会这样?见鬼了吗?还是我变成了老太婆,我下意识的往后视镜照去,却发现我们已经开下了公路,开进了一家停车场,我恍悟,原来他只是不想在马路上搞我,他想在不被人打搅的地方尽情的搞我……

      尽情的搞我,想到这五个字,我突然一阵痉挛,小穴中有液体喷薄而出。几乎与此同时,他的嘴巴贴在了我的穴上。

      “哦”我呻吟了一声。天呐,好舒服,他好会舔。

      他的嘴巴舔着我的浪穴,手还不安分的向上抓来,我知道他的企图,我喜欢他这样!他的手一抓到我的奶子就是一阵剧烈的搓揉,很粗鲁的搓揉。跟他的温柔的口舌相比,我更陶醉在这种粗鲁的冒犯中,我喜欢男人粗鲁的对我,我喜欢他们不说一句话的把我按到就操,我喜欢他们撕开我的衣服,撕破我的丝袜,我喜欢他们咬我的乳头,我喜欢他们把我捆起来像对待奴隶一样的蹂躏我,我渴望被人蹂躏。

      “爽吗,小浪货?”他问。

      我知道男人喜欢讲也喜欢听这种下流话,而且,事实上,我也喜欢说。因为这让我觉得刺激。

      “爽啊……啊……爽死了,你把浪货……你把浪货舔的爽死了,”我呻吟著说。

      “是吗,浪货哪里爽?浪货还想不想更爽呢”,他继续刺激我。

      “恩……是……是穴穴爽……”

      “不对,要说骚穴,浪穴”

      “好,是骚穴爽,是我的小骚穴爽,我的骚穴爽死了,我的浪屄爽死了,求求你让我更爽点吧”讲下流话真的很容易进入状态,我开始只是半真半假的说,渐渐的上来感觉了,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喊起来。

      他似乎对我的表现很满意,捏了一把我的乳头,说“怎么样才能更爽呢?”

      “插……插我……插我我才更爽,求求哥哥了……插我吧,插死我吧……我的屄好痒,求求哥哥用大肉棒插我的浪屄,我的浪屄都是你的,你可以随便插”

      司机再也抑制不住了,把车门打开,把我一把推出门外,然后把我按在车上,背对着他,顺势把我的脚抬起来并且把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他做这一连串的动作竟如只是一个动作般的迅速。

      “啊”我大声的呻吟了一声,他的肉棒好大,虽然有好多淫水润滑,我仍然觉得有点受不了。

      他不住的抽插,居然不用什么9浅1深的技巧,他每一次都直接插到底。我的奶子在半空晃着,时不时的碰到车的外壳,冰冷的刺激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过瘾。

      “好哥哥,你好会……好会插穴啊,插的妹妹的……哦……浪屄好舒服,好过瘾……啊,啊”我的小穴一阵收缩,止不住的一股淫水流下,说这些话让我高潮了。与此同时,我感觉到司机哥哥的鸡巴也是一阵膨胀,精液喷薄而出,尽数射到了我的阴道深处,好烫!

      我媚笑着看了司机一眼,蹲下身去,想把他的肉棒舔干净。“啪啪啪”,吓死我了,居然有人在黑暗中鼓掌,然后,我就看到三个身影从不远处的货车处向这边走来。中间一个比较高大,俨然是带头大哥。

      “精彩啊精彩,哥们你真好福气”,带头大哥指着我对司机说到“找了个这么浪的马子,怎么样,有福同享吧?”

      他居然以为这个猪头司机是我老公,他眼睛瞎了吧。我怎么会找个这样的老公,除了肉棒大点,几乎一无是处。哦。肉棒大,大肉棒,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又是一阵搔痒,不知道这三个人的肉棒大不大呢?一会就晓得了。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干我的,他们会“轮奸”我。

      我喜欢“轮奸”这个词,想一想吧,夜半三更,密室,微弱的灯火,被剥光衣服的女人,假定这个女人是我,故作惊恐的喊叫,求饶,十几双大手一起抚摸我的身体,射在脸上的精液,三个洞一起被插,歇斯底里的喊叫、呻吟,排队等著干我的壮男……

      想着想着,我的手不禁又开始抚摸自己的奶子了,我知道今晚有更爽的了。

      我就是这么骚!

