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装修艳遇
    时间:2017-08-08

    我在家处理业务弄了通宵,第二天睁著一双迷糊睡眼到公司去,走进公司大门,看到一位短发女孩子安静的坐在接待厅里,由于隔着雕花玻璃,隐约间只觉得那个女孩个子不高,微微低垂著头,看不清脸孔,穿着宝蓝色的及膝裙,我以为她是来应征的,也不在意,走入了我的个人办公室。

    我才坐下点了菸,想赶紧处理完公司的事回家睡觉去,这时秘书刘佳佳冷著脸走进来,她一向表情都是冷冷的,冷中带艳,不只是对我,对公司每一个男同事都是一个表情,好像随时防著男人把她弄上床一样,我见怪不怪,问她什么事?

    她说有位小姐来帮她表姐拿护照,我这才想起来,一位同行李小姐要出国,为了可以便宜五百元,托我找旅行社的同学办护照。昨天护照就送来了,李小姐来电话说没空来,会请她表妹来拿,我就要请李小姐进来。

    刘佳佳冷应一声,转身出去,虽然行为冷淡,但我每次看到她窄裙下那双挺直匀称的美腿并且裙子显出高腰性感内裤的痕迹,我的裤裆都忍不住要竖白旗,可是我谨守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我对于刘佳佳只是想想就好!

    我打开抽屉,拿出了李小姐的护照,随手翻弄看着护照上李小姐的照片,李小姐在我的心目中要不是长得够漂亮,笑起来迷人,我才懒得找同学帮她申请护照呢!不知道她表妹是不是有她那麽迷人。

    正在胡思乱想,听到高跟鞋声,擡头看到一位短发的女孩子走进来,宝蓝色的及膝裙,这不就是刚才坐在接待室的女孩子吗?这时才看清她的长相,令我震惊。

    眉毛又浓又长,双眼皮线条分明,大大的眼睛幻发着令人作梦的神采,眼角向上微挑,更增妩媚,鼻梁挺直,嘴唇看起来软软嫩嫩而性感动人,瓜子脸,下巴很有个性,好美,好动人的女孩,比起迷人的李小姐可美了何止一倍,最奇怪的是,还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看我张口结舌看着她不语,她也只是静静的微笑,不说话,微开的嘴唇,露出整齐雪白的贝齿晶莹剔透,而她散发出来的气质,又偏偏给人一种古井无波的感觉。

    我回过神来:小姐!你…你是李小姐的表妹?

    她点点头:嗯!戴先生!我的名字叫做廖筱君,我帮晶玉表姐来拿护照!

    廖筱君说话干净俐落,我如奉圣旨般地将护照递过去,她谢了一声,伸出修长洁白的手接过护照,手指线条优美,人长得好,连手指都让人动心。

    她说:谢谢!听我表姐说,你很会室内设计是不是?

    我有设计的天份,但可不是专业,在朋友面前,我一向自认不输专业,可是今天由这么美的女郎口中问起这件事,我反而脸红了:哦…只是兴趣,不登大雅之堂啦……她静静一笑,动人的大眼看着我:我表姐说看过你住的地方,很棒!

    我尴尬一笑:马马虎虎……她挺直接了当:我住的地方想稍做整理一下,你能不能去看看,帮我提点意见?

    我一时不知是喜是忧:没问题,没问题,大家参考一下嘛……她还是古井无波静静地嫣然一笑:那就谢谢你了,请问你什么时间有空?到我那儿去看看?

    我本来想回家睡觉的,听到这话精神一振:哦!我忙到中午就没事了,下午就有空!

    她大眼中焕发出开心的神采:好!下午两点我在家等你!

