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妈妈的坎坷
    时间:2017-08-08

    在经过长时间的运作并得到王叔的担保后,妈妈和我来到米国的西部小镇,来直接投靠以前爸爸曾帮过的王叔。

    一下飞机走到机场出口的通道就看到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体重估计有二百多斤,大肚子,秃头,圆脸,三角眼,趴鼻子,小薄嘴唇的一个穿黑西服微笑着并招手的中年男子和妈妈打招呼。我想那应该是王叔了。

    见过礼后,我们坐上王叔的汽车。(据说他以前是我国沿海某海关司长,我爸爸曾经送过不少钱给他,以寻求走私时得到他的庇护,甚至还称兄道弟,关系十分好的样子;在以权谋私贪污大量金钱后逃到米国,并且申请政治避难成功,米国的这个城市还授予他荣誉市民的称号!我想他还是在权利场上经验老道,不管到哪里都吃的开。)经过短暂的行程到了他家。

    我靠!这房子是一幢二层的独立木屋,在马路边。这边全都是独立草坪的木屋,看起来条件不错的样子。进去后一楼是客厅,餐厅,厨房;二楼是卧室。话不多说,大家在电视上都看过外国人的居住环境。我和妈妈给安排在二楼靠左的一间卧室。

    这一晚吃完饭后,妈妈和他聊了起来,并询问在这里我们如何生活的问题。我由于很累先睡了。

    在半夜我醒来找水喝,看一下时间凌晨一点左右,在一楼厨房倒了杯水,然后就听见“咯吱,咯吱”软床响动的声音,是在厨房上面传来的。我轻轻地上楼看到有一间屋的屋门紧闭,我紧贴著门听。

    妈妈低声的哼声不断,间歇听见:“以后我们母子俩个就靠你了……”

    王叔轻声地说:“你们娘俩的事包在我身上。”

    听到这我开始有恨妈妈的感觉,她怎么那么淫荡?再一想我又体谅妈妈的不容易,毕竟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个靠山也都是为了我。

    这时我看到我的裤裆鼓得不像样子,我也是七尺男儿啊!在门外听着他们的淫声浪语后我不自觉地射精了,又过了一会儿我回房睡觉了。

    平淡地过了几天,晚上妈妈等我睡下后有时还是被王叔干。

    再过了一周妈妈告诉我给我联系好了一所学校,明天去那里面试。我答应后隔天王叔和妈妈带我到了这所学校,经过简短的英文对话及相关的询问(我自认表现不错),王叔进去和那个考官说了几句,就回来等信了,转天我就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原来如此顺利是经过王叔的极力担保和他在当地有不错的信誉,而这所是在当地还算不错的私立学院,两年以后拿到的学历和国内的大专相同,我还需通过学校的入学英文及相关科目的考试后才能进入此学院。为此我还要经过一个月的基本培训。王叔替妈妈为我垫付了培训费用,剩下的就要靠我了。

    由于学院离王叔家很近,每天我都是上完下午的课后四点走回家。在这一月里其中有一天由于只有上午培训,我中午就可提前回家。

    走到家后,我在楼下看没有人然后走到厨房看看有什么饭,我走到厨房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由于厨房的门是茶色玻璃可以看到后院,后院三面环墙,地上种了许多花,剩下中间草坪,还有几把晒太阳的休闲椅,和一张圆桌。我看到地上有乳罩,内裤,男人内衣等一直散落到圆桌周围,妈妈侧对我坐在圆桌上,妈妈的头发散落着,全身一丝不挂,一会仰头一会又来回扭动。看到这,我不时地亢奋,心想她真是荡妇,和平时生活中简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这时看到一阵阵亮光,原来是王叔的秃头被阳光照射的反光,他在舔妈妈阴户。这时看到他用手往里捅,越来越快,捅一会儿又掰两边阴唇,一会儿王叔的手就抠出一些水,应该是妈妈的淫水,看起来是玩女人的老手,知道怎样让女人快乐。

    大概五分钟后,他开始让妈妈舔他阴茎。王叔的阴茎瘫软根本不挺,妈妈掐他阴茎根部,然后用嘴舔抚弄。一会儿后差点吓我一跳,因为一般人硬后会越来越长,而王叔的鸡巴和他的人一样往宽处发展,直起来就很肿,有一般人的两个粗。

