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淫妻宝玲
    时间:2017-08-08

    我叫宝玲原本是个私企内做女公关,今年32岁,几年前结婚后就安心做个少奶奶,可是好境不常,老公失了业,我也只好再找份工作。现在找工真不易,找了不小旧朋友旧同事才夫到一份女公关的工作,但薪金大不如前,自己年又大了,没有那些少女般吸引,只免为其难找些从前不愿做的容。一些有点色情狂的客人,但想不到,还要‘照顾’公司的所谓自己人。

    我身材还可以的,身高五尺三吋,三围是35C、26、36,为了工作你了收入,我已把自己的廉耻都放下了还是应该说放弃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上次在正在施工的帝皇大厦工地被专门负责采购厨柜的黑仔强奸以后,我突然发现我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我现在天天都需要有人操我的小嫩穴才能睡着。

    我开始穿一些可以突出我身材的衣服,突出我高耸的胸部,细细的腰,翘翘的臀部,无一不是令男人心动的天生淫荡尤物。

    上次为了业务,我被弟哥强暴了,刚开始不愿意,到后来竟然觉得舒服,就很配合弟哥,而且说了好多淫乱的话,弟哥说我是个欠操的女人,说下次再来他会叫几个兄弟一起来干我,让我的阴道爽歪歪!

    我现在一想到有好几个人同时操我,我就觉得特别兴奋。由当初的小小的公关升级到现在的公关经理当然升级的过程就不必说了,那都是我的淫荡以及下贱的功劳,我才不管那么多呢,有生意做还有男人伺候我,怕什么?

    虽然对不起老公,就当我做一个有‘主题’的妓女吧。

    周末了,弟哥打电话给我,说今天找了十几个朋友在他们工地等我,我马上换了套裙子,打的就过去了,在车上幻想着十几条又黑又大的碌野在我面前晃来晃去,阴道都有点湿了。

    到了工地,进到工棚里,只有弟哥已经坐在床上,裤子脱掉了,阴茎早挺在那里,他的阴茎可是真大啊,也很长,有9吋呢,看得我口水直流,走到他跟前,他把我拉过去,坐他大腿上,一把撕烂了我的裙子:“操,欠干的婊子,胸罩内裤都不穿。”

    我淫荡地回答:“还不是为了方便你?可是裙子烂了呆伙怎么回去啊?”

    “才不管你他妈的裸奔还是怎么回去!!”

    接着左手重重地揉我的酥胸,右手伸到下体去抠我的阴道:“贱货,那么多水,等下我兄弟们来了让戳烂你的烂西!”

    我这才想起他兄弟还没来呢,这时阴道里开始传来一阵阵酥痒的感觉,他已经开始用两个手指伸到洞里去,在里面不停的搅著,搅得我其痒难耐,不由地叫道:“弟哥哥,赶紧用你的大阴茎给我止痒吧,我的阴道好难受。”

    “急什么,你还没有帮我含阳具呢,而且我的兄弟还没到,我怎么能独用?”真是个小气的家伙。

    我听话地把小嘴凑到他的胯下,右手拿着往嘴里塞,塞得我透不过气来,轻轻舔他的马眼,手还不停的上下套动,他似乎也很享受的样子,啊啊的叫。

    “贱货,阴囊也帮老子揉一下。”

    我左手就跟了上去,轻轻的揉他那几乎有我拳头般大的阴囊。他更兴奋了……同时他也没忘了我,找来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假阳具,插到我的阴道里抽动,我上下两个口都塞满了,但还是觉得缺少点东西,我需要的是碌野,又大又长的大阴茎,谁来给我啊∼

    这是工棚那块木板移开了,进来十几个壮壮的男人,从装束看应该都是黑人外劳,他们进来看到的一幕:一个白嫩嫩的女人正在为一个黑黑的男人口交,女人的阴道里插著一根粗大的假阳具,两个白花花的乳房正在前后晃动,黑男人还时不时伸手摸一下,女人嘴里发出的声音已经被滋滋的淫水声淹没……

