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大奶表妹
    时间:2017-08-08

    “靠!今天走桃花运了我,不会是仙人跳吧。”刚开门,突然被抱个满怀,让我傻眼了,“怎么她好像在哭,不会认错人了吧”。

    “嗯……小姐,妳哪位啊?是不是认错人了。”

    ‘韦诚哥,我晓玟啦。’

    “嘿嘿!真的耶,难怪看起来怪眼熟的,几年不见有女H味了哦,先进来坐。”看她眼渗渗的,逗她开心一下。

    ‘有女人味?那你现在要娶我吗?’小时候的玩笑话她还记得,看样子还是个小女孩,但……真的很有女人味,特别是胸前。

    “(我在想什么啊)好啊,如果你还愿意嫁给快三十岁的老头。”

    “妳怎么跑来的?怎么知道我们住哪?”刚说完手机就响了。

    ‘韦诚哦!晓玟偷跑上来台北了,我有跟她说地址,她等等会到,妈叫我们照顾她,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大哥现在才打会不会太晚。

    “呃……她在我旁边了。”对我哥我就像对老爸一样,不太敢说些屁话。

    ‘那就好,那你先照顾她了,我下班就回来,先让他到弟弟的房间休息吧。’哦……外甥的房间啊,还好不然今晚我就得和尿尿小童睡了。

    “这边我来处理,你忙吧。”挂上电话,我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逃家啊!课不上一个人偷跑到这地方来。遇到危险怎么办?”看着她,我却一点哥哥的威严都摆不出来。

    ‘现在是暑假,而且我是上来拜访亲友,不是逃家,哪有什么危险,就算有也有你和韦柏哥顶着。’

    “哟!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妳说的算,等大哥回来再拷问妳。”听到大哥的名号,她也怕怕的,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怎么上来台北也没讲一声,姨丈他们知道吗?高雄上来台北又不是很近,想来找我们要说啊?一声不响的妳知不知道吓到了多少人!’大哥不亏是大哥,一开门就霹雳啪啦的念了一堆,似乎都不用换气,当老板的就是不一样,有空真该学学,不像我说一句被回到哑口无言。

    “人家只是想找妳们就上来了,哪里想那么多。”她低低咕咕的,就只敢给我听,我喵了她一眼才停下来。

    ‘听妈说妳是为考了北部大学和姨丈吵了一架就出来了,是不是?弟弟没叫晓玟阿姨,老婆这是我常提到的小表妹。’越来越佩服大哥,一次和这么多人说话。

    “是他说话太难听的,到北部大学有什么不好,什么都可以靠你们,不像在家里。”打完招呼他们又对干了起来。

    ‘好啦!好啦!先吃饭再说吧。人都上来了,慢慢解决就好。’吵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美女大嫂的缓颊下结束了,还是女人厉害,我只坐着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温柔乡英雄冢应该用在这没错吧。

    ‘弟弟,你今晚和晓玟阿姨睡好不好啊?’

    “好啊,阿姨好漂亮哦,我要和阿姨睡。”小色鬼,看漂亮就想睡有其父必有其子。

    “不要,我要和韦诚哥睡”,看着一桌傻掉的大人,“反正从小我就和他睡一起了,习惯了不想改。”还说的真理直气壮。

    ‘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性,你和弟弟睡。’

    “不管,我习惯了,不给我就出去睡。”

    ‘女孩子家大概不喜欢和小朋友睡,弟弟又会尿床,就让她睡韦诚那吧。’大嫂看又要吵了,再度发挥她的作用。

    “我无所谓,随便。”

    ‘好,那韦诚和弟弟睡,晓玟就睡韦诚房间。’

    “啊!牺牲我啊,我不要和尿尿小童睡,干脆你们和他睡就好。”大哥夫姨俩瞪了我一眼。

    “我也不要,我要和韦诚哥睡,好久没见他了,就让我委曲这一次没关系。”什么态度,我的房间耶。

    看情形又要吵起来了,我转头向房间走去,打算远离战场。“你们决定再跟我说。”

    ‘韦柏,就就晓玟和韦诚一起睡吧,很久没见了,又是兄妹不会怎么样的。’

    ‘我就……,算了妳高兴就好。’大哥叹了口气就看电视去了,到此战争结束。

    ‘你在干什么?’一开门看到我就往我身上扑。

    “(哦!真的好大。)晓玟,都几岁了还这样,庄重点妳是女孩子耶。”

    ‘你是哥哥耶,让我抱一下会死哦,再说我胸部这么大,算你赚到啦。’

    “(晕倒)讨论结果怎样啦?”