    硬起来之后他把妈妈两腿分开,对准捅了进去。王叔进去后好像很享受的样子,一会儿闭眼一会儿睁眼,直视妈妈,看到妈妈无辜的表情后搂住妈妈的腰开始一下一下抽动。可能姿势不舒服,他把妈妈抱起,妈妈两腿跨在他的腰上,他抱着妈妈,底下的鸡巴在噗嗤噗嗤地进入神秘地带,可能是妈妈的阴户狭小的缘故,要他使劲才能完全塞进去,要不一部分还要露在外面。

    两人干了一会儿,王叔全身是汗,把妈妈放下,妈妈穿着半高的细跟细带的黑鞋站在那,王叔坐在椅子上挺著鸡巴气喘吁吁地让妈妈骑上。妈妈拨了两下头发,然后直接面对着我看的这面玻璃门两腿跨过王叔的腿蹲下,然后右手从下面握住王叔鸡巴,对准往下一蹲,妈妈坐了一下,完全进入。妈妈抿著嘴,闭着眼睛十分享受。

    我在此时快要流鼻血了,自己的宝贝早已挺立。我脱下裤子,握著自己的鸡巴手淫。再看妈妈干活还真勤快,使劲地做蹲起动作。王叔享受着,不住地两只手伸向前摸著妈妈34D的大奶,妈妈的大奶也随着频率快慢上下抖动,乳头挺得很硬。

    由于妈妈的卖力,王叔五分钟后就使出最后力气不断地迎合妈妈的下蹲,大吼一声射精了。我当时就想王叔看起来是体力不行啊!十分钟就完了,好多姿势没试,看起来他操妈妈太勤了。

    此时妈妈站起来低下头,用手抠里面的精液,精液顺着左腿流下。妈妈好像还没满足的样子,看看王叔说:“你满意吗?”王叔笑笑!

    我此时还挺着呢,看到他们干完马上跑去厕所,直到精液射出,然后我为了不让他们发现偷偷溜了出去,直到四点正常回家。

    妈妈看到我好像没事人一样,此时我想到妈妈淫荡的样子和此时真像个称职的家庭主妇,感到妈妈真是会演戏,更加因为我有人见人骑的妈妈感到真耻辱,而又抑制不住更想看妈妈被人操的感觉。我也知道这种逆反心理真是不好,而且有些可悲,但是看着妈妈被人操又是说不出的痛快,好像就该人见人骑,此时我才能得到发泄!

    在一个月后我顺利考入学院,开始大学生活。我上大一的这班三十多人(要说明我住的是男校),我和一个白人住一屋。由于我一米八五的身高和体形方面并不比外国人差,交流也没有障碍故很快和同屋混熟。

    由于我是新来的,第一周就由校务处发给我一盒避孕套,感觉外国人真是开放,并且用这个好像是礼貌,可我还没结识过当地的女孩,还是留着吧!

    第一周回家不幸的事发生了,在走到王叔家时看到妈妈在门外哭着,从屋里往外拽我们的行李。我马上跑过去问妈妈怎么了?妈妈道出原委。

    原来王叔的妻子从中国来了,看到妈妈就连厮带打,王叔也好像鼠避猫似的不敢管,因为王太太是有名的母老虎,而且王叔在米国当地各方面的关系还都是王太太打通的。

    没办法我帮着妈妈收拾了一下,打车找到了附近的旅馆先住下。我和妈妈说以后咱们怎么办?妈妈说:“我去找工作,你继续好好上你的学不用担心!”我们这个周末郁闷地过去了。

    周一我去学校继续我的学业,到了周末来到旅馆看妈妈,妈妈说工作找到了给附近一家人做佣人,就是帮忙做饭买菜什么的,收入不错。看到妈妈精神好起来我也很欣慰。

    很快一个学期过去了,寒假回家和妈妈一起住,在这期间妈妈天天准时的在16:00∼21:00上下班。

    有一天我闲来无事,在家也呆不下去,看妈妈走了,我也偷偷跟着去了,可这一去没想到给妈妈惹来麻烦。

    妈妈到了一幢二楼木屋,开门然后是换衣服在厨房做饭,我也偷跟进去,看到这家比不上王叔家大但也可以算小康家庭,我看看这看看那。

    此时有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金发白人孩子进屋,我一看他就不是好人样,穿的是肥大的裤子好像HIP POP的装扮,耳环,鼻环什么的戴了一堆,进来就骂街,我看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然后他去厕所尿了尿,喝口水就往厨房走来。

