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哥哥的猫耳女仆
    时间:2017-08-08

    “我希望…能有个猫耳女仆陪我过生日。”我说,并且将蛋糕上的蜡烛吹熄。

    “哥,你许这是什么愿望嘛!”妹妹瞪大眼睛看着我,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既然是生日,许个特别一点的愿望应该不过分吧?”我笑着说。

    “唔…可是…”

    妹妹她皱起眉头,有些稚气未脱的圆润脸孔露出了苦恼的表情,丰而不厚的粉唇轻轻嘟起,鲜嫩的双颊无来由地泛著红,薄如棉纸的白皙肌肤透著红润的健康血色,让人想在她颊上咬一口,或是和那粉唇相触,水果气味般的少女香将扑进鼻中,接着吸吮她细滑灵动的舌头,再将自己的舌头放进她嘴里,舔舐她口腔之中的每个角落…

    “哥,冰淇淋要融化了啦!”

    妹用她柔而不嗲的声音将我唤醒,妹她是父亲续絃所带来的拖油瓶,起先还只是个留着鼻涕的黄毛丫头,不过两年光景,现在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还好妹算是个保守的女孩,不然我实在难以忍受外头的男人玩弄、欺负她那和清纯脸蛋强烈对比的成熟肉体,而她那天使般的纯洁脸孔堕入肉欲漩涡时,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说起来有些害燥,在我的性幻想之中,日本AV女优她们浓妆艳抹的脸孔被妹那健康清纯的脸庞所取代,而我也总是在“妹”忘情地发出淫声、天使脸孔因痛苦和快乐交错而扭曲变形的刹那,忘情咨意地排精,画面上的男优将精液洒在女优的身上时,我也会想像那成熟、有着玲珑曲线、不停娇喘的肉体,正是臣服在我肉棒之下的妹妹,而我用白浊的颜料在她身上涂鸦,宣示着我的胜利…

    “哥∼你在发什么呆呀?”

    水果香,那水果一般的香气扑鼻而来,当我回神,只见妹她的脸孔距离我的面前不过三公分,樱桃般的软唇就在我的嘴边,妹的气息吐在我的脸上,使我一阵晕眩,我感觉裤裆一紧,一股热意冲上脑门,假使妹妹的动作再诱人些,我把持的住吗?

    “不舒服吗?”我们的额头互相接触,我能感觉少女滑嫩的皮肤和我粗糙的额头摩擦著,若是取好角度,我俩的动作简直就像在接吻一样嘛!为了避免我犯下大错,我的身躯往后一退,脑袋用力地槌在墙上,发出咚的一声。

    “哎、哎,好痛…”

    “哥!你没事情吧?”妹担心地俯下身,皱着眉头看着我,不看还好,一看可不得了,我的脸孔变得更加火烫,心中的欲念更是有如无法熄灭的火燄。

    有人说在外头保守的女孩,在家里或是私密的地方越是不顾形象,像是现在,妹仅仅套著一件过大的T恤(该不会是我的吧?),下半身也只是件若隐若现的黑色短裤,也说不定只是件内裤…?而她弯下身,从T恤的领口可以看见两座椭圆的双峰轻晃,在那双峰的顶端偶有粉红的光彩一瞥,只要她在弯下几公分,那白嫩的乳房和小巧的粉红乳尖将尽收我的眼里,但此刻妹却挺起身,让我失望不已。

    “哥,明天就是你生日了,可别生病了唷,不然我提前帮你庆祝,不就没意义了吗?”他手扠著腰,耳提面命地说。

    “知道了,小妹妳也早点休息吧。”

    “嗯,我先去洗澡了,哥要记得早点休息唷,生日快乐!”她像是小孩一般,一蹦一跳地跃进浴室里头,并且从门缝之中,将薄如蝉翼的丝绸下著和黑色短裤抛了出来,最后才将T恤给丢出。

    我偷偷地走上前去,妹妹正忘情地哼著歌,在水声和她的歌声掩盖之下,我还是尽可能地将脚步放轻,接着靠在门板上,想像著浴室里头的妹妹是不是正在搓揉她柔软成熟的乳房,或者是用手指抚摸著隐密的私处?我一边想着,一边用手快速地搓揉着自己的阴茎,另一只手也没有闲下来,我着魔似地拿起妹的内裤贴在脸上,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吸著那甘甜的少女气息以及混杂着些许阿摩尼亚的综合气味。