    接着她留了她的住址电话,说声再见就转身离去了,我这才想起来从她进我的办公室到离去,我都没请她坐,真是失礼,看着她的背影,及膝裙下的浑圆修长的小腿,配着黑色大约三寸的黑色高跟鞋,令人心荡神驰。

    匆忙的吃完中饭,回家洗个澡,换了件衣服准时在两点以前,到了廖筱君的住处,廖筱君的长像能让正常的男人想做春梦,连她的名字都会让人做梦,我一路上胡思乱想着,好像在那儿听人说过,眉毛又浓又长的女人性欲特强,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她是一个人住,亲自来开了门,还是上午的装束,我仔细看了她眉毛一眼,嗯!果然又浓又长,可是看到她让人做梦的眼睛,可把脑海里的龌龊念头压到心底,呈现在他面前的可是一名正人君子。她要我别脱鞋,哈!跟我家一样的原木地板,也跟我一样不喜欢进门就脱鞋的习惯。我走入客厅,这是两房两厅双卫的高级公寓,装潢的淡雅朴素,她的主卧室是白色系列,另一间房倒让我吃惊,因为整个房间就像一个大衣橱,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裳,少说也超过一百套以上,我奇怪一个女孩要那麽多衣裳干啥?但跟她不熟,不敢多问。

    她想将室内改成原木色系的,这太简单了,我只要把我家的装修照本宣科的搬到这儿来就搞定了,可是为了跟她多说两句话,我自然提了一大堆说法意见,她只是静静的听,知道我对原木材质很了解,眼中流露出信任的目光。自始至终,她话不多,用词简捷,我的座右铭是:话不多的女人最迷人!

    谈了一个多小时,我已经被她深深的吸引住了,她个子不高,大约有162公分左右,身材虽然不怎么突出,但是透过鼓起的白色柔软的丝质上衣,可看出她有一双不很大但看起来坚挺浑圆而颇有弹性的双峰,目测估计大概有32B吧!

    裙摆&#; 下雪白圆润的小腿让我心跳加快,配起她像古井无波,静静的,又让人做梦的外型,可说是闷骚在骨子里的尤物。

    她看我说到最后连连打呵欠,才知道我昨晚一夜没睡,表情立刻显得抱歉万分,催我快点回去睡觉,我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之后我才帮她绘好了施工图拿给她看,没想到她要跟李小姐一块儿去洛杉矶两个礼拜,这段时间倒刚好能做完她家的原木装修部份。为了多看她一眼,我开车送她与李小姐到机场,她很会穿衣,那天她穿的是黑白色系的衣裳,快入冬的天气,穿着洁白的丝料上衣,一条同色系的羊绒围巾,随意的搭在肩头,黑皮短裙,半筒高跟短靴,坐在我车子前座,露出半截浑圆雪白的大腿,鼻中嗅到的清香淡雅是高级法国香水,跟她人一样,静静的,我的天,这要我怎么开车,一路上魂不守舍的送她们到机场,眼睛直勾勾的瞧着她与她表姐走入出境室。

    在回去的车上,我脑海中不时幻现着她那双浑圆雪白的美腿,忍不住一手握方向盘,一手去抚着她刚才坐的前座皮椅,依稀中感觉皮椅好像有点温热,是不是她大腿坐在皮椅上的热气还未消失?

    想起李小姐开玩笑说的话:我这位表妹你别瞧她好像很时髦,其实她非常保守的,多少男人追她,她都不给人家机会,心如止水,你懂吗?最后她因分组研究而跟大学班上的同学林杰焕认识而结婚,但是表妹夫因为经常在国外,所以让她空床难独守……我怎么不懂?第一天跟她接触,她的表情就是古井无波!

    她们出国两个礼拜,我不时去她住处亲自监工,检验工人施工品质。廖筱君不时由国外打电话回来问装修的进度,我则老实的一一报告,维持一个热于助人的正人君子形象,当然没有特意问起她的婚姻状况。

    有天半夜,电话铃声把我吵醒,我想应该不是廖筱君,因为她很守礼,从来不会半夜打电话来,就没好气的接起电话。

    我口气很不耐烦:喂∼找谁?

    她静静的: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我听到她淡淡柔柔的声音,那怕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肯睡了:廖小姐!我没睡,我还没睡,你有什么事交待?