      我是主动要他们操我呢,还是假装害怕被轮奸的命运装纯情呢?

      这时司机说话了,“操,这是谁的马子呢,这分明是个鸡,我路上捡来的”,司机似乎很不忿。切,说我是他马子居然像是侮辱了他一样,我怒。

      带头大哥似乎一愣,“什么,是个鸡?”他转头问我“你是鸡?”

      我心里暗暗好笑,哪有这样问别人是不是鸡的。这人虽然看上去凶,其实蛮可爱的。我喜欢这样的男人。我回答他,“你看我像鸡吗?”

      他又仔细看了看我,然后看看那司机,突然冲他骂道“鸡你妈逼,这么漂亮这么嫩的鸡你能上的起,你跑一星期的出租能赚多少钱,还嫖鸡,回家嫖你自己免费的老婆鸡去吧,滚。”

      司机爽到了,早就不想再惹麻烦,何况这三个人看起来很凶狠,所以二话没说,转头就坐上车走了。

      现在偌大一个停车场,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不,确切点说,是三只狼和一只羊。

      他们向我一步步走过来,我的脸开始越来越烧,心跳越来越快,我清楚的看到我的乳头在逐渐的挺立,我的小穴重新分泌了淫水,换句话说,我又做好了被操的准备了。

      他们边走边开始脱衣服,随手就丢在了地上,他们身上的衣服逐渐的减少,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我开始看到他们结实的胸肌,看到他们内裤下膨胀的一团,然后,呼,似乎突然之间,三根肉棒就来到了我的嘴边,三根又黑又大的肉棒,硬的跟铁一样!

      我毫不犹豫的一口含住了带头大哥的肉棒,另外两只手握住了另外两个人的。

      我用两手托著带头大哥的那根鸡巴,像是捧著失而复得的宝贝,我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的宝贝,开始吸吮起来。同时嘴里也开始有意无意的呻吟,叹息。

      或许是他们很久没碰女人了,或许是我真的太淫荡了,吸了几分钟而已,带头大哥就冲刺著把精液射在了我的小嘴里,我没有躲开,我让他在我嘴里爆发完,又用小嘴把他的肉棒舔干净。

      我知道经历这次预热,他下次插我,他可以插的很持久了。我温柔妖媚的微张开嘴,让精液顺着嘴角流出,而后又用舌头将他们舔舐回去,并且故意夸张的咕咚一声,吞掉了。我感到手里另两个人的肉棒一阵颤抖,我知道他们太兴奋了,我知道他们从来没见过我这么骚的淫娃,我知道我该服务他们两个了。我缓缓的把两颗龟头都拉到自己嘴边……

      天呐,我可以感觉到两根鸡巴在我的口腔里的摩擦,碰撞……我的舌头被夹在两颗龟头中间。还好我的舌头比较小,夹杂着一点唾液使它很润滑很灵活,我只要将舌头尖稍微向侧一偏,就可以舔食到一颗粗壮的龟头。于是我用舌头小范围地舔来舔去……不一会儿,两股精液同时射进了我的口腔。我也尽数吞了下去。

      现在,我想要他们插我了!我知道我真的想要了,我知道他们需要一点气氛。

      我在场地中央躺下,用两根食指拨开阴唇,尽可能地使它张得大些,再大些……不断有淫水从里面流出,我大腿的内侧已经完全湿透了,很粘稠。我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操我,快点,来操死我,我要你们三个一起操我”