    “哦…妹…妳好棒…”我嗅着那件内裤,想像着我和妹妹正以69的姿势亲热著,透过想像的画面,内裤上的气味似乎变得更加浓烈,而我离达到射精的顶峰也越来越近。

    “妹…

    我撑不住了…唔…”我自言自语地说,就在那一刻,白浊的精液飞溅而出,落在妹脱下的衣服上,伴随着射精后的空虚而来的是沈重的愧疚感,我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抛下妹妹的贴身衣物,接着躲进房间之中,草草的将沾在肉棒上头的精液处理干净,接着躲进被窝里头,不知不觉地睡去。

    “哥…啊…不对,主人,起床囉!”一如往常的周末,一如往常的被妹妹给叫醒,有时候我怀疑我是不是因为这原因才特地赖床的…等等,是不是哪边不太对劲?

    “主人,快起床喵!早餐已经做好了喵。”

    这太不对劲了,喵?

    我从床板上迅速弹了起来,往床边看去,只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但是她的穿着却是异常陌生,从脸来看的话…嗯,是妹妹没错。

    “早安主人…喵。”像是忘了要‘喵’一样,她备注似地慢了半拍才说出那个字。

    “小妹,妳吃错什么药了?穿成这样,还说什么主人的…?”妹起先是跪坐在床边,此时她站了起来,我这才看清楚她的模样,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身短裙,外边套著一个装饰过度的小围裙,头上带着白色蕾丝的发圈,最醒目的则是那对白色的猫耳。

    看到那对猫耳,瞬间唤起了我的回忆,那是我许的生日愿望。眼前这个“猫耳女仆”就是妹妹为了实现我愿望而扮装而成的,发现我正盯着她瞧,她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我不是主人的妹妹喵,人家叫做若叶,今天是属于主人的女仆,若叶会全心全意服务主人的喵。”妹…不…若叶说完,俏皮地眨眨眼睛,并且弓起手,双拳前扣,做出一个招财猫一般的动作。

    “全心全意?”我的脑海瞬间闪过许多画面…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

    “是的,若叶的一切都是属于哥…主人的,请主人尽管吩咐,若叶会为主人作任何事情的…喵。”妹她拉起裙脚,双膝微蹲,她的这个动作让我更难以控制我的理性,若叶不知道去哪边弄来这件女仆装,上头的蕾丝像是不用钱地镶满整件衣服,胸口酥胸露出大半,两个白嫩的半球中间有着一道深沟,如果取下围裙那露得可就更多了,乳房好像随时都会从过于宽大的领口跳出来似的,而有些紧身的剪裁让小妹的曲线毕露,而女仆装的短裙居然只到大腿的三分之一处,她轻拉起裙脚的动作,正好露出包着她秘密花园的底裤,那是一件薄而轻巧的纯白内裤,紧紧地裹着她的三角地带,而我起先以为只是普通的丝袜,却是用充满诱惑力的性感吊袜带所固定,粉红色的丝袜紧紧勒著妹的大腿,是个让人有着无限遐想的画面。

    “讨厌…哥…主人好色!”妹妹此时发现自己春光外泄,她将短短的裙子往下拉,虽说是遮住了前面,但从这角度就能够发现小妹后头的裙䙓整个擡了起来,从后头看应该是无限美好的春光胜景,我实在是难以克制心中的邪恶念头。

    “若叶,别动。”

    “是,主人,请问您有何吩咐喵…?”妹的动作像是被冻结一般停住,维持着弯腰、举臀,两手压着前裙摆的模样,表情一脸疑惑,殊不知“主人”的邪恶想法。

    “就维持这个姿势,然后转身。”

    “好的…主…啊…”妹的脸孔在一瞬间胀红,她有些扭捏的晃动身躯,瓷娃娃般的俏脸红得像颗熟透的苹果。

    “若叶,怎么了吗?”

    “主人,这样子…很难为情…”

    “可是若叶,妳说愿意为主人作任何事情的呢。”

    “可是哥…主人…这样的话…”她紧紧抓着裙摆,身子不停地左右摇摆。

    “这样的话怎么样呢?”我微笑地说,她则是扭扭捏捏地回答:

    “会让主人…看见人家的…小裤裤…”她的声音小得有如蚊子叫一般,不过还是清楚地传进我的耳朵里头,但我还是决心好好捉弄她一番,小妹害羞的表情比我想像的更具诱人的魅力,让人忍不住想再多欺负她一些。

    “什么?”我问。

    “人家的小裤裤…会被主人看见…”她稍稍提高了音量,但是头垂的更低了,脸上的潮红蔓延到她的粉颈上。

    “主人的命令,女仆应该要服从才对吧?”