    那些人就是弟哥找来的朋友了,他们一进来也不多说什么,直接脱衣服裤子,光溜溜的就径直向我走来,七手八脚的在我身上到处摸,一时间,我的乳房和阴道四周都是强劲有力的男人的手,乳房都被他们挤红了,一些人嘴里还一直发声:“这人妻真滑,奶子也够大,小西也很嫩……”弟哥坐了起来,发话了。

    “兄弟们,这太太们挺骚的,今天我就干死她!咱工地喝的啤酒都是她供应的,今天咱们还她一些精液。”

    “好∼∼∼”其他人喊。似乎是要完成首长的任务似的。

    弟哥把我抱了起来,叫道,“哪位兄弟来帮帮忙,我们几个人把她擡起来,另外的兄弟轮流干她阴道。”

    几个人过来帮手,把我的腿分开,这样,我的淫妹妹就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众多男人面前,不过我并没有难为情,反而更兴奋了,自己伸手扒开阴道,等待着大阴茎插进来,淫水像泉涌似的流了出来,洒了一地,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的阴茎也很大,跟弟哥的差不多,龟头对着我的阴道,“噗呲”一下插了进来,我觉得充实了很多了,扭动着臀部配合他抽查的节奏,他右手的大拇指则一直在搓我的阴蒂,我更痒了,淫水也更多了,其他男人除了擡着我的以外,有些人在搓我的乳房,有些人则看着活春宫在打飞机,我全身上下都是男人的味道,太爽了,我只能用淫荡的叫床声回应他们,好让他们更努力的干我∼

    “啊∼∼太爽了∼∼∼啊∼∼∼淫妇的阴道要爆炸了∼∼∼”

    “啊∼∼∼大阴茎哥哥们啊,啊∼∼∼你们轮流糟蹋我吧,我的阴道是专门为你们的大阴茎生长的∼∼”

    “这人妻真会叫床∼”

    “别人老婆啊,今天老子就戳烂你的烂鸡。”

    “今天非干个够不可∼”

    他们轮流抱着我,轮流地干我,直到每个人都射精了。我自己也高潮了好几次,实在太爽了。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开始慢慢流了出来,我说要回家,弟哥说那么晚了就在他那过夜就好了。

    弟哥叫了两个人出去,说饿了,买点宵夜回来,其他人则找来了一些草席,铺在地上,衣服也没穿,就躺下了,我也没穿,坐在弟哥床上,看这那些躺在地上的人,他们的阳具都软了下去,歪歪的撇在腿上,看得我有点好笑,刚才还雄赳赳的,现在……呵呵,欺负我淫妇妹?可是不久,我发现我错了,他们在休息了十几分钟之后,又开始生气勃勃了,一些人阴茎上青筋暴露,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阴道,似乎明白了黑仔为什么不让我走了。

    不过阴道却开始又有点痒了……宵夜回来了,大家也随便吃了点,因为有我这个裸体大美人在这,我想他们最想吃的已经不是宵夜了,我没估错,宵夜以后,他们又把我抱了起来,不过已经不是刚才那样的了,把我抱到席子中间,放了下来,让我跪在地上,双手撑这地板,倒挂的乳房似乎此时更涨了,在我身下,还有一个平躺的男人,乳房正好对这他的阴茎,一晃一晃的掠过他的龟头,而我的阴道此时也正好在他的头部上方,他伸手扒开我的阴道,擡起头来开始舔我的阴蒂,一阵阵的痒,我的阴道又开始流水了,到吊的乳房此时也被几只大手掌握这,一伙摸乳头,一伙挤整个乳房,声声淫荡的声音又开始传出来。啊…。哥哥们啊,我的阴道又痒了,你们给我止痒吧…。

    “这人妻还真猴急…。”

    黑仔说:“别急,有的是时间,明天有人来检查,所有工地停工,我们可以玩到天亮,不知道你顶不顶得住?”