    我以为又是装修房子的事,没想到她说心情不好,想找个人聊聊天,我不禁受宠若惊心里乐翻了天。

    我一付体贴谅解,大肚包容的姿态: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可以把我当成垃圾筒,有什么心事就倒进去,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她在电话那头笑了,女人最讨厌多嘴的男人,于是她说老公林杰焕又有几个月无法陪伴在她身边,长久历经寂寥的长夜让她睡不着,于是她就打电话给我。

    美女有难,我自然好言相劝,但也不能说她老公的不是,因为她老公也是为了家庭,所以我就妙语如珠地讲一些故事,惹得她难得的笑出声来,说话也更自然了。

    她突然问道:你们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是不是想的都是那个?

    我装傻:都想那个?

    她吞吞吐吐不知怎么措词:就是…那个嘛?你该懂我的意思啊?

    我继续装:我不懂!

    她有点泄气:就是想跟她…上床嘛?

    我说:原来你指这个啊?没错!

    她惊讶我回答的这么直接了当:真的啊?那…你是不是也是这样?

    我说:是啊!

    电话那头,她突然静默下来。

    我继续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人跟女人交往的最终目的,一定是上床!

    她有点失望的说:原来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

    我说:那我问你,你跟你老公结婚,最终的目的结果不是也上床吗?

    我这番似是而非的论调,说的她一时哑口无言,电话那头又静了下来。

    她细如蚊蚋的声音终于响起:做那种事有那麽好吗?

    我说:什么意思?

    她更羞怯了:我是说。。男女做那种事真的那麽好啊?为什么实际上我在新婚之夜,甚至以后,我老公都无法硬起来,即使吃威而刚也是如此,他至今还没有插入我体内……我心中一喜,原来廖筱君还是处女,但我故意装做没听到重点话,我再问:

    这还用问,如果这种事不好,为什么那麽多人都喜欢做?你在婚前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做过那种事?

    她:没有!

    我趁机追问:你也是生理成熟的女人了,难道不会想跟其他男人做爱吗?

    她怯怯的:有时候也会啦,只是…不敢,会怕……我问:怕怀孕?

    她回答的很老实:嗯!

    我再问:如果不会怀孕,很安全,你会不会想试试看呢?

    她迟疑了半天才回答:只要是我喜欢的人跟我做那种事,我想会吧!

    我紧迫盯人:那你现在认为我是你所喜欢的人了吗?

    她又不说了,静默一下:我不知道……我又说出惯常的话:你只要跟我有过一次经验,我保证你每天都想跟我做!

    她有点不信:真的?我不信,听说第一次会很痛?

    我怕吓到她,小心的回答:第一次总会有点痛,但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回火车过山洞,以后就会很舒服了!

    她好奇:是吗?

    我大胆的说:你要不信,等你回来我教你就知道了……她一下楞住:我…不要……我怕吓到她,也不再多说:好!这种事也是要靠缘份的……接着我就把话题转开聊她房子装修的烦琐事情,她似乎心不在焉的听着,对我不再提性方面的事,有点失望,可是她一个还没真正经历人事的女孩,我又不好意思再跟她提起,聊了不多久,就草草结束了电话。

    在她回来的前一天,房子已经全部装修完毕了,其实她的房子本来就有基础装潢,我只不过把她想换成原木的部份找人施工而已,倒没真的费太大的功夫。

    廖筱君的飞机是晚上九点半由洛杉矶飞到台北,我自然巴结著到中正机场接她,没想到只有她一个人走出出境室,原来她表姐在洛杉矶还有事,她一个人先回来,对我来说,正中下怀。好笑的是,她有那麽多的衣服,居然还是上飞机那天的打扮,丝质白上衣,黑皮裙,黑皮半筒高跟靴,浑圆光洁没有穿裤袜的美腿一览无遗,我立刻警告自己开车要专心。

    回到台北她好像蛮开心的,一跟上好奇的不停问我房子装好的模样,我随口漫应着,当然还是不失男人本色,不时偷眼瞄她裸露在皮短裙外的大腿,在高速公路上,突然一辆车急拐弯闯入我的车道。

    她叫:小心!