    “可是…”

    “妹妹找来的女仆居然这么不听话,她如果知道一定很难过的。”

    “知道了…主人…若叶这就照作…”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缓缓地转过身。

    正如我所预期的一般,有些蓬的后裙摆高高地擡起,包住小妹臀部的那件贴身下著毫无遮蔽地映入我的眼帘,那件内裤的样式真是超出我的想像,除了迷你裙之外,现在还有迷你内裤这种东西吗?那件薄如蝉翼的小内裤仅仅包住妹翘臀的二分之一,上边露出一条深深的股沟,而内裤稍稍被夹进她的股缝之间,形成了让人有些害羞的形状。

    咕嘟…

    我瞪大着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仿佛能够感受到我火热的视线一般,妹她说:

    “主人,您这样盯着…若叶感觉很怪,很不好意思…”

    “再让主人看一会…一会就好…”

    “知道了…哥…若叶会…忍耐…”

    她这么说,但是随着我欣赏他美臀的时间增长,她的后颈、大腿开始冒出点点的汗珠,而她的双脚不停地扭动,那件迷你内裤因为汗水的浸淫,变得更加透明,她不安的扭动却让布料被股沟夹得更紧,变得像紧身的丁字裤,股肉露出大半,在她的股间还能够看见小山丘一般的隆起。

    “哥哥…可以了吗?若叶…若叶很害羞…被主人这样盯着…”

    她似乎不习惯称呼我为主人,总是“哥哥”、“主人”交错地称呼。

    “若叶,如果妳觉得叫主人很别扭的话,叫哥哥也没有关系。”我想如果妹妹能轻松些,或许能比较进入状况。

    “知道了,谢谢哥哥…主人。”她灿烂地微笑,稍稍忘却正被我欣赏著美臀曲线的窘境。

    “我不是说叫哥哥就可以了吗?”

    “人家…若叶觉得叫主人的话…哥哥您会比较高兴…”妹妹似乎真的想当一个完美、称职的猫耳女仆,这让我觉得万分感动。

    “若叶,可以把裙子放下,然后转过来了。”

    “是,主人哥哥。”她转过身,双手轻压着裙摆,我忽然觉得有些可惜,那样美好的景象看再久都不会腻。

    “靠近我一点,若叶。”我坐在床上,对着妹妹招手。

    “好的,主人。”她走近我身边,而我轻轻拍拍她可爱的小脑袋瓜,我笑着说:

    “今天就麻烦妳多照顾了,若叶。”

    “好的,主人!”她的表情瞬间变得充满阳光一般发著光彩,似乎是真的很高兴呢。

    “那我换个衣服,早餐已经做好了,是吗?”

    “是的,主人,若叶已经做好早餐了,今天的早餐是培根蛋吐司喵。”我想要翻身下床,但妹妹却站在床边不远处,这让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一大早我的眼睛就欣赏了妹妹的翘臀,“Morning

    wood”比起平常是更加地壮硕…

    “若叶,妳可以先下去了,主人我想换衣服。”

    “那个,主人…”她的脸皮简直像纸一样薄,一害羞就瞬间变得满脸通红。

    “嗯?”

    “帮主人更衣,也是女仆的工作…请让若叶…为主人服务…”她羞红著脸,低着头说著。

    我说妹呀,妳何苦用“服务”这个字眼呢?就在她说出“服务”这两个字时,我的脑袋瞬间充满了兽性和淫欲的混合妄想,我的欲望已经几乎冲破那条脆弱的理智线,眼前的妹妹对我的意义只剩下单纯的异性,妹妹、家人等等伦理关系被抛诸脑后。

    “嗯…”我点点头,算是默许妹妹帮我换装的行为,我站起身,毫不顾忌下身的雄壮威武正顶起我的条纹睡裤。

    妹的纤指为我解下胸前的钮釦,我似乎感觉到她的脸孔散发的热气,我想将她拥入怀中的欲望,让我的手不停地颤抖著,我现在仅仅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野兽罢了,当理性的枷锁断裂,第一个猎物自然就是让我成为这样野兽的妹。