    ‘你希望我睡你这吗?’

    “啊?当然不希望啊,大哥不会同意你睡这吧,不要啊,我不要和尿尿小童睡。”

    ‘哦,这么不欢迎我哦,大哥说我可以和你睡一起。’她抱得更紧了,我快不能呼吸了。

    “放开放开,不欢迎就想勒死我是吧。”其实是我快受不了了,感觉裤子有涨起来了。

    “先去洗澡,等等要睡了,我明天要上班。”

    ‘好啊,你帮我洗。’

    “这诱惑太大了,三八什么,快去洗啦。”

    听着水声,脑里不断想那大奶和近于模特儿的身材,再想像那搓洗的画面,禽兽!她是你妹耶,突然被自已的想法吓傻了,就算是再饥渴也不用对自已的妹妹下手吧,虽然我常想到嫂子的样子,真是罪大恶极,想着想着,‘哥!’吓了我一跳,‘别再想像我洗澡了,我行李在客厅帮我拿一下。’连我想什么都知道。

    “喂!我正人君子咧。”我不否认,但也不承认,就向客厅走去。

    “喂!你干麻?”一进门就看到正在擦发的浴后裸女图,一头长发配上精致的五官,小巧的脸蛋,标致的身材,完美的比例,看我进来还没有闪避的意思,还笑了一下,我有点火了,玩笑不是这样开的。

    ‘出来穿衣服啊,里面湿湿的怎么穿。’

    “都妳的道理,还不摭一下,快点穿起来。”行李扔过去后,我再也不好意思看下去,怕我真的兽性大发。

    ‘好嘛,对不起啦,我下次会注意啦,又不是没看过,以前还一起洗澡的,看的也看了,摸也摸过了,还说要娶我。’听出我不高兴了,她还是滴咕的唸著。

    “什么观念啊,真不知道妳在想什么,小时的玩笑话妳也用到现在。”气到转身的一瞬间,“妳是……”看见左脚刚进内裤,右脚还在抬在半空中,双腿间的隙缝还约略看到,带着肉色的粉红,不怎么修饰的耻毛,使我脑袋一片空白‘别偷看转过去。’骂人的同时我看她还张大了右脚,但我不好思意在看下去。

    ‘好了啦,色狼!我还以为你多正经咧,还是是转过来偷看。’

    “我……”我哑口无言了。“你先睡我洗好澡就要睡了。”

    趁著洗澡时,想像著刚才的画面,带着些许的罪恶感,我开始套弄我的肉棒,想像摸着她巨大的双乳,身体随着快感摇摆嗯啍出声;看她躺在床上,让我亲遍她全身,轻咬已动情竖起的淡红色乳头。

    ‘嗯啍……啍……’搓著34D的奶子,当手轻触下身的隙缝见她哆嗦了一下,随着手指的频率呼吸和呻吟逐渐快速,声音也大了;当手指进入已沾满蜜液的甬道,那收缩的感觉多么明显,嗅了一下还真有少女的清香,温热的舌头灵活得在蜜道上窜动。

    ‘呜……呜……’同晓玟在含着我的肉棒,吸著马眼时那畅快的感觉;就在她沉浸在快感之中,肉棒在蜜道口待命进入,俩人不断的亲吻,马眼可以清楚感觉到入口的收缩及阴核立起,期待着肉棒的充实。

    ‘哥……我要……快给我……嗯嗯……啍……不……要玩了,快进来……,人……人家受不了了……’,龟头才刚进入,晓玟双脚已迫不及待的将我勾住,在推挤下肉棒一没到底,‘啍……啍……好涨……好……好棒……嗯嗯……嗯’,不断的抽插下,晓玟的声音越来越大。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快点……再来……嗯……啍……好满……’。

    ‘不行了……啊……啊……来了……我……我要飞了……啊啊啊’随着高涨的声音,晓玟高潮了,而我还在努力,‘还……还来……嗯……嗯……嗯’,抓着她的大奶边插边吸,肉棒渐渐变大,快到了,‘嗯……嗯……嗯……快来……快……快……啍……啍……哇……’射了,将好久以来的积储解放了出来,好久没这么动情了。