      他们三个似乎是玩弄女人的老手,他们并不急着插我的屄。带头大哥率先过来,把我那有如玉葱般的脚趾放进嘴里吸允。

      另一个人则连问都不问就直接扑到我身上,抓着奶子就开始吸允,揉搓。

      第三个人则直接把头埋在我的跨间,开始舔我的小嫩屄。天呐,刚刚司机的精液还在我的屄里面呢,他不介意吗,一种超乎淫乱的感觉让我开始止不住的大叫起来。

      “好哥哥,别舔……脏……脏死了……哦,不要停……好爽,使劲揉我的奶子啊,还有咬我的小脚,你们三个太会玩女人了,你们要玩死我了”

      “骚货,我们哥三个今天就玩死你,”他们更加卖力的为我服务起来。那种感觉舒服又难受,因为全身的敏感带都在被刺激,所以非常舒服,但是因为小穴一直迟迟得不到亵玩,所以感觉好难受。

      “对,对,就是这样……我,我好难受,对……舔我大腿的内壁我会舒服一点……对……啊,啊……”我就这么淫荡地叫。

      他们并不答话,只是更加卖力的玩弄我的身体,

      我开始不自禁的求他们了“好哥哥,快点来让妹子爽吧,妹子要你们插我啊,随便谁的肉棒,插进来吧,插死我,我是个浪货,我是个贱婊子,我要你们插我啊……啊……啊”我的双腿一紧,淫水再一次喷出,我再次高潮了。

      他们终于忍不住了。

      “哦,好爽”带头大哥的肉棒一插进我的小穴,我就忍不住的低低叹息了一声,刚想再说点什么,第二根肉棒也已经插到了我的嘴里。一边插还一边说话。

      “好下贱的女人,自己摸奶子求我们操,大哥你说是不是啊”

      “恩,确实很骚,要不是咱们哥几个有血案在身,不能在此地久留,真想好好奸淫这浪妹几天。”

      他们的动作都是粗鲁的,但是他越是粗鲁我就表现得越淫荡。

      “奸淫我吧,尽情的奸淫我吧”,我在心里想,可惜嘴里只能发出“呜呜”

      的响声。第三根肉棒找不到洞插(当时的姿势限制,他没法操人家的屁眼),只好捧起我柔嫩的小脚丫,紧紧的夹住他的鸡巴,然后尽情抽送起来。

      我喜欢男人一边插我一边用言语侮辱我的,我喜欢听他们讲“贱婊子,插死你,操烂你的骚屄”这种话。

      可是这三个男人明显是“实干型”的,他们只知道埋头苦干,嘴里最多发出很爽很过瘾的低喘声,我决定引导他们。

      我把嘴里的鸡巴先吐出来,媚笑了一下,然后问道:

      “好哥哥们,干人家干的爽不爽?”

      “爽,爽死了,太爽了,你真是个小妖精”

      “以前操过妹妹这样的骚包没?”

      “操过骚的,没操过妹子你这么骚的”

      “喜欢妹妹这样骚吗?喜欢妹子的肉穴吗?妹妹的肉穴紧不紧,滑不滑,嫩不嫩?”

      “喜欢,喜欢死了,我要插烂你的浪屄,嫩屄,贱屄,”带头大哥一边吼著,一边更迅速的插我的屄。

      刚插我嘴巴的男人等的不耐烦了,直接又把肉棒塞回了我的小嘴中,奸淫起来。

      我媚笑着看了他一眼,再次把他的大肉棒吐出来,问他:

      “好哥哥,这么性急,难道还怕贱妹妹一会不让你插了”顿了一会,我开始用嘴巴舔他的肉棒,细细的舔舐起来,我知道有的男人觉得舔比吸更爽,这个男人就是,我看到他舒服的闭起了眼睛。

      “喜欢妹妹的小嘴吗?喜欢奸淫妹妹的小嘴吗?喜欢妹妹用小嘴舔哥哥的大肉棒吗”