    我吓了一跳,天亮?那我怎么办啊?可是我说不出话了,因为我的嘴里还插著一根大阳具,来回抽插著,伸到喉咙。算了,今晚豁出去了,谁让我的阴道那么欠干。

    弟哥把刚才插我的那个假阳具拿了出来,同时还有一个震动蛋,先是把震动蛋塞到了我的阴道里,开动开关,阴道里立刻传来麻麻的感觉,淫水不断的涌出来,滴到草席上,随后又把那个假阳具插了进来,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感觉了,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他们的大阴茎快点插进来,我的阴道实在是太痒了,但我知道他们不会那么轻易的插进来的,他们是要慢慢的玩我。

    肛门处传来了一点痛楚,我放开含着的阴茎,痛苦地叫了一声,弟哥说话了。

    “别担心,肛门都是这样的,第一次开红会有点痛,你以前没用过吧?今天我们帮你开后庭怎么样?现在先让你尝尝震动蛋在肛门里震的滋味。”

    我有说话的余地吗?不过通过之后却传来一丝舒服的,原来屁眼也可以爽的,今天真是开眼界了,看看他们还怎么玩我,反正明天我也不用上班,就陪他们玩个够吧。

    于是把臀部翘得更高,好让他们更方便的弄我下面的两个小洞……就这样玩了很久,我的两个阴道已经都是淫水了,乳房也被揉得有点辣,而且开始肿胀,我开始哀求弟哥:“快点吧,我的淫妹妹已经痒得受不了了,你们快点给我止痒吧。”

    弟哥叫我掉头躺下,躺在我身下的男人身上,另一个男人把打开我双腿,握着我身下的男人的阳具对准我的菊门,天啊,要开后庭了,身下男人一挺,半个龟头进去了,我觉得穿心的疼,大叫了起来:“啊…别。别,慢一点,痛啊…。”

    那个男人也比较怜香惜玉,双手翻过来压着我的腹部,慢慢的顶进我的菊门,我开始觉得不怎么痛了,“可以动了。”

    男人立刻向得到圣旨一般,开始慢慢抽插,肛门里也开始传来一阵阵的快感,但前面的阴道里还是很痒,弟哥似乎也很了解我的痒处,提着他那又黑又长的阳具就过去了,擡起我的腿,对准穴口,插了进来,满满的舒服极了,两个男人同时抽查着我的两个阴道,我开始淫叫了:“啊…好舒服啊,啊…原来两个。两个…阴道一起被插真的…啊…很舒服,你们…今晚都…要这样插我好不好?”

    啊……其他男人也没闲著,有人吃着我的奶,有人摸着我的身体,有人摸我的阴蒂,还有人把阳具伸到我嘴里抽插著,还有两个分别拿我的左右手来摸他们的阳具,还让我替他们打飞机,我也分不请他们谁是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来的,我只知道他们现在都需要我的身体,而我也需要他们那些大阴茎,这就够了,不是吗?……

    我身上三个洞口都被他们堵住了,来回的抽查让我越来越舒服,他们轮流干我,过来不久我的身体开始软了下来,我高潮了好几次,但是我还是想要男人,难道我真这么淫荡吗?弟哥这才悄悄告诉我,刚才他们在我宵夜的时候偷偷给我加了烈性春药,难怪我会这么淫荡。

    不管了,烈性春药只是让我感觉没那么痛苦而已,其实骨子里还是真的想要的,烈性春药是促进剂而已。就这样大家玩到了凌晨三四点钟,我累得睡着了,他们也累了,弟哥把我抱到他床上,他身体比较强壮,经过刚才一轮激战,他的阴茎还是坚挺著,我以为他还想自己再来一次,但他跟我说我累了,让我休息,不过他还是把他的阴茎塞到我的阴道里,说插进去就好,不动就行了,我也不多说什么,插就插吧,我只能抱着他,让他的阴茎在我温暖的阴道里过夜……