    我急踩刹车,她没扣安全带,身子往前冲,我放在自动档杆上的右手下意识的伸出去拦她前冲的身子,没想到那麽巧,手刚好伸到她两条大腿的中间,迎上她前冲的身子,等于是她的下体冲上来贴我的手了,我前世修来的手掌刚好扶在她胯间,她微凸的阴户正好在我掌握之中,隔着她紧小的内裤,我能感觉到她凸起阴户的温热,当时情况紧急,所以我等于是推着她的阴户将她按回座位的,她惊叫一声,也不知是因为行车危险惊叫,还是被我的手摸到她的阴户惊叫,而我的手掌同时感受到她细薄的丝质内裤是如何的窄小,手指头触摸到一小撮露在内裤外的阴毛,我的大阳具已经竖起了旗杆,她穿的该是丁字裤吧!

    危险过后,车内突然安静下来,我失神的手还放在她胯间,享受她三角地带的温暖,她的脸红到耳根。

    她怯怯的说:你的手!

    我这时才回过神来:啊!对不起……我手移开她胯间时,似乎隐隐感觉到她的小内裤渗出了蜜汁,有点湿湿的。

    我歉然的转头看她,她怔怔的看着前方,如梦似幻的眼中闪动着薄薄晶莹的光泽,不知道的人会以为她想哭,但我的经验知道她被触摸了禁区之后,动情了。

    回到她住处放好了行李,她仔细的打量著还有原木香味的房子,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在客厅缓缓来回走动,那曼妙的身材,大约顶多只有25吋的细腰,更衬得白丝质外衣掩不住的不大双峰但却是如此坚挺,皮短裙下雪白匀称的美腿就更不用说了,我很难以想像以她这种条件,快30岁且已婚,居然还是没有开封的处女。

    看样子她对我监督的原木装修挺满意,只是刚才在车上那令她窘迫的一幕,使得她没有开口,我怕吃得太急打破碗,站起身将钥匙交给她。

    她说:你要走了?

    我点点头:嗯!你飞了十一个小时该很累了,早点休息!

    她说:你等一下!

    说完她快步走到房间,打开行李箱,拿出一罐花旗人参及一个精装的包裹递给我。

    她说:这花旗参是我带给你的,为了我的房子你这么费神,给你补一补!

    她倒真细心,可是她不明白,我要的可不是花旗参.她又指著另一个精装包裹说:这是我表姐要我带给你的,她神秘兮兮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也感到好奇:我们打开来看好不好?

    她说:好丫!

    我急匆匆的打开她表姐给我的礼物,她好奇的靠近我望着,发际传来阵阵幽香,我裤裆里的大阳具又开始不老实了。没想到包裹打开,竟然是一个用外国明星茱莉亚萝勃兹做模的充气娃娃,我们两人都为之一怔,我怔的原因是林小姐居然这么有心又调皮,她怔的原因是居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傻傻的看着我有心的把皱巴巴的充气娃娃展开在沙发上。

    她说:这是什么?

    我说:充气娃娃!

    她惊讶:啊!我听朋友说过这个东西,是你们男人用的…脸一红,她不再说下去了。

    我说:你表姐倒真有意思,大概是看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帮我买一个回来让我“玩”!

    她脸红耳赤怔怔的看着充气娃娃不说话,我则故意将充气娃娃开始充气,眼角瞄到她好像想阻止,可是又好奇,又带着羞怯,更让人动心。终于原本皱巴巴的充气娃娃立体化了,一头金发,连阴毛都是褐中带金的,我转头看她,她立即撇开头去不看。

    我说:哈!这是最新式的充气娃娃,只要在这里灌进温水,就跟真人一样!

    她又好奇的转过头来,看到我指著充气娃娃的阴户。

    她说:真的吗?