    妈妈和他打了招呼就继续干活,根本不看他。

    他一直倚著门从上到下看着妈妈。妈妈虽穿着围裙但还是难掩姣好的身材,把头盘起罩在白帽子里,充分说明了妈妈的敬业。那男孩突然窜过去抱着妈妈,妈妈奋力挣脱,男孩还说:“再干一次,我给你双倍的钱。”(估计以前和他干,过)妈妈不断地捶打,男孩不断扯她的衣服还让妈妈听话,妈妈流下了痛苦的眼泪。

    此时我也不知哪来的邪火,上去揪那个男孩头发,一直拽到客厅。妈妈似乎有些呆傻,或有些没反应过来。我朝他脸就是一拳,他顿时坐在地上,然后我就过去连打再踢。

    此时这家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又高又大秃顶的白人男子,看到我正在打,他把手里东西一丢,然后过去把我推开,这一下我差点栽倒。然后那个男人问男孩怎么回事?男孩编造瞎话都说我的不是,那男人也不问我就要打我。

    妈妈突然上前说:“这是我儿子,求主人放过他。”我咬著牙攥著拳头,满脸不服。

    妈妈让我给男孩道歉,我辩理还没说几句,妈妈上去就扇了我两个巴掌,我当时眼圈就湿润了,带着委屈和不服。

    此时男人告诉妈妈赶快走人,还骂骂咧咧。妈妈含着泪水拽着我出来了。一路上我们都无话。

    自打那以后妈妈再被人欺负我从来没有管过,我想妈妈也知道我以后做的事情受这件事的影响很大。由于当时我并没有与妈妈良好的沟通故以后妈妈对我做的事情放之任之,要说责任我们都有,不过妈妈对我的关爱最后回想起都是默默地承受(东方人的弱点,不善于表达),要是像西方人的方式表达,妈妈就不会受那么多苦了。

    我自从那时起就与妈妈产生隔阂,妈妈做什么我根本不管,妈妈也很少说我了。

    下学期开学后我的成绩一路下滑并且和一帮坏学生混在一起,打架滋事不断发生。到了学年末,由于是王叔介绍来的,校长不好让我退学于是把妈妈请到学校,谈我的问题。

    那是学年后的一个休息日,学校里就校长,妈妈和我。校长是一个差不多一米九的大个,五十多岁,典型的欧洲人,高大,穿着西服领带坐在他的软椅上,一看确是仪表堂堂。

    校长眼神不住地在妈妈身上飘。妈妈穿着低V贴身白色短袖衫,乳沟凸现,下身穿了一个褐色中长裙。再加上妈妈时常显露的无辜眼神和稍厚的嘴唇,更是性感,是男人看了,怎么不会冲动?尤其是在这个镇亚洲人极少,更是稀有了。

    一会儿校长提出让我先出去,和妈妈私下谈。我心想王八蛋一个,无非看上我妈妈了。

    我在门外用耳朵贴近门,就听见桌椅挪动的声音。

    校长说:“不必谈了,行动证明一切,只要按我规定做你儿子不会劝退而且顺利毕业。”好像妈妈签了个什么东西后,就听到校长解皮带扣的声音,然后是“啊,啊,啊……”妈妈发出的低微的呻吟声,有时还能听到桌椅响声,呻吟声时而缓慢,时而急促。

    大约二十五分钟后,没有声音了,妈妈出来了。我瞟了一下里面,校长闭着眼睛,什么也没穿全是胸毛整个一个猩猩。妈妈把门带上了,我看到妈妈整理得还不错,不过看到裙子的边上还留有精液的痕迹,我也没问。

    妈妈说:“可以了,以后要好好学啊!”我点点头。

    从那以后妈妈每周都要在周末的一天去校长室,我再出现任何违反校规的事校长就压下,其他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很快全校都知道我妈妈和校长的关系,我的几个哥们说:“你妈妈够骚的,是不是人见人操啊?什么时候让兄弟尝尝?我还没干过亚洲人呢!”

