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迷茫
    时间:2017-08-08

    窗外的太阳很美,阳光透进窗户,照射在文娟身上,将她雪白的胴体映得更 为洁白。薄薄的睡衣根本掩盖不了她美好的身材,阳光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坚 挺的乳房,雪白的大腿根部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黑色的一团。她舒展了一下身子, 睁开依然带着睡意的美丽大眼,想起昨夜丈夫的疯狂,一抹红晕飞上脸颊。

    文娟今年二十八岁,她和丈夫的感情历程很长,从他们十五岁认识到结婚有 十三年之久。他们是轰轰烈烈的爱过的。谁能说他们没有爱过?所以你要是问她 世界上有没有爱情,她会很肯定的回答你,有!自从她与丈夫子扬步入结婚礼堂 的那天开始,文娟就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子扬,她这辈子只有子扬一个男人,子 扬就是她的一切!

    梳洗之后,文娟在镜子里打量著自己,雪白的脸庞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散 发著柔和的光芒,艳红的小嘴微微张合,清纯中又带着少妇的风姿。

    结婚四年了,因为没有小孩,她的身材保持得很好,高挺的乳房,结实的臀 部,盈盈小腰惹人受怜。文娟满意的一笑,伸手抚上乳房,昨夜丈夫的疯狂令她 的乳房现在还有一丝微痛,“真的好舒服……”文娟羞红著脸,仿佛又看到丈夫 在面前用力搓揉着她的乳房。

    “啊……我怎么了?昨天弄了一夜,为什么现在还会想?”文娟甩甩头,抛 开脑海里的欲望,扭著身子走到客厅,四处收拾著。她是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 但她从怨言,为了让丈夫一回来就有一个好心情,她总是尽力将家收拾的干干净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下午了,文娟做好饭菜,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忙迎出去,西装笔挺的子扬就站在门前。 “老公,你回来了。”文娟高兴的扑过去,搂着子扬的脖子,“我好想你 哦。”

    “老婆,昨天玩了那么久,你还想我呀?”子扬调笑着说。 文娟羞红著脸,扭著腰不依道:“讨厌啦,人家是想你,又不是想……” “不是想什么?”子扬放在她腰上的手慢慢移到她的乳房上,隔着衣服轻轻 的抚摸著。

    “啊…”文娟一双眼睛似乎要滴出水来,丈夫的抚摸令她全身舒畅,“不 ,是想…那个嘛。”文娟倚在子扬身上,轻声说著。 子扬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经意的掀开文娟的上衣,直接抚上文娟的乳房, 拨弄着她小巧的乳头,乳头在他的爱抚下,迅速挺立起来。

    文娟的呼吸急促起来,整个人都靠在子扬身上,紧紧搂着他,凑到他的耳 边,吐气如兰地道:“啊……不是想做……做爱啦……子扬,我……我想……”子扬忽然吻住她的嘴,文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蛇一样的香舌立即伸进子扬 的嘴里,与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子扬热烈的吻著文娟,抚摸乳房的手渐渐加大 了力气,妻子的乳房令他爱不释手。

    在子扬的挑逗下,文娟早已春意盈然,只感到全身火热,胯下更似有团火在 烧,小穴里已情不自禁的流出淫水。一声声呻吟从她的樱唇里发出,但丈夫仍不 紧不慢的挑逗著自己,文娟忍不住将手伸到丈夫的胯下,隔着裤子握住他的阴 茎,温柔的揉着,但子扬的阴茎却仍然是软著的,虽然她在不停的抚摸,却好像 没有作用,“啊……怎么回事?”文娟心里像被火烧着,身子像蛇般扭动着。

    子扬忽然推开她,说:“文娟,我饿了,我们先吃饭吧。” 文娟难过得快要哭出来似的,水汪汪的大眼幽怨地看着子扬,樱唇不住的颤 动,子扬轻拍她的脸柔声说:“宝贝,我今天好累,现在好饿呢。”

    文娟虽然欲火焚身,但柔顺的她却不愿违背丈夫的意思,只得强压住欲火, 和子扬一起来到饭桌前吃饭。 勿勿吃完饭,文娟又望着子扬,“铃铃……”子扬的手机响了,“喂,我是 啊,现在?哦,好吧,我马上就来。”子扬挂上电话,对文娟歉然道:“文娟, 公司急着找我,我要去公司了。”