      “恩恩,喜欢,喜欢奸淫你的嘴,啊……喜欢插你的洞,我要插死你,一会要插你的浪屄,你个贱货,浪货,插死你”他咆哮著把肉棒一插到低。

      “呜呜”他的鸡巴太长了,一直插到我的喉咙里,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

      我突然就想起了姐夫,姐夫也最喜欢深喉了,每次都把肉棒插到我的喉咙深处,然后看我憋得满脸通红,眼泪直流。哦,这个变态的家伙。他还老是跟我讲自己的性幻想,那就是跟我和姐姐玩3P,他老是说:

      “想一下吧,你们姐妹两个,一个淫荡,一个清纯,要是能同时趴到床上,掰开肉洞求我操,该有多爽啊。”

      一边说,一边还揉捏人家的奶头。舒服……啊……啊

      “什么一个淫荡一个清纯,姐姐很清纯吗,就好像她没被人操过一样,姐夫你没操过她还是怎么的?”

      “我当热操过她,不过,说实话,操她跟操充气娃娃差不多,你姐姐这个人,她在床上既不主动也不配合,完全像是在——那个词该怎么说来着——对,在服从,你知道不,服从!她从来不叫床,从来不求我操她,要是她能向你一样,该多好啊,哎,真希望你才是我老婆。”

      我心中冷笑。别装了,当初你有机会选择的,你自己选择的她,还不就是看上了她的“清纯”,你怕娶了我,我天天给你带绿帽。不过我并不说破。

      “难道她屄里面从来都不湿吗?”

      “那倒不是,我一摸她就就湿了,甚至我都觉得,她比你湿的还快。插得过程中也有好多水,有时候床单都湿了一半的。”

      “好个装逼清纯女”,我心里想着,说道。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那么浪的女人你都不能把她干出声,嘻嘻”

      “是吗,那看我能不能把你干出声”他一边作势抓我,一边调笑道。

      我根本不反抗,任由他摸我舔我,插我。不过我心里却想,找个机会给姐姐下点药,满足下姐夫这个可怜鬼好了,不就是3P嘛,男人这么单纯的一个愿望都不满足他,姐姐太过分了。你看我现在不就跟三个男人4P嘛……

      对了,胡思乱想些什么,我正在4P呢!三个猛男正在操我呢,还不好好享受,我一边提醒自己,一边疯狂的吸吮嘴里的肉棒。

      “啊啊……舒服……浪妹子好爽……用力……”我被插得胡言乱语的乱叫起来。

      “干,大哥,这骚货好会吸,好用力……喔……”插我嘴的鸡巴一阵抖动。

      “恩,她的小穴好紧,好热,夹得我太舒服了”带头大哥也说著,边继续抽插。

      “还有她的小嫩脚,也弄得我好爽”

      “是吗,三位猛男哥哥,妹子让你们爽吗,妹子就喜欢让你们爽,妹子的肉洞就是为了你们生的,你们可以随便操。随便插”,说这种话让我更加的兴奋。

      “啊啊……三位哥哥太猛了……妹妹……啊……不行了……啊……再下去会疯掉的……啊……又来了……啊啊啊……”说完,我再次泄出。

      那插我屄的哥哥不客气的将妹妹的双腿扛起,让自己的肉棒能尽兴的在我的美穴里驰骋。

      “啊啊……好粗……好长……啊……顶到底了……啊啊……再来…不要停…太猛了……啊啊……肏死妹妹了”

      “啊……好舒服…太会干了…顶…到了…子宫被…顶的…太爽了…好酥…好麻…啊……”我简直媚浪骚淫到了极点,我用双手使劲的揉搓著自己的两颗大奶子,希冀能够释放出舒爽的感觉。

      “不要了……够了……求求你……够了,不要再插了……我快不行了……我的嫩穴受不了了,好难受,好热……”

      “啊,不要停,继续插,插死我吧,不要停……啊,好舒服……”