    ‘怎么洗这么久?人家都快睡着了。’随着刚发泄完,看她躺在床上撩人的模样又将欲火燃起,为了挡住逐渐搭起帐棚的内裤,匆匆的上床。

    “快睡,不然明天起不了床。”刚说完一个温暖的肉体就靠了过来,将我左手夹在大奶间,手指轻微的碰到了内裤的下缘。“妳干麻?”我欲火又上来了。

    ‘吼,借人家一只手嘛,有东西抱着睡比较好睡。’这举动令我动都不敢动,想像就很过份了,再乱动碰到就罪不可赦了。

    “好好好,借妳,借妳,妳快睡。”她就这样入眠,而我是撤夜难眠,更过份的是,半夜时整个人几乎睡在了我半个身上,推也推不开,左手在阴户前清楚感觉到温热感,还似乎有一小点突出,而她的左脚横跨过我,不时磨蹭的小腿就放在使我撤夜难眠,现在气势汹汹的肉棒上。

    就这样熬到了天亮,本来想到公司补个小眠,在上班前被大哥补了一箭,‘韦诚,你就带晓玟逛逛,熟悉一下附近的环境,昨天和姨丈说过了,她就在这读书,托我们照顾她,到时你把仓库那间房整出来,那间比较小给弟弟睡,你去睡弟弟房间。’看着出门的大哥,就这样我又被卖了,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大坏蛋,你就乖乖认命吧,来得太急什么都没带,刚好带我出去shopping。’看着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

    “我何时又变大坏蛋了,想逛街?下辈子吧,让再睡一下先。”

    ‘还说你不坏,你早上起来时……’看着她脸上泛起的红蕴,真是可爱极了,‘那里……硬硬的顶着我的脚’她越说越小声‘连对我都有感觉……’。

    “那是正常的好不好,我是正常的男人耶,早上不勃起你叫我以后怎么幸福。”难道她不知道我一整晚都这样吗?这也是很不舒服的,一点也不体谅我的辛苦,“你不想看就去睡其他地方,别吵我要睡了。”

    一个人在床上立刻就睡着了,也许是整晚的刺激,在梦中的我依然平静不了,直到晚上才醒过来,“耶……糟小偷了哦?我没睡这么死吧,被搬家了都不知道,几点了?”看着突然干净的房间,一连串的问题在脑中出现。咦!左手在好像按在什么上,抓了几下我棉被好像不是这感觉,刚转头我吓傻了,撑住要下床的手正好按在晓玟左胸上,而她正张大了眼看着我。

    ‘大坏蛋。’她红著脸,只小声的唸了一声,俩人就僵在那,直到大嫂敲门叫吃饭我才突然惊醒,快速下床整了整。

    “晚上啦,妳中午怎么没叫我起床。”仔细看了一下房间,“妳不会整天都在整理房间吧。”看她还一直盯着我,连我转了二个话题都不出声,“吃饭了,快下床吧。”在尴尬下我匆忙的跑出门,出门前小小声说了句对不起,就闪了。

    吃完饭后大哥夫妇找晓玟聊聊,想到餐桌上她的眼神,让我急忙的躲回房间,上天保祐等等她别回来了。

    ‘大坏蛋你刚刚起床在干麻!’又是两颗大奶及肩,蒙住了我的双眼,在我耳边轻吐著热气。

    “别玩了,我还在写报告。”不敢正对她,我轻轻的躲著,在闪避时明显感觉到她胸前的二点,她没穿内衣!!“那是不小心的,我忘了妳在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我不习惯,是误会误会!”

    ‘那你……为什么又抓了几下?’听她带着暧昧的轻挑语气,像在看我笑话一般。

    “别想那么多,你是妹妹我不会做什么的,去看电视去我要忙。”

    ‘谁说妹妹就不能怎么样?何况我还是表妹,没有血缘的表妹。’

    “不要这样说,我们家都把妳当自已亲人看,别胡思乱想的,不看电视就洗澡去睡了,今晚我赶报告。”心虚下只能快点赶走她。

    ‘你都睡不着了,我怎么睡得着,我可是和你睡了一个下午,谁叫你中午叫都叫不醒,我饿了就睡啦,今晚我陪你吧。’