    第二天醒来已经十点多钟了,那些男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弟哥的阴茎还插在我的阴道里,硬梆梆的,我收紧小腹,吸了一下,弟哥醒来了,笑着说:“吸我?想要了?”我笑笑,他也不客气,翻过身就压了上来,开始抽插我的阴道,我的淫水又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抱紧弟哥,配合他的抽插,还不时发出声音,这时其他人也醒来了,他们又一个个轮流干我一遍,弟哥出去给我买了条裙子,给我的时候还说:反正你不穿内裤胸罩,我就不买了。临走还摸一把我的阴道:“真是个欠操的人妻。”

    过了半个月,我想弟哥他们工地该进下一次货了吧,于是我就搭车到他们工地去,径直走向弟哥的工棚,奇怪,今天工地上怎么没人?

    到了门外,刚想移开木板,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就找了个小洞瞄进去,跟我那时候的情况一样,草席上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在替十几个男人口交……我想那就先回去吧,明天再过来,刚一擡脚,发现弟哥站在我后面,他笑笑,说:“宝玲,有没有兴趣一起玩啊?”

    说着摸了一把我的胸部,拉着我就进了工棚,里面的人全都停了下来,那个那还也停了下来,看见我,惊讶的样子,她是我们公司新请的业务员,叫李太,年纪跟我差不多,31岁,也是个太太,比我矮一些,但身材很丰满,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了,我们都心照不宣,弟哥他们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剥掉了我身上全部的衣物,把我推向李太:“今天我们要看看女同盛宴。”

    弟哥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些关于女同的DVD,插上电,放录像,说你们要是不会的话就学着里面的去做。于是我跟李太开始互相亲嘴、抚摸。

    李太的乳房很圆,弹性很好,摸了一下,我让李太躺到草席上,我则俯身下去,作69式口交,李太的阴毛不是很多,不像我那般茂盛,人家说毛多的女人性欲很强,我看李太也不差到哪儿去,我慢慢拨开她的阴唇,里面已经好多水,显然刚才帮他们口交的时候她已经春心荡漾,我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她的阴蒂,她抽搐了一下,淫水又更多了,她也投桃报李,很乖巧的帮我舔,可能是经验的问题,我们都感觉不是很舒服,此时录像里的女主角已经开始用双头阳具对插了,我们没有,弟哥拿了个黄瓜丢给我们,黄瓜不是很大,但挺长的,由于刚才也有点兴奋了,正好想找个东西插阴道,我和李太都知道他们现在是不会用他们的阳具干我们的,还是老实点先让他们看表演再说,这样等下他们才会给我们舒服。

    我坐到草席上,握住黄瓜的一端,插进了自己的阴道,另一端对准李太的阴道,慢慢的插进去,扭动着臀部,还让黄瓜上的棱角摩擦阴壁,取得一定的快感,虽然我们极力扭动,但还是不舒服,弟哥他们看了也郁闷,干脆关了录像,把他们分开,我被拉到弟哥他们这一边,于是几个男人开始在我身上游动他们的双手,现在感觉好多了,还是男人好啊。淫水越来越多了,叫声也越来越大声了。

    李太那边,几个男人正在摸她傲人的丰胸,下面的阴道里也插了几根手指头,而她自己也紧紧抓着两支大阳具,浪叫着:“啊…大哥哥们啊,…你们…不要再挖了,我的淫妹妹…都…湿了,你们…还是…啊…快点干我吧…啊…。”

    “这个淫妇比那边那个还淫荡…那今天咱们就操死他们两个。”一个男人粗声粗气的说。

    一边擡起李太的一条腿,半蹲下以后阳具对着李太的湿穴,臀部一擡,进去了,只听得李太“哼”的一下就开始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好舒服啊,大哥,你的阴茎真大啊,好舒服,你尽管抽我吧,李太的阴道需要你的阳具。哦…亲哥哥啊…亲丈夫啊…亲爹爹啊…比我老…老公…厉…害…多了!”