    文娟心底一阵失落,却说:“公事要紧,你快去吧,我帮你拿外衣。”文娟 拿起丈夫的西装,帮他穿上,忽然间,她看到丈夫耳后有个淡淡的唇印,文娟心 底一震,这不是她的,今天她没有搽口红,丈夫耳后怎么会有唇印?刹那间,文 娟的心乱成一团,顿时呆住了。

    子扬却没有察觉到文娟的异样,电话又响了,子扬快速拿起电话:“喂,我 已经过来了啊,别急,我马上就到。”挂上电话,子扬对文娟说:“我走了,晚 上可能会回来的晚点。你别等我了。”

    文娟心乱如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丈夫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不,不可 能,他对我那么好,昨天晚上我们还那么恩爱,怎么会呢?” 子扬见文娟神思恍惚,奇怪的问:“文娟,怎么了?”

    文娟惊醒过来,忙强颜笑道:“没事,你快去吧。”子扬点点头,快步出 门,文娟看着子扬消失在门口,心底响起一个声音:“跟去看看吧,他是不是真 的去公司?”她慢慢移动脚步,跟在丈夫后面。

    子扬根本没想到文娟会跟着来,一直走着,走到隔壁一间大厦,进了电梯, 文娟的心一阵阵刺痛,“丈夫真的不是去公司。”眼看着电梯停下,文娟也跟着 上去,刚出电梯,就看到子扬的背影消失在一间房门前。文娟快步来到门前,大 门还没有关紧,显然是子扬太大意了,只听到子扬的笑声:“你这个小骚货,今 天操了你一天,你还不满足,晚上还要叫我来。”

    一个妖声妖气的声音回答说:“是啊,我是很骚,谁让你的鸡巴这么厉害, 哼,你不想就别来呀。” 文娟从门缝朝里看去,只见子扬搂着一个妖艳的女子,说:“宝贝,我怎么 会不想你呢?你看,你一叫我就来了。”说著就吻住那女人的嘴。

    文娟心底一酸,眼泪忍不住的流出,又看到那女子的手在子扬的胯下不停的 动着,忽然推开子扬,跪在子扬面前,伸手解开子扬的裤带拉下裤子,掏出子扬 的鸡巴,一口含住,不停的吞吐著。

    子扬的样子显得很陶醉,伸手摸著女子的头,嘴里哦哦直叫,说道:“你的 口技真棒,我老婆从不给我吹萧,她说这样脏。” 那女子听到子扬的话,显得更为卖力了,手不停的揉着子扬的两个蛋,几乎 将子扬的鸡巴全吞进嘴里。

    子扬抱着女子的头,屁股不停的耸动着,嘴里直叫:“真爽,你的舌头真厉 害,噢……真麻……” 文娟看得目瞪口呆,个性保守的她从没想过会看到这种场面,虽然丈夫要求 自己这样做过,但她总是不好意思,看到这女子的动作,心底不禁想道:“难道 子扬是因为这个而找她?”

    那女子吐出鸡巴,子扬的鸡巴已然挺立,红红的龟头一抖一抖的,那女子伸 手握住媚笑道:“好大啊。” 子扬一把握住她的乳房,哈哈笑道:“骚货,就知道大鸡巴,起来吧。”

    那女子站起来,快速脱掉衣服,顿时一具丰满的胴体出现在文娟眼前,大大 的乳房,乳头鲜红。 子扬在她的乳房上拧了一下,说:“趴下。”

    那女子柔顺的趴下身子,将屁股凑到子扬身前,子扬伏在她背上,双手环抱 着她,用力搓著乳房,龟头在她的屁股沟里滑来滑去,那女子忽然闷哼一声,子 扬的鸡巴已插入她的小穴。 “插了一天还这么紧,你的穴真不错。”子扬笑着说,不停的挺动着鸡巴。

    那女子用力迎合著他,嘴里哼哼直叫:“啊……用力……再用点力啊……你 的鸡巴插的好深……用力……”她的腰肢不停的扭动着,勉强转过身,凑上嘴与 子扬接吻著,子扬一边吻一边用力的插。 文娟看到眼前的场面,心冰冷的,丈夫的样子再看不清楚,十三年的感情似 乎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她深爱着丈夫,而丈夫却背叛了她。

    里面的两个人完全不知道文娟在外面看着,越来越疯狂,两人紧搂在一起, 疯狂的耸动着,淫声浪语越来越大。 子扬忽然用力挺动了几下,长吁一声,伏在女子的背上,一动不动。文娟再 看不下去了,个性柔和的她没想过要进去拆穿他们,她默默的流泪,离开这令她 心碎的地方。