    一开始,我听见他们这话我就和他们急,还为此打了几架,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也为妈妈感到羞耻,也更增加了对妈妈的怨恨。为什么要给那个王八操?还操个不停了,难道就那么淫荡!

    到后来我做了件无法挽回的事。我的几个狐朋狗友说:“我们让你尝尝白人妈妈和黑人妈妈的滋味,你让我们尝尝你妈妈的滋味如何?这买卖你最合适,我们三人(我的死党是两个白人,一个黑人)妈妈都让你干个够,而且随便射精,不戴套,事后什么都不用负责,如何?我们曾经都交换过各自的妈妈,并且妈妈们都同意,也许你比较保守,不过这可是体验新事物的机会,并且不枉活此生,你知道我们的妈妈技术多好吗?”

    他们三个一直在呛我,我也是气不过就答应了。其实我想错了,他们三个其实最合适,因为他们三个会群交对我妈,而我只是一个人对他们的妈妈。

    第一个白人朋友在一个周末告诉我:“晚上来,我妈妈会欢迎你。”

    我晚上穿着休闲服饰,20:00到他家,然后他说他妈在楼上,并告诉我明早来接我回家。我上了楼,心情又兴奋又忐忑不安。

    到了楼上只见一白人妇女,挺壮的,身高一米七五左右,金黄头发,欧洲女人的普通长相,穿着三点黑蕾丝,还稍微有些吸引我,不过长相实在普通。我想即来之则安之,不过我明天就找这小子算帐,和他说的多漂亮根本不符。

    我打了个招呼,看她好像迷迷糊糊的样子,就知道被她儿子灌春药了,真狗屎。然后她落进我怀里,我把她抱上床,我看到她还沉浸在意淫的状态,就迫不及待解自己衣服,刚解完她就不停地主动帮我口交,当时感觉,口交的技术真是没治了,有飘飘欲仙的感觉,而且如此温暖,主要是她能全含进去,欧洲人真是能享受性爱啊!

    我觉得一定要值,就用两手按着她头使劲地给我抽插,凡事不能吃亏,感到满意后,把她内裤扒下。我靠!她的两片阴唇真肥厚啊,肯定是千人操万人干的货!我扒开一看都湿的,我说够淫荡,我把五个手指全都捅进去,然后不停地抽插,再看她好像满足的样子,还让快些,并让我干死她。

    我确实受不了了,然后把我那不输给白人的并且往上翘的鸡巴,对准小口一插,感觉湿润温暖度够,但是真的不够紧。我在不停地抽插,她也在不停地叫,我使劲抚摸她每寸肌肤,她乳房还不停地颤,我就不停地摸,生怕吃亏。

    干了一会儿,我躺下,让她坐上去,她迫不及待地蹲下把我的鸡巴放里,我靠!真爽。她的动作速度比我抽插都快,而且每次都一插到底,感觉触碰子宫再回,就这样我也发出爽的叫声。

    她的速度稍慢,我就让她摆老汉推车,她的两只手按着床,两条腿跪着,等我的侵犯,我在后面进去后不停地干,可是感到真是松松垮垮,进出没有爽的感觉,于是我来了生平第一次在A片中看的肏屁眼儿,啐了两口口水起润滑作用,然后试着向里送。

    一开始我有些痛,她可能也是,不过润滑开了,再插我就大胆往里送。别说真紧,舒服。就这样几尽疯狂的抽插在她咦啊的叫声中我射了第一次的精液,是在屁眼里完成的。她似乎也满意,然后我又来了一次,射在阴道中的,这次没什么感觉,因为他妈已经睡着了,只是我在使劲,没有配合。

    我也睡了,早上朋友他妈还没有醒,他就叫我走了。这次的不满我和他说了后,他说以后再补给你个美女!

    我的第二个白人朋友的母亲也是灌了春药,不过他母亲只能说比较瘦,操起来比较紧,是舒适型的,配合还可以,也是一宿两次,时间比第一个长些。

    黑人的妈妈,我不愿多说,因为个人比较不喜欢黑人女人的长相,我只是在关了灯的情况下干的,这次是他妈妈不满足,弄得我半夜就逃跑了。

    他们开始逼我交我妈了。我现在也不和我妈沟通实在不好办,于是我和三个哥们想了个办法,就是在周末妈妈和校长幽会时,将过程全部记录,并以此来威胁。

    “当然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们了,我只是将过程记录,并且妈妈是自愿和你们干,你们可是占大便宜了,我妈的身材,长相各方面比你们的妈妈强百倍!”