      我不知道是想让他们更大力还是想让他们停止了,快感在欲火中燃烧的越来越旺。

      “啊……好爽……浪妹子的浪……浪屄……好舒服啊……”我近乎尖叫起来,同时再次一股淫水喷出。

      插我屄的那根鸡巴被我的淫水一烫,也开始坚持不住了。没办法,谁让人家的小穴这么紧呢,曾经有个男人跟我说过,他操别的女人能操一个半小时,操我的时候,只能坚持半小时,哦,他的嘴好甜。好会说话的男人,就因为他那一句话,我躺在他床上任由他奸淫了三天,我们试了各种各样的花样……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还在上大学,那时我的屄一定比现在更紧吧……

      “哦……哦……哦……”插我屄的男人边用力冲刺,边开始射精了,他在我的小穴深处开始射精了!他射了足足半分钟,我觉得有些惋惜,因为我有点饿了,因为我最喜欢吃男人的精液,因为我是个荡妇淫娃。

      但是我是不会浪费一点一滴的精华的,我媚笑着示意他把肉棒送到我嘴边,“你操的妹子舒爽,妹子要回报你了,让我把你的精液清理干净吧,”我边说,边直接把这跟沾满精液的大鸡巴含在口中。恩,好腥的精液,好浓的味道,好好吃啊。我慢慢的甜食他这根宝贝上的美味,不放过哪怕一点一滴,我把他的蛋蛋上的几丝精液也舔干净,然后诱惑的眯起眼睛,吞了下去。

      “啊”我尖叫一声,原来是在我脸边的那根肉棒看的受不了了,可能是因为太香艳了,太刺激了,他直接开始射精了,他的精液就这样喷在了我的脸上,我慌忙张开了嘴,可惜有点晚了,只有一小部分射进了嘴里,大部分的全部顺着脸颊流到了身体上,流到了我的雪白的躯体上,流到了我的大奶子上。

      我同样清理干净他的肉棒,然后媚笑着向操我脚丫的男人望去,“现在我三个洞都闲着了哦,哥哥你随便挑一个来插吧”他二话不说的就插进了人家的屄里面来。

      “操,你个浪逼!老子今天要先操你这贱逼,你那浪嘴马上也会干的!”

      “嗯……啊呀……噢……你……插……插吧……狠命一点插,插死妹妹吧”

      “用力……啊……妹妹的浪穴好舒服……舒服……啊……啊……”

      “一会射给我吃好不好,不要浪费了,浪费了好可惜的,射到人家的嘴里,人家要吃哥哥的精华”

      “啊……哦……哦……用力,用力一点……妹妹要来了,要高潮了……啊……啊……啊”

      终于,动作越来越猛,越来越快,哦,天啊,一阵阵酸酸麻麻的快感袭来,我忍不住的小穴一阵收缩,已经记不清是今天的第几次高潮了,我的淫水再次喷出。

      “好浪穴,夹死老子的鸡巴了,老子也要受不了了……啊……张开嘴……”

      我赶忙把嘴巴张开,他的鸡巴立刻塞了进来,我立刻含住开始卖力的吸吮,边在喉头发出“哼哼……恩……哦……”的呻吟,我感到他的肉棒开始一阵抖动,我更用力的吞吐,我的小手摸着他外面的蛋蛋,轻柔的抚弄,我的嘴巴吸得越来越快,他开始主动的抽插了,啊,天啊,他插的好快,他一定把我的小嘴当成小屄那样在插了。

      “啊……啊……爽死了……这浪货的小嘴……太嫩了……太会吸了……好爽……我……我插死你……啊……啊……”

      他的鸡巴一阵抖动,精液喷薄而出。

      哦,好鲜美的精汤啊,我贪婪的吞下一口又一口。他被我吸的爽死了,身体一阵抖动,足足射了也有半分钟。我细心的把他的龟头舔干净,然后抬起头来。

      “怎么样,三位哥哥,妹妹伺候的你们的宝贝舒服吗?”