    来到大街上,四周的灯光已经亮起,文娟失魂的走着,无意间来到一间酒吧 门前,文娟苦笑着走进酒吧,酒吧里很热闹,文娟要了一瓶酒,大口喝着,冰冷 的酒进入口中,却令她的神智更为迷糊。

    迷濛中一个男子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搭上她的肩膀:“小姐,一个人?你这 么漂亮怎么没人陪伴呢?” “漂亮?”文娟大笑着说:“我真的漂亮吗?” “你当然漂亮,你是全场最引人注目的女孩。”那男人说。

    文娟又大口喝了一口,仿佛要将心底的伤痛发泄出来似的大声说:“不,我 不漂亮,我是被人抛弃的女人。” 那男子轻搂着她,凑到她耳边说:“小姐,没有人会抛弃你。”

    一种麻麻的感觉从耳边传来,令文娟感到很舒服,她醉了,她望着男子,忽 然说:“带我走吧。” 男子脸上闪过一丝狂喜,搂着文娟走进一个包厢,包厢很大,里面竟然连床 都有,墙上挂著一面大镜子。

    一进包厢,男子的手就抚上文娟的乳房,一种莫名的快感从文娟心底升起, 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抚摸,这种感觉令她有种报复的快感。 文娟毫不抗拒的依偎着他,男子的手越来越用力,双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抚摸 著,文娟也把手伸到男子的双腿间,握住已经涨大的鸡巴,用力搓著。

    男子的嘴凑过来,吻上文娟的嘴,文娟热烈的回应着她,她早已忘了眼前的 是个陌生人,她心底,只有报复的欲望! 丈夫与那女子做爱的场面又出现在她的眼前,文娟忽然用力扯下男子的裤 子,露出那涨大的鸡巴,猛然一口含住。

    男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呼声,一动不动。 文娟第一次含着男人的鸡巴,那淡淡的味道并不令她反感,她用力的吮吸 著,虽然毫无技巧可言,可是她柔软的舌头仍然令男子迷醉不已。

    男子拉起她,轻轻脱去她的衣裳,让她美丽的胴体展露出来,男子发出一声 声赞叹,轻柔的抚摸着她全身的肌肤。

    文娟发出了呻吟声,那男子的抚摸令她饭前强压下的欲火熊熊燃烧起来,她 已经站立不稳了,倒在床上,男子跟着压在她的身上,嘴含着她的乳头,轻轻的 吮吸著,麻麻的感觉令文娟全身无力。

    男子的一只手顺着文娟美好的曲线,滑到她的小穴,轻柔的抚慰着她,文娟 闭着眼睛,脸色晕红,享受着男子的爱抚,那熟练的技巧令文娟全身舒畅。忽然 全身一紧,男子的两根手指已插她的阴道,来回抽动着。

    文娟全身一阵颤抖,小穴里淫水不断流出。理智已渐渐消失,她渴望着男人 的阴茎…… 男子的阴茎已涨得发痛,他轻轻分开文娟的大腿,将龟头抵住文娟的阴唇, 轻轻的滑动着。

    “啊,他要插进来了。”文娟想道:“真的要这样吗?我怎么会这么淫荡? 虽然丈夫对不起我,但我这么做对吗?”仅余的一丝理智在文娟脑海里回荡。 男子已经忍耐不住了,慢慢的插,文娟只感到龟头已分开自己的阴唇,正不 断的往里探进。

    “不……”文娟忽然大叫一声,用力推开男子,男子诧异的看着她,文娟忽 然流出了泪水,“我不是淫秽的女人,我不能这样。”文娟心底有个声音在大叫 著。她站起身子,朝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走去。

    男子在她身后叫着:“你怎么了?” 文娟没有理他,弯下腰,拾起衣服,刚要穿上,却在对面的镜子里看到了自 己,晕红的双脸,高挺的乳房,全身的曲线令人着迷不已。

    文娟怔怔的看着,想 起了早上在自己家中镜子里的自己,“这是我吗?我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文 娟的手又抚上自己的乳房,那男子又来到她身后,从镜子里深深的望着她的双 眼,文娟只觉得心底一阵迷茫……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人人草_人人碰_人人操免费视频_ 人人碰免费视频公开_超碰在线-百度 知道 权所。

    广告合作:wangzi8881@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