    在她的软磨硬泡下,报告还是没赶完,又和昨晚一样,她睡她的,而我才睡醒没多久,有的只是比昨天更清晰的感官刺激,为了她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陪她,渐渐习惯她神经大条对我没有防备的刺激,不再失眠有时还会抱着她入眠,似乎少了她反倒是不习惯了,而这也是恶梦或许也是美梦的开始,因为一个星期前我开始天天梦遗,而她对我也越来越超出兄妹的情谊,连我都感觉不太对劲。

    ‘哥!还在忙哦!’声音才刚到,被搂住同时背上也感觉到了一对不小的肉球。

    “不是跟妳说过多少次了,都几岁了,还没个女孩子应有的样子。”虽然习惯了,但还是忍不住唸了一下。

    “叩……叩叩。”

    ‘韦诚!你出来一下。’大嫂的声音?‘我有事和你谈谈。’刚开门她小声的说著,今天没上班的她怎么突然找我,不会趁大哥出差又难耐了吧……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晓玟电脑妳玩吧!我看大嫂可能叫我个帮忙。”

    “怎么了大嫂!”到了客听坐下来,伸了个懒腰见大嫂有心事的样子,“(看样子我想的没错,今天有得玩了)”。

    ‘你大哥不在,私底下你叫我名字吧。’点了点头当回应她,‘最近……我看妳和晓玟常在一起?’

    “对啊,被缠着了,我也头痛啊。”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指你们俩个,会不会太亲暱了点,有点超过了。’看着她不悦的说,又不断的注意着我的房间。

    “怎么了?你吃醋啦?”有一阵子没和她私下在一起,趁这时逗逗她。

    ‘我认真的在跟你说,你正经点,你感觉不出来晓玟看对你的态度已不是兄妹之情了?’看她一脸认真,我也不好意思再逗下去,‘你们兄弟就是神经大条,什么事久了就习惯了,一点也不再乎那细微的变化。’

    “(我们兄弟?是全男人吧)或许吧,那又怎么样?我当她是妹妹耶。”

    ‘妹妹,你……’她脸红著细说著,‘连我都碰了,还有谁不敢碰的。’看着大我二岁的她还有小女孩的模样,不禁令我有想抱住她的冲动。

    ‘你自已对她也有变化,只是你没有注意而已,反正你自已把持点。’说完她就回房了,因为晓玟在的关系,我就没跟着进去。

    回到房间从背面看着晓玟,(我真的对她有感觉了吗?)我就靠在房门上发呆的思考。

    ‘回来啦!什么事吗?’

    “没有,帮大嫂搬点东西而已,快去睡吧,有点晚了。”

    ‘嗯’她最近都乖乖得这么早睡,让我很吃惊。

    在电脑前思索著公司建案的事,却不时在脑海里出现大嫂的话和晓玟最近的动作,在事业、道德和感情在脑中交战,在想不出办法来之下,还是在床上睡一觉,一切就让它自然吧。

    今天晚上睡得很不安稳,所有的事一股脑的在梦中出现,就在半梦半醒之间,在一旁睡得正熟的晓玟突然悄稍离开我爬了起来,我并没有怎么注意,想她可能尿急了吧,当作是做梦就又睡了,她轻轻的推了我二下,见我没反应便将棉被褪了下来,手悄稍的摸到了我还挺立著的肉棒上轻轻的搓揉,我在意识迷濛下以为还是做梦就任凭她的动作,反正这几天春梦和梦遗对我来说很正常,见我还是没反应,手窜进了我内裤之中开始套弄著。

    “嗯!”我轻吟了一声,她没有停下来转而将我四角裤上的扣子解开,肉棒瞬间弹了出来,她轻拂了一下头发,低头就往肉棒含去。

    ‘滋……滋……滋……滋……嘶……’她很有技巧的含弄著,我感觉不太对了,这不像做梦的感觉,立刻张开了眼抬起头来。

    “(我不会还在梦里吧?)晓玟妳干什么!”她大概被吓到,犹豫了一下,她加快了速度连手也用上了,感觉被手和嘴套弄及睾丸被搓揉的快感,我真有点舍不得停下来,但意识上不许我们继续下去,“停下来,别这样。”我迅速的脱离开来,双手抓着她的肩摇了摇,“妳知道妳在干麻吗?”似乎抓得太大力了,她眼泪就这样流个不停,也不说一句话,还是我发现她脸上吃痛的反应才放开手来,看着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轻抚她的长发,“为什么要这样?发生了什么事?”