      “舒服”“太舒服了”“爽”三个人竞相回答。我媚笑了一下继续说

      “那你们想不想更爽啊?我知道附近有家酒店哦,去房间,妹妹可以让你们更爽的”

      他们三个互相看了看。为难的说到“我们现在正被通缉呢,不可能去酒店的”

      “是吗?哦,那……那算了……”我失望的说。

      “不过”带头大哥话锋一转,“在这里我们可以再爽一次啊”“反正天亮还早,我们也不急着赶路”。他一把就把我拉到了怀里。

      “哎呀”我娇笑了一声“哥哥你坏死了,就喜欢在这种地方干人家,人家的小屄不依啦,这里太冷啦”

      “那么,我们去那辆卡车里面吧”带头大哥朝那边一指,“里面应该能暖和一点”

      “好吧,”我点了点头,那你们要保证爽死妹妹哦,不然人家不陪你们玩了。

      “恩,一定的”“当然要爽死你了”“你的屄那么紧,要你爽还不容易”

      “插死你,你就等著爽吧”他们几个争先恐后的说著。

      听了这些下流的话,我的小穴又是一阵悸动。

      他们把车窗玻璃敲碎,打开车门,拥着我进去车里。

      车里暖和多了,开心。

      “哦,你们现在想怎么搞人家呢,”我用言语挑逗他们。

      “当然是你想怎样就怎样了”带头大哥笑着说,“你希望我们怎么奸淫你呢”,他故意突出“奸淫”这两个字的重音。

      “哎呀,你好坏啦”,我不依的撒娇起来,“我喜欢你们一起来插我,插我的三个洞洞”

      我又开始浑身发热了“来吧,三位哥哥,来尽情的插人家吧,人家的小穴好热,好湿了,”我摸了一把小穴,露出一手的淫水,同时呻吟著说道。

      “好,插死你,我们插死你个浪货……”

      他们一起向我扑来……

      我记不清当时的具体情况了,我只知道后来当查阅这座停车场的监控资料时,录音设备里传出了一声声的女人淫浪的呼喊。

      “哦……好爽……好大……”

      “好哥哥……你好会操屄哦……操死人家了”

      “不行了……啊……哦……人家不行了,”

      “哦……天……啊……我要……要丢了……丢了……哦……哦……哦”

      “射出来吧……射到哪里都行……射到人家的小穴里……射到我的脸上……射到嘴里……头发上……腿上……射到我的浪屄里吧,哦,天呐……好烫……啊……哦……”

      据说听完这段录音,几个男民警都借口去了厕所,我想他们一定想当时在现场该多好,当时若在现场,就可以尽情的操我这个骚货了。离开这座停车场,我开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转着。身上依然只穿了姐夫的那件外套,至于丝袜,哈,早被他们扯烂了。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男人那么喜欢丝袜,不就是一些尼龙吗?不过谁在乎,你喜欢看,我就喜欢穿,你喜欢摸,我就穿给你摸!凌晨到日出这段时间是最冷的,而且,哦,见鬼,起雾了。

      突然感觉有点饿,不,应该说是非常饿,昨天晚饭吃的少,本来打算跟姐夫搞完后再吃点夜宵的,可是……扫兴的姐姐,哎。

      早上精液倒吃了不少,可是那玩意根本不顶饱,跟豆浆一样。

      说起豆浆,我记起来我的某一任前男友,每天都一大早去给我买早饭,而且每次必买豆浆。通常都是他买完早饭回来,洗脸刷牙完毕,我才起床。

      我一直感激他对我这么体贴,甚至破天荒的,跟他交往的那段时间,我没有主动勾引其他男人。那段日子,可憋死我了,每天都只让他一个人插,好单调,好无聊,好烦!好在这日子没持续多久,因为有一天,我发现了他的秘密。