    她为我脱下睡衣,换上宽松T恤的动作还算是平常,但接下来的工作可就麻烦了,那就是为我换下睡裤。

    “啊…”她的俏脸有些困惑,因为脱下我睡裤的动作遇到了严酷的阻碍,她用指尖轻轻地拉起我的裤头,接着越过那高耸的小山峰,将睡裤脱下。

    我倒是没想到她这么有勇气,但从她的表情来看,一个男人的阳具和她的脸庞只隔着一层棉布,还是让她十分紧张而且感到羞耻,何况这阳具的主人是朝夕相处、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

    若是脱下还不算是难题,那为我穿上牛仔裤才是真正的挑战,妹这下可是伤透脑筋,难穿的牛仔裤让她的脸颊有时不经意地擦过我的阴茎,我可以感觉到她脸颊那滚烫的温度,这使我越难越克制不住自己,而她也在这时候遇上了极大的难题──如何拉上裤子的拉链?

    “唔…”她的目光游移著,一下注视著隆起的裤裆,一下又偏过头去,而她的玉手也是时而擡起,时而放下。

    “主人…您可不可以冷静一点,让若叶能帮您更衣呢?”她求救似地说,但那泪眼汪汪的眼神只让我的阳具更无法放下,反而变得更火烫而蓄势待发。

    “这怎么可能作得到哇?”我苦笑着,她像是瞪着猎物的猫一般盯着我的阳具,然后吞了一口口水之后,她伸出她的纤指,轻轻地、试探性地碰了我的肉棒一下。

    “若叶会让主人的小弟弟消下去,如果让主人不舒服…请主人见谅…”她跪坐在我的跨前,双手撑着地面,像只小狗一样擡头看着我。

    “那…若叶开始了…”她伸出双手,毫无技巧可言地抚摸着我的肉棒,从底端摸到龟头颈,接着用手指轻轻地搓弄著龟头,拇指在马眼上打转,被妹妹这样地服务让人像置身天堂一般,虽然我该庆幸妹妹的技巧不佳,至少这证明她没有在外头和其他男人胡搞,她的纤指应该很灵活的,但是紧张和羞耻交错之下,她的技巧生硬而无法让人兴奋。

    “奇怪,为什么…”妹妹圈起手掌套弄着我的阴茎,这确确实实是在为我手淫,我咬紧牙关,不让我自己失败在这生涩的技巧之下。

    “什么为什么?”我好奇的问,其实也是试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为什么哥哥不会…射出来…射白白的…精液出来…”她娇羞地说著,手指动作也慢了下来,她不明白地搓弄着我的阴茎,但是她所期待的精液被我刻意压抑著。

    “妳怎么知道…唔…我会射精呢?”

    “主人…不要说这些话…人家好害羞…”“都已经在帮我手淫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嘲弄着她,她偏过头去,但手的动作还是没停下来。

    “人家是女仆…帮主人服务是应该的…如果主人…”她说出来的话被硬生生地截断,接着她低下头,不发一语。

    “如果主人怎么样?”我好奇地问,其实能让妹妹为我手淫已经让我非常满足了,我也没什么奢求了。

    “如果主人…想要对若叶做那种事的话…若叶也可以…忍耐的…”妹说出相当骇人,而且让我震惊不已的宣言

    “妹…这样…不好吧?”

    “没关系的,因为人家…人家喜欢…哥哥…所以…”

    “别开玩笑了,我们是兄妹啊!”我这么说,但最想跨越那条伦理障碍的人,恐怕是我吧。

    “那种事情人家不管…人家不想交男朋友、不想穿太漂亮…都是因为…因为人家喜欢哥哥…所以…”她泪眼汪汪地盯着我,可爱的模样比以往胜过千百倍。

    “我明白了,若叶,妳照妳希望的来做吧,哥哥…不…主人会好好地疼爱妳的。”是啊,如果妹妹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呢?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主人您不用忍耐,尽量射没关系,哥哥…弄在人家身上,也没有关系…”从妹开始告白之后,她的言语变得大胆许多,但手技如此差劲,我怎么可能射得出来呢?这样只会让我的欲火更高张,却没有发泄的管道,于是我下了新的指令。

    “妹…妳的手技巧太差,再半小时甚至一小时,主人都射不出来的。”