    李太比我还会叫床呢。

    “这人妻一被操就不要脸了,看来你男人操你操得少了。好!我就是你老公,我是你爹爹,我要操烂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婆,操你这个漂亮的女儿…替你老公报仇。”

    “来吧!啊…不要客气,你们都…是我…老…老公…你们…几个不行的话…再叫一些人来…操我的…阴道,操我的…肛门,操我的小嘴…啊…好舒服…”

    哪个男人经得起这样的刺激?抱起李太放到床上,臀部靠在床边,扒开双腿,狠狠地插了进去:“我操…操烂你的烂穴,看你还说不说我们不行?”

    “操吧。你的阳具真能操…还有谁有空?赶紧过来帮我抓一下我的奶子,它扯来扯去的好痛啊,我的手要抓阳具…快点过来…。”

    男人们这时候也不管什么了,有西操还有奶抓,哪能放过?一个男人爬到床上去,往李太嘴里塞进了他的阳具。李太终于说不出话了,但手没闲著,一手握住一条阴茎,不停的套动着,她的乳房再也不晃了,因为上面有好多双手。

    “呜呜…。嗯…嗯…啊啊…”李太的淫水湿了一地,那个男人的袋袋每插一下就敲打一下李太的肛门门,弄得李太花枝乱颤,淫水也越来越多…我这边,弟哥的挖穴功也让我招架不住了,我哀求他们干我,弟哥说:“小说上经常有小母狗这个词,要不你扮小母狗我就操你。”

    我当然答应啊。于是趴在草席上,翘起臀部,等待大阳具的插入。

    可是,弟哥的阴茎刚到洞口就不进去了,我连忙扭动臀部,想尽力靠近他的碌野,可是我越后退,他也退,他笑了笑,说:“想要我操是吧?”“想,很想,你快点操吧。我准备好了。”

    “想吗?想你就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呢,你想要我会给你的嘛,你不想要我不会给你的,虽然你很有诚意的看着我……”

    这家伙,连大话西游的台词都出来了,没办法,谁叫我的淫妹妹痒?

    “来吧,操我吧,求求你了,我的阴道好痒啊”

    “要说来操我个狗西吧。”

    “来操我这只欠操的狗西吧。”

    他才插了进来,一下子充实了很多,另一个男人跪到我跟前,把阴茎插到我嘴里,男人们一个接一个插着我,从这个穴到那个穴,我全身都酥麻了,我只知道我现在太想让男人操了,至于结果是什么样的都无所谓,无非就是累一点,但为了生理需要和生活需要,我都愿意!李太也在享受着几个男人的阳具,很快活。

    一时间,工棚里全弥漫着淫叫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哪个声音是我的,哪个声音是李太的,但我知道我们两个都在享受。

    没人一轮以后弟哥发现我们两还没有满足,但他们这帮人有事不想干了,结果弟哥打了个电话又叫了二十几个人来,把我们两个操得死去活来……

    弟哥说让我跟李太对半分业绩就好了,我也无所谓,那时候就觉得业绩是次要的,享受生活才是真,李太也是一样的想法,于是我们就对半分着业绩,也对半分著性爱,而且我们都有一个约定,人少了不去,起码有十五个以上的强壮男人,因为我们都知道只有那么多人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

    我们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去弟哥他们工地一趟,其他时间要是有机会也会去一些其他工地,每次都是爽得死去活来,我和李太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后来人越来越多,但是我们都过得狠好,因为这是我们的生活,也是我们的工作。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人人草_人人碰_人人操免费视频_ 人人碰免费视频公开_超碰在线-百度 知道 权所。

    广告合作:wangzi8881@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