      那天他出去买早餐后,我换上前一天偷偷买的性感内衣躲在厕所里,打算在他回来后给他个惊喜。

      然后,正如你们想的,我透过门缝看到了他在厕所的隔间里面把精液射在了热热的豆浆里。

      我很生气!我说过,我喜欢精液的味道,但是我不能容忍他这样偷偷的搞鬼,把精液里面混进豆浆给我喝。

      太不像个男人了!不是吗?你就不能痛痛快快的把肉棒塞进我的嘴里射给我吗?说起像不像男人这个,我不得不提他在床上的表现。两个字:温柔。不要以为这是褒义词,温柔的意思就是没用!想想看,舌吻了半天,搞得我欲火焚身,小穴湿哒哒的了,他居然问,可不可以脱我的裤子……有什么好问的!直接插进来!操我!狠狠的操死我!

      还有,每次前戏完了,我准备好被插了,他都要下床去翻箱倒柜的找套套,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不能放在床头吗?或者不戴也行啊,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最可恨的是,每次他正抽插我,我正爽著的时候,他都要突然停下问一句

      “你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天呐,我累吗?我真想说我一晚上被十个人奸淫都不会觉得累,你说我现在累吗?但是我说不出口,因为我以为我喜欢他。所以我只是笑笑,并且回答,“不累,亲爱的,一点都不累”。想一想,我觉得我忍他忍得太多了,也太久了,现在不能再忍了。

      所以我在他射完后,就走出了洗手间。他显然被我吓了一大跳,有点语无伦次“啊……你醒啦……早餐……刚买回来……你看还有豆浆……热的……”

      我看到他惊恐的样子,突然有点怜惜起来,我决定不说破他。好吧,让我们多做一天的鸳鸯好了。

      “哇哦,又有好喝的豆浆,我最喜欢了,最喜欢新鲜的豆浆了”我假装很高兴,特意强调“新鲜”这两个字。

      我看到他舔了舔嘴唇,然后咽了一口口水,明显的,我的话让他觉得兴奋不已。“是啊,刚买回来的,刚做好的……应该是……刚做好的……你趁热喝吧”,他更加的语无伦次了。我心中暗暗觉得好笑。

      我拿起装豆浆的杯子,放在鼻子边闻了闻。我注意到他的表情很紧张,似乎怕我发现有异味。

      “哦,好香,今天的豆浆好像格外的香哦”我夸张的说道“亲爱的你要不要先来一点?”我故意逗他。

      “哦,不,不用,你喝就好了……我……我不喝。”

      “开玩笑的,这么有营养的东西我才不舍得给你喝呢”,我舔了舔嘴唇。

      “是……是吗,呵呵”他做贼心虚的假笑着。

      “当然啦,还有什么比豆浆更好喝呢”,我把重音放在了“豆浆”上,听起来,似乎我说的并不是豆浆一样,当然,事实上,我确实说的不是豆浆。

      “我爱死豆浆了”,我边说话边轻轻的啜了一口杯子里的液体,轻轻的砸吧了几口,然后发出深深的满足的叹息,那叹息听起来像是我被干到高潮后,余韵未歇时发出来的声音,是那么的诱惑,那么的销魂。

      我看到他的裤裆一下里高出了许多。我继续挑逗他“我最喜欢喝老公买的豆浆了,老公的豆浆比所有其他人的都好喝”,我有意无意似的去掉了第二句话里面的“买”字,“我要天天喝老公的豆浆……”

      我想他这时一定很想立即扑过来,把我压在身子底下,撕掉我身上的衣服,然后尽情的奸淫我……操我……插我……我又何尝不想被插、被操、被奸淫呢……但是,他忍住了,这让我有点失望,但是又激起了我的好玩的野心,我决定继续挑逗他。我就不信他不屈服。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人人草_人人碰_人人操免费视频_ 人人碰免费视频公开_超碰在线-百度 知道 权所。

    广告合作:wangzi8881@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