    我说:我们烧壸热水灌进去就知道了…你抱着她…我说著将充气娃娃交到她手上抱住,就进到厨房烧热水,她脸红通通的抱着充气娃娃走入厨房。

    她怯怯的说:加了热水之后,会跟真人一样吗?

    我说:应该是的,不过这里的感觉(我手指插入她手中充气娃娃的阴道),我想比起真人差远了……她纳纳的:是吗?

    我说:肯定是,要不然我实地操演给你看就明白了!

    她想了一下,居然说出我做梦都想不到的话: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这下我反而傻眼了,没想到她真的想看,我以前不是没玩过充气娃娃,可是在人眼前表演可是头一朝,我觉得我好像呆子,当转头看着她雾蒙蒙的水盈盈有点期待的眼神,我只好咬牙点头。

    充了水的充气娃娃躺在床上好像女人温暖的身体,她静静的坐在卧室唯一的一张小沙发上看着床上的充气娃娃,我去将灯光调到最有情调的气氛。

    她反而迟疑了:你真的要做给我看?

    我说:我不介意你看,你介意看吗?

    她知道是她自已答应的,无言垂下眼帘。

    她说:我只是很好奇……我突然计上心头:不过在我表演以前,你要先帮我!

    她不解:帮什么?

    我说:你该知道男人的阳具必须勃起才能插进女人的阴道,你要看我跟她(指充气娃娃)做爱,就要帮我让阳具勃起!

    她一时不知所措:哦………我不等她反应,厚著脸皮连着内裤一起脱下长裤,她低头不敢看我已经如胀大如怒蛙般的大阳具,我缓缓走到她面前,她不敢擡头,我拉起她的手去摸我的阳具,她身子微微颤抖,紧握着手掌不肯张开。

    我说:你不用手帮我也行,只要你让我爱抚也算帮我……她不敢看我:你…这样怎么也算帮你?

    我说:我抚摸你的身体就会亢奋,亢奋就能跟充气娃娃做爱了!

    其实已婚的她脑子也够呆,我勃起后有18。6公分长的大阳具早就亢奋跷得老高,不过她也许还故意搞不清楚状况。

    听我这么说,她默然不语,我缓缓伸手放在她浑圆滑腻的大腿上,感觉到她未穿丝袜的大腿肌抽搐著,两条大腿并排夹得紧紧的。

    我说:你不让我好好抚摸,怎么看得到我跟充气娃娃表演?

    也许是有意,也知道我拿充气娃娃当借口,总之她把大腿缓缓分开了,我的手轻悄的一路探入她的大腿根部,她满脸通红,微喘着气,身子软软的靠在沙发上不敢看我,当我的手抚到她丁字裤外凸起的阴户时,感觉到整条裤子早已湿淋淋了,一小撮露在裤外的阴毛上沾满了露珠般的蜜汁,我拉开细小的丁字裤,手指抚摸到她的阴唇,好湿,好滑腻,她呻吟了一下,抓住我的手。

    她哀求着:不要把手指放进去,我怕……我说: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我抽出在她内裤中的手,沾满淋淋蜜汁的手伸入她丝质上里内,触到了她的胸罩,先是乱摸再扯开胸罩,手掌握住她温热的大乳房,一指轻触她的乳峰,她的乳晕很大,乳头尖挺,听说乳晕大的女人也是性欲特强,她身上已经有两点俱备了这个条件。

    在手指轻触下,刹那间她的乳头已经硬了,她轻叫一声,不敢动,任我揉捏著玩弄著,雪白细嫩温暖的乳房握在手中,像捏著一个温热的大麻薯,舒服极了。

    她紧闭着眼不敢看我,正方便我行事,当我张嘴含住她乳头时,她吓了一跳,可是在我舌头挑弄她尖挺的乳头时,她整个人像一滩水,瘫痪一样在沙发上,此时我肯定她的阴道已经洪水泛滥了,可是我并不急着触摸她尚未开封的蓬门,反而即时将我的嘴印上她柔嫩诱人的嘴唇,她身子一颤,我的舌尖用力的顶开她咬的死紧的贝齿,吸到她柔软的舌头,我贪婪的吸啜着她口中的玉津,好甜好美,她软软的舌头不敢乱头,任我吸吮著,鼻子吸入她鼻孔喷出的热气,使我的阳具更加坚挺,再不帮它消火,只怕要炸了。