    她忽然推开了我,‘哥,我爱你。’抱着我的头又吻了上来,我愣住了,最担心的事发生了,算了,就这样吧,我也不管了,就这样和她吻下去,当俩人互相交换着体液,舌尖不断在对方嘴里搜寻着,我手自然在她大奶上抚著,好一阵子我们才分开来。

    “晓玟,我也爱妳的,但这样是不行的。”我将她转身搂在怀里,手依然享受着她大奶的触感。

    ‘我……我不能克制自已,我一直都爱着你,我不管怎么样都要和你在一起,就算偷偷摸摸的我也无所谓。’她放任我左手挑逗,激动的抓着我右手。

    “所以,妳就用这方法?难道不怕我发现会生气?”

    ‘嗯……啍……’她轻吟了一下,‘怕啊!但我知道你最疼我了,而且这我计画过,所以不会怎么样的。’

    “计画?这还要计画?”看她红著脸得意的样子,我和她又吻上了。

    ‘如果一开始你一定会骂我,所以我就要让你习惯,每天抱你,让你看我穿衣服,久了你就习惯了;晚上睡觉你以为我睡得很好吗?

    我要挑逗你,还要让你习以为常,花了一个星期你才肯好好的睡。’

    “然后咧?”

    ‘啊……啊……’我的右手开始向下移动,隔着她淡绿色的内裤爱抚,‘讨厌啦!轻一点,嗯……等你一切都习惯了,知道你上班累回来会睡很熟,我就开始每天晚上,帮你……’

    “帮什么啊?说清楚啊?”

    ‘啊……啊……嗯……啊……啊……’见她不说下去,我加动了搓揉的力道,她的蜜液已透过内裤沾溼了我的手指,‘帮你打手枪,嗯……嗯……然后前几天我好奇下就,啊……嗯……嗯……学你电脑里的影片去含,‘啊……啊……嗯……本来要再过一阵子给你的……啍……啍……嗯……结果你却发现了。’

    “难怪,我这几天天天做春梦,原来是妳这心机鬼搞的,看我怎么惩罚妳。”我转个身将她压在床上,看她的笑容是真心的,将错就错吧,低头吻她的额头,轻轻啮耳朵她啍了出来,细嫩的脖子,将碍眼的睡衣脱下,大奶在眼前还真不是一般大,从周围亲起,舌头不时尝她身上的香味,看她淡红色的乳晕让我忍不住咬了一下。

    ‘啊啊……’她的身体忍不住的扭动,脚无力的踢著,怕吵到大嫂她还用棉被盖了一下声音,,尝遍两座大奶,顺着乳沟舌尖一路下滑。

    ‘嗯……嗯……嗯……’她扭的更厉害了,双手紧抓着枕头不放,双脚交叉摆动,不知道是会痒还是忍不住了,到了最后关头,见她内裤上的水渍印出的轮廓,鼻子凑过去闻还有沐浴乳的香味,舌尖向明显的阴户窜去,指尖也轻轻的扣弄著,每触碰一下立起的阴核她就抽动一下。

    ‘啊……啊……啊……’前戏才快中段看她已迷失在肉体的欢愉上,把她的双脚抬起将最后一片阻挡褪去,高抬的脚使她最隐密的花园能一览无遗,先前的蜜液早将耻毛沾湿,看着紧张羞涩的她,我大嘴一张把整个阴户含住,舌头四处乱窜,钻著蜜道与入口上的阴核。

    ‘啊……啊……啊……啊……嗯啍……啍……啍……’随着我的节奏摆动,当手指加入,‘啊啊……啊……啊啊……啊……’身体的扭动开始缓了下来,转为丝丝的抽畜,知道她快面迎高潮,这辈子没见过高潮,我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啊……啊……啊……啊……啊……’瞬间一股热流喷在舌尖与手指上,她抽畜了好一下子才软了下来。

    前戏完成,想想影片上的情节夸张是夸张,但也不是全唬烂的,看她累成这样还真有点不忍心继续下去,但精虫冲脑下我还是脱光了衣服转身准备,看着我拿出盒保险套,她抢了过去,‘不要……我……我第一次……不想用……’。

    “啊!第一次?(糟了,我竟然没注意到,我将为她开苞)那如果怀孕怎么办?”