    在周末妈妈走时,我让他们在校长室准备好隐藏摄像机,然后就等待到晚上妈妈回来,我和他们将摄像机取回,并在黑人同学家观看。

    我们四个坐在沙发上确实很激动,真想看看平常道貌岸然的校长在私下的龌龊。我激动地是想看妈妈被外国人如何操。

    倒了几下后画面出来,全部是对准校长办公桌的,我想摄像机应该是放在高处的,校长穿着西服很规矩,不过校长底下只穿白色短裤坐在办公桌。看着他的脸好像很焦急,还哆嗦著腿。一会儿妈妈进来了,坐在客人椅上,妈妈穿的是黑色的吊带短裙,一体的,肉色带亮光的丝袜,黑带半高跟的皮凉鞋。由于只能照到妈妈的后面故表情看不到。

    只见校长站起来把身后的薄纱窗帘挂上,然后妈妈站起,转到校长前开始抚摸校长的裤裆,说了几句。妈妈蹲下把校长鸡巴拿出开始舔吸。此时我们四个人已经把裤子全脱,鸡巴一直挺立,手握鸡巴,而且他们三个还说看你妈多骚,什么颜色的鸡巴都会受不了啊!我无语又继续看。

    吸得差不多,校长把妈妈放在办公桌上开始撕扯妈妈的内裤,我再仔细看原来是连裤袜。他扯开放在了抽屉里,真变态。然后开始舔妈妈的逼穴,我只看到妈妈是劈著腿任由他来弄,然后就是校长站起抽插了,他把妈妈的腿使劲地分开到最大限度,把连衣裙向上提,把吊带扒开,然后把妈妈的发夹揭开,拽著披散的头发,把舌头探出就直接对准妈妈的嘴,妈妈在他使劲地拽头发下张开嘴。

    他开始和妈妈舌交,并且同时底下的阳物也对准妈妈的嫩穴抽插,只见妈妈两条玉腿不断地抖动,头也随着校长来回动,两只手使劲地摁在桌子上,就这种姿势维持了五分多钟,然后又骑在校长身上操了几分钟,然后让妈妈两手扶著桌子,校长抬起妈妈一条腿跨在肩上,侧式抽插,一会儿又把腿放下,从后面捅,校长还拍打妈妈的屁股让妈妈夹紧。

    不久校长就射精了,射的满意后,校长马上穿好裤子好像有事似的拿起公文包就走了。我要说的是妈妈和校长都没有脱上面衣服,故速度很快。妈妈拿出包里的卫生纸在慢慢地擦著,不久也走出镜头,到此结束。

    我先射精,然后他们三个人射出。要说的是我的黑人朋友,坚持的时间差不多三十多分钟而且射精也要比我们力度大,我此时想妈妈真的要遭殃了!

    我问他们想如何对我妈,何时干?他们说下周末到时你在隐蔽处观看我们怎么对你妈,保证让你妈飘飘欲仙。整个一周我无心上课,满脑子想他们如何干我妈!

    到了周末,他们通知我到黑人同学家的地下室,我先到了,他们安排我在书架后的阴暗处,说让我看好戏,并让我遵守约定不准出面。他们三个则坐在书架前一个大床上商量如何干!

    一会儿听到门铃声,妈妈穿着黑色网眼的袜子和一双黑细高跟鞋,白色制服裙,上身是一件紧身白衬衣,头发没有扎,披肩,打了淡妆,又是那种无辜的眼神,红色的嘴唇凸显性感。

    到了里面,妈妈和他们商量著,一会儿把带子放在了床头柜上,妈妈和他们说:“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他们三个很麻利地脱光所有的衣服,围着妈妈,此时我只有激动,想看这出戏。

    一个朋友拉开妈妈制服裙的侧面拉链,另一个扒下,妈妈把腿迈出,此时妈妈简直和圣女一样,黑色性感的网袜加黑色蕾丝内裤上面被黑人解开后,只剩黑色蕾丝边乳罩,后来知道这些内衣裤是他们事先给妈妈买的。