    我空出的手又探入她胯间,触手淫水淋淋,她胯间已经湿透了,当我的手指揉动她外阴唇那软软的鸡头肉时,她大声的呻吟,下身羞怯的挺动迎合,我悄悄的将她的丁字裤脱了下来,轻悄的掀起了她的黑皮短裙,看到她雪白细致的腰身,毫无赘肉的小腹,阴毛浓密,难怪丁字裤挡不住外露的阴毛,她又俱备了第三个性欲特强的特征。

    天哪!我真有福气!当我缓缓的分开她的大腿,自以为得计之时,她突然用力合拢大腿推开我。

    她说:不要!我们才见几次面,不行……我这时还真不敢强迫她,因为她表姐李小姐可不是好惹的,只好立刻急转弯。

    我说:你紧张什么?我又不是要跟你做……她怔怔的看着我,有点不相信:……我走到床边,还好充气娃娃体内灌的水没有冷却,否则我就要跟一个冰美人打炮了。

    她楞楞的看着我抚弄著充气娃娃,温柔的分开娃娃的大腿,当我将大阳具插入充气娃娃的阴道同时,我偷眼瞄她,只见她微张著嘴,令人做梦的两眼睁得好大,瞧着我阳具与充气娃娃阴道连接的部位,我这时假装不再理会她,阳具开始在充气娃娃阴道中抽插著,可能她看我很投入,在充满情调的灯影中,充气娃娃看起来像真人一样,靠在沙发上的诗涵看得入神,一时忘了穿回被我悄悄脱下的丁字小内裤,压抑著喘气声,我心想此时她阴道中的淫液蜜汁,只怕泛滥成灾了。

    我抱起充气娃娃,边走边挺动下身用大阳具干著娃娃的阴道,来到她面前,她羞的满脸通红不敢看,我拉起她的手去摸我的阳具与充气娃娃阴道的接合处,她的手像触电一样的发抖,却也好奇的轻轻的摸着我拔出在阴道外的阴茎,这次我不再让她躲开,将她由小沙发上拉起。

    我说:你坐到床上看我跟她大战,不是更清楚些?

    可能因为她还穿着短皮裙及半筒黑靴,虽然上衣有点零乱,但总比一丝不挂有安全感,因此顺从的坐到床边,我见计谋得逞,立即又抱着充气娃娃上床大战,其实充气娃娃插起来也很舒服,只是她毕竟不是真人,所以感觉上还是不足,我担心精关把持不住射出来,因此只是将阳具插在充气娃娃中,臀部假意挺动,阳具没有与充气娃娃的阴道磨擦,总算忍住没有射精。

    我故意大力的呻吟,她有点惊慌。

    她紧张的说:你怎么了?

    我叹口气:对不起!我拚命想射出来,完成这个表演让你开开眼界,可是她毕竟是假人,我感觉不够,射不出来!

    她:哦!那怎么办?

    她这时靠坐在床上,两腿弯曲微分,不知道我的贼眼已经瞄入她分开的大腿中,隐隐瞧见浓密的阴毛。

    我无奈的说:除非有一个真的女人帮我,我才能射出来!

    她好像意识到什么,可是又有点茫然:哦!那…那你不要做了!

    我说:很难!

    我抽出大阳具坚挺的呈现在她眼前。

    我说:你看它充血成这个样子,如果不射出来,会难过死的!

    她纳纳的:这………我轻轻抚上她的大腿,她微颤一下,没有动。

    我鼓起勇气:你愿意帮我吗?