    ‘不会啦,我算过了,这几天是安全期啦?’看她俏皮的说。

    “载上安全点啦!”还真有不安心的感觉。

    ‘吼!我都不怕你大男人怕什么?’话还没说完,她将我推倒开始玩起肉棒来,‘滋……滋……滋……滋……’声音和动作随有节奏的配合著,看着她专心吸含着,不时挑逗的眼神,差点让我把持不住,‘嘶……嘶……滋……嘶……’看我忍功一流下,她改用大奶攻势,34D的乳房将肉棒夹住,舌尖在马眼上挑弄著,受不了这波的攻势,没多久就一泄千里,脸上和乳沟全沾满我发泄后的精液,她舌尖还故意舔了下唇边的精液,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接连将身上能尝的全送入口,意犹未尽的她,还扑到身上再度朝肉棒舔去。在她为我清理结束,肉棒又再现雄威。

    “这次一定把妳喂饱。”龟头在蜜道口缓缓抽送,看她脸上充满期待,应该是准备好了,“你忍忍哦……”在进入前还是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我开始猛攻刚才探到的敏感处。

    ‘嗯……嗯……嗯……啍……啍……’这一手使得她立刻就娇喘连连,‘啊……’在咬她耳根同时,龟头穿过了层阻碍,她的紧抓我的手臂,咬牙皱着眉头连痛都没喊出来。

    “忍一下,我不动就不会痛了。”点了点头,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吻过她继续向敏感点寻觅,肉棒可以感觉蜜道抽动的频率,当抽动停下后就能开始。

    ‘嗯……嗯……嗯……嗯……’在她注意力再度被分散后,我缓缓的退出,再缓缓的送入,‘我好点了,不过慢一点。’

    “第一次刚开始会不舒服,等等妳就会舒服的拼命要了。”俩个人会心笑了一下,紧拥在一起,只有下身不停抽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九浅一深、三深一浅,看小说书上都有说到,不管几次深浅,我全试了一次,最后还是喜欢按自已的来,看着上下晃动的双乳让边抽插边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逐渐加速的频率让她再次进入肉欲之中,摆脱成为女人的痛楚,开始享受身为女人的快感,‘啊……再来……再来……啊……啊……啊……啊……’,‘哦哦……啊啊……韦诚哥我爱你……啊啊……快快……’,从词组变成单字,当蜜道中开始抽动,她即将再度高潮,我也不打算忍耐了,‘快……快……有……有……有感……觉了……啊……啊……啊……’在热流喷上龟头,我再度加快速度。

    ‘啊……我会……会死掉……啊……啊……’她身子抽动的更厉害了,就在我发射要抽出的瞬间,晓玟竟将双脚夹起,她同时也来了第三次高潮,安全期我也不太在意,我们就这样相拥到了早上。

    二个月后……

    ‘老公!我一个多月没来了。’现在私低下她都这样叫,就在和她刚做爱完,晓玟贴在我胸口说著。

    “没来?什么没来?”一时间我突然会意不过来。

    ‘就MC啊,一个月多没来了。’

    “啊!不会吧,这样准,等等去便利商站买东西回来验验好了。”我真的吓到了,真的有我要怎么交待。

    ‘一条’、“二条,快看看说明书二条是阴性还阳性!”

    “啊!啊!阳性!这下事情大条了,都是妳每次都不让我带套,怎么办?真的快变老公了。”冷汗流满了我的背。

    ‘这要问你啊?’看着她狡猾的笑容,我似乎有被设计的感觉。

    ‘我知道你疼晓玟,不错啊!疼到床上去啦,我看你怎么跟妈还有姨丈交待,晓玟就算了,你都几岁了还这么不懂事……(以下万余字省略),你现在怎么办?’在硬著头皮找大哥“

    谈谈”时还是免不了一阵骂,为得只是请他出头舒通一下老人们。

    “就生吧,幸好晓玟没有血缘。”

    ‘#@$%&……’又在一顿痛骂后隔二个月我们就结婚了,后来终于知道每次晓玟说的安全期跟本是危险期,还死夹着不放就是为了怀孕。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大香蕉网-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大香蕉网站-百度 知道 权所。

    广告合作:wangzi8881@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