    三个人摸了个遍,然后争相和妈妈舌交,还不断隔着内裤搓妈妈阴部,妈妈只是配合。

    一个先将内裤扒下,两个白人先用两个手指捅,一会儿黑人亲完妈妈乳房也捅;白人开始舔上边,他们好像分工有序,妈妈34D的大奶的乳头一会儿就硬得不可收拾,底下的淫水也开始不断地流,可他们还在不断加速度地捅。

    在三个人长时间的合攻下妈妈的第一次高潮出现,此时妈妈站不住了躺在床上,并且极其淫荡地要他们快干。我不敢相信妈妈平时的家庭主妇形象,此时却只像是个浪妇。

    妈妈开始替白人口交,另一个白人开始对准妈妈的骚穴抽插,由于白人的鸡巴在做事时的长度比亚洲人长而且粗,妈妈的底下好像容不了,白人朋友只好扒开嫩红的阴唇,妈妈用左手也帮忙摁著阴蒂,妈妈的右手在握著黑人的鸡巴不住地揉搓,三个朋友有说有笑的点评我妈,哪里没做到位,还摆好了让我最得看,冲着我挑大指。

    三个人不断地轮换著,妈妈不停地工作。黑人说:“不行了,咱们要让她爽够!”我不太明白,黑人开始用一个手指捅妈妈的屁眼。

    妈妈眼睛看着下面说:“不行。”

    黑人说:“我有经验,保证不痛。”妈妈还想说什么,一个白人拽著妈妈的头发,把鸡巴放在了嘴里,狠劲地抽插,毫无怜悯。

    黑人一个,两个,三个手指逐步地放,一会儿看手指的口水润滑够了告诉插逼的白人:“你躺下面。”

    白人在下面,把妈妈移到他身上躺着,白人的鸡巴对准屁眼开始轻轻进入,黑人跨过白人的腿把妈妈的两条腿,一手一条地劈开,黑人隔着网眼丝袜攥著妈妈的腿,鞋跟冲上,黑人的鸡巴第一次接触妈妈的阴唇及外部四周,再对准一下杵进阴道,黑人的鸡巴是最长,黑人也不迟疑,一下杵进子宫,让妈妈将鸡巴全含入。妈妈叫了一声:“求你轻点,我不行了。”

    黑人拔出然后开始用半个鸡巴来快速抽插。此时在底下的白人也有所进展,进去一半,两腿一动加快速度,在妈妈下边两洞开始了你追我赶,另一个白人还让妈妈不断地含着,此时我听到的更多是他们三个人的哼啊,叫好声。妈妈由于含着白人鸡巴只是比较嘎的发出鼻音。

    黑人的速度加快,两个黑手不断抚摸妈妈的乳房,妈妈的两只手只能支撑在底下白人的两边。

    一会儿换位,两个白人在底下两洞,黑人的长鸡巴让妈妈品尝,就这样的轮换中黑人在妈妈的骚穴射精,而且不拿出来;白人在屁眼射精,另一个在口交后射在妈妈的脸上。

    三人已是满头大汗,妈妈的肌肤也是由于汗水显得格外的光亮。妈妈瘫软在床上,精液不断地从底下两洞往外流,黑人扒开冲我这头还不断往妈妈身上抹精液。

    我早已射精多时,看到此时妈妈的瘫软内疚感冲上心头,我在黑暗中悄悄冲出地下室回家了。妈妈直到转天天还未亮的五点多才回家,此时我看到妈妈的丝袜到处都是白皮,而且有的地方早已裂丝,头发也有沾在一块的地方,由于在黎明前未看清妈妈的面部,妈妈只是喝口水就一瘸一拐地洗澡去了,我就知道妈妈肯定被那班畜生操得够呛,妈妈在这天整整睡了一天。

    我在转天上学去了,和他们谈了一下,原来他们私下把经过录下给我一个复制,我看见妈妈这天经过了他们四五次的轮奸,各种姿势都试过,而且最后他们不行时还用一些性器具塞满妈妈的阴道,不断震动以至使我妈虚脱!在地下室十个小时之多后,妈妈也如愿以偿地拿到曾威胁她名誉的录像带,可妈妈不知以后只能让其他人拿她当性欲工具,并且把柄颇多。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人人草_人人碰_人人操免费视频_ 人人碰免费视频公开_超碰在线-百度 知道 权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