    她艰难的说:你要我怎么帮?

    我豁出去了:用你的阴道帮我夹出来……她紧张:哦…我朋友说可以用手?

    我手探入她的大腿根,指尖轻揉她外阴唇上的鸡头肉,她身子又快瘫了,这次却没有阻止我的抚摸。

    我加紧追击:用手不是跟充气娃娃一样没感觉吗?

    她羞怯的将头撇开,不敢看我。

    这时我触摸她的手指沾满了她阴道内腻滑的淫液,揉动的越来越快,她张口喘气,我吻上了她的柔唇,用力吸她的舌尖,突然她唔唔出声,手紧紧扣着我的臂,在她阴唇上爱抚的手指感觉到一股热流冲了出来,她被我抚出高潮了。

    高潮中,她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像抽筋一样颤动着,我趁此时机,掀起她的皮裙,将阳具压在她湿淋淋的阴户上,她头撇开我的亲吻,猛烈的喘着气,我感觉到她心跳加快,满脸通红,大眼中水盈盈的。下身则软棉棉的任我压着,我不敢怠慢,立即将大龟头插入她早已湿滑无比的阴道,她混身绷紧叫痛。

    她痛叫着:啊!痛!你快拿出来……我低头看已经没入她阴道的大龟头,龟头颈沟以下,整截大阳具还露在外面,我低头看到她的阴道紧扎着我的大龟头,外阴唇收缩著扣紧我的龟头颈沟,视觉上及生理上一阵快美,我扶着她的腰,不让她闪避。

    我说:我现在不动,还会痛吗?

    她说:好一点了!

    我说:你放心,我只把龟头插进你阴道,这样不会戳穿你的处女膜的!

    她说:是吗?你不能食言喔!

    我说:我的阳具不一定非要整根插入你的阴道,只用龟头进出你的阴道,我一样能射出来的! 她似乎放心了:哦……我温柔的亲吻她的柔唇,这时她张开嘴,伸出舌尖与我的舌头交缠着,我下身轻轻的挺动的阳具,只用龟头在她阴道口抽出又再插入,她见我很守信用,加上生理本能的反应,也轻轻挺动阴户迎合著我浅浅的抽插。

    我嘴离开了她的唇:还通吗?

    她轻喘气摇摇头:这样不痛,可是我那里被你撑得好胀……我擡起上身,将我的阳具与她阴道结合处露了出来。

    我说:你看!

    她好奇的低头看我阳具与她阴道的结合处,我轻轻将大龟头在她阴道口进出著,她看着看着,突然轻哼一声,手又抓紧了我的手臂。

    我感觉她的阴道抽搐著收紧,紧紧圈著住我的龟头颈沟,一股热流由她阴道深处涌出,烫得我龟头好舒服。

    她呻吟著:嗯∼啊∼我说:是不是很舒服?

    她额头见汗,点点头。

    我说:要不要我再插深一点?

    她默然不语,想一下:会不会痛?

    我说:可能会有一点痛,可是你会更舒服…你已经看到我的龟头插进你的阴道,其实这样,我们等于已经在做爱了…她默然,大腿张开又合拢著,与我压在她下身的大腿磨擦著,那种熨贴的舒畅,使我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她似乎默许我再深入,轻轻的挺动阴道向上迎合,我缓缓的将龟头推进,她的手紧张的放在我腰上,大概心里想只要一痛,就用力推开我。

    她忍不住:好胀!你轻一点……我:嗯…我会很小心……我说话的同时,狠下心将龟头用力一挺,在她大叫声中,我的大阳具已经整根插入了她的阴道,这时她痛的全身发抖。

    她:好痛!痛死我了……她痛叫中,晶莹的泪珠涌了出来,流下脸颊,鼻子轻微的抽泣。

    她伤心的说:你骗我!

    我有点愧疚,但内心对能得到她处女的第一次又感到无上的满足。

    我:对不起!你这么美,我实在忍不住……她有点气愤:你们男人果然都是一样坏……我温柔的用嘴堵住了她的话,舌头舔着她的泪水,有点咸咸的,又含住她的柔唇轻轻吸吮著,她终于在我温情的抚慰下,将柔嫩的舌头伸入我口中,与我的舌头交缠着。

    我轻轻将尽根插入她阴道的阳具往外抽,她大腿又绷紧了,两手抓着我的腰。

    她呻吟:不要动!会痛……我撑起上身往下看,抽出一半的阳具带出了不少处女血流在床单,她也低头看着床单上一滩处女血。

    她看着我:你终于还是得到我了……我安慰她:你放心!我会真心疼你爱你的……她半信半疑:希望你说的是真话……这时我开始轻轻挺动阳具,大阳具开始在她阴道内进出,又带出不少处女血。

    她皱眉:你慢一点,还是有点疼!

    我疼惜她的亲吻她:嗯…你把腿缠到我的腰上,你会舒服些…她顺从的将她那双迷死人的美腿轻轻的,羞怯的缠在我的腰上。

    我说:缠紧一点,你才会忘记疼!

    她依言用力将两腿缠紧我,我开始缓缓的让我的大阳具在她紧密的阴道中抽插著,可能还是有点痛的关系,她缠在我腰间我腿越缠越紧。

    我这时才感觉我跟她真正的合为一体了,我抱住她深深的吻她,她的柔唇也紧贴着我的嘴唇吸吮吞下我的津液,我们默默的相互挺动下体迎合著对方,她挺动的很生疏,但这么柔美的女人在我的身体下任我奸淫,我已经如羽化登仙了。

    我将龟头顶入她子宫深处的花心,龟头上的马眼在她的阴核上磨动着,突然她扭头开我俩的嘴唇分开,大力的喘气,阴户开始猛烈的向上顶。

    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现在还痛吗?

    她喘着气摇头:舒服…好痒…你快一点……我贴在她耳边轻轻说:我要你说用力干我!

    她闭嘴不语,只是挺动着阴户,企盼着我能迎合用阳具大力的插她的阴道,我这时却不再抽插她的阴道。

    我说:你说要我用力的干你,我才快一点……她忍不住了:用力…干我!

    我说:说大声一点,说你喜欢我干你……高潮将出未出间,她亢奋的快疯了,两腿紧缠我的腰部,大力的挺动阴户,阴道像张小嘴紧紧的咬住我的阳具。

    她叫道:用力干我!我喜欢你干我…快点干我……她的叫声让我亢奋到极点,大阳具忍不住快速的在她阴道内抽插,龟头大力的撞击她的花心,狠狠的干她的嫩穴。

    她突然叫着:我要尿尿了,我要尿了……我感觉她的阴道急速的收缩,子宫腔那圈嫩肉紧缩著咬着我的龟头,使我在她阴道中急速挺动抽插的龟头隐隐生疼,在她大叫呻吟中,一股浓烈滚烫的阴精喷在我的龟头上,她阴道内蠕动收缩的嫩肉像小嘴似的紧紧包住我的阳具吸吮著,我再也忍不住,也大声呻吟著,浓稠的阳精如火山爆发般,一股一股的由龟头马眼喷出,灌满了她的花心深处,持续不断的高潮,使我们两人四肢紧密的交缠着,恨不得永远都不分开。

    廖筱君自从让我开苞之后,似乎也尝到了性爱的乐趣,只要无事就会找我插她的嫩穴,经常一夜缠绵到天明,有时甚至到我办公室找我,在秘书刘佳佳的冷眼之下,关起门来跟我猛干,玩遍各种姿势。

    她的性欲特强,果真符合了她身上的三点要素,眉毛浓,乳晕大,阴毛多,果真是天生尤物。

    直到今日,她还将沾满她处女血的床单慎重的保留着。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人人草_人人碰_人人操免费视频_ 人人碰免费视频公开_超碰在线-百度 知道 权所。

    广告合作:wangzi8881@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