    “怎么会?那主人…人家用下面的洞洞的话…”她再度害羞地侧过头,我难以想像要将私处奉献出来,需要多大的勇气,何况她还是处女的可能性实在很高。

    “不是不是!妳可以用别的地方试试…像是嘴巴或是胸部之类的…”我用言语指示着她,毕竟和妹妹直接上床,对我的刺激还是太大。

    “若叶…知道了。”她用手翻下内裤,我的肉棒像是弹簧一般弹起,几滴透明的液体滴在她的鼻头和唇边,小妹反射性地舔去水滴,但却又害羞地用手掌抹去,却弄湿了她可爱的脸庞。

    “主人…若叶开始了…嗯…”

    话刚说完,妹就开始像小猫一般舔着我的肉棒,或许是刚刚吃下去的几滴男汁也让她有些兴奋,她的舌尖对准马眼,每有一滴液体渗出,她就第一时间送进肚里,而且越发兴奋,舔弄的速度加快,她生涩的舌头就像猫儿一样,带来截然不同于手的快感。

    “嗯…嗯嗯…”

    “唔…”虽然妹的舌技和手技一样差劲,但湿润的舌头和手指带来的感觉完全不同,比起刚才,现在是真的一步一步爬向高潮的顶峰。

    “妹…妳可以把主人的小弟弟放进嘴里,会让主人更舒服喔。”

    “嗯…知道了…若叶这就照做…”她想了几秒,接着将肉棒放进口中,我可以感觉到小妹柔软的口腔,还有那急促的呼吸。

    “唔…好棒,感觉完全不同…”

    “唔嗯…嗯…”她的眼睛盯着我看,像是要寻求鼓励的小孩,但当我和她四目相接时,她又害羞地将视线转移,我只好摸摸她的头当做是奖赏,而她也因此舔弄的更加卖力,软舌在口腔之中绕着我的阴茎打转,用舌尖将肉棒送至口腔壁上,接着吸著、吹着,比起手技,小妹似乎慢慢地熟悉口交的要领,而我也随之被送上了顶峰。

    “唔…妹…等等!慢点!哥不行了…唔唔!”

    “唔呀∼∼!”我的阳具喷出大量的精液,并且落在妹的脸上、口中还有衣服上头。

    “妹…对不起,有没有怎么样?”我看着身上沾著黏液,尚有些惊魂未定的妹,她回过神来,对着我摇摇头。

    “没事…只是第一次看到哥哥的精液,有点点被吓到而已…哥哥的好多…好浓…”她用手掬起沾在脸上的精液,并且在眼前端详著,那种好奇却又羞涩的表情实在是可爱极了。

    “若叶,妳的口技很不错呢。”

    “主人这样说好像人家很色、很淫荡一样…”

    “可是我真的很舒服。”

    “谢谢主人的夸奖…能让主人舒服,若叶也很开心。”

    她羞红著脸说,脸上还沾著一些尚未清理干净的精液,清纯的脸孔却沾著淫靡的液体,让人变得更加兴奋,我感觉到热流正快速地汇聚到我的阳具里头,而它也确实慢慢地苏醒。

    “若叶…不,妹…我们…”我犹豫着是否该这么问,虽然我几乎什么都没有说,但机灵聪敏的妹已经看出我的意图。

    “可以的…主人,如果主人想要若叶的话…若叶,可以唷…”

    “那…若叶先把裙子掀起来吧。”

    “好的,主人…”她缓慢但确实地动作,双手指尖捏著裙䙓,慢慢地将短裙掀起,比起之前主动举起臀部,这样的动作更考验她的羞耻心,她将整个裙䙓掀起,接着用粉唇轻轻地咬著裙䙓,虽然眼眶反射性地有着耻辱的泪水打转,不过妹妹却没有放下裙䙓。

    这裙子实在是太短,妹咬著裙䙓而裙子之下却不只是露出底裤,连半个腰身、可爱的小肚脐也呈现在我的眼前。

    而那件内裤几乎只套著小妹的私密部位,也就是三角部位的顶点部份,我可以看见妹私处的上半部和耻骨的形状,当然还有几根黑色的耻毛映入我的眼帘,我温柔的伸出手指,轻轻地抚摸小妹的祕部,她忽然激烈地抽动了一下,并且从口中发出闷哼。

    “嗯嗯!”

    妹的私处已经有些湿了…不知道是汗水或者是爱液,整件小内裤变得极为透明,小妹的阴毛和私处都被那件迷你内裤给紧紧裹住,感觉清晰无比,妹的下半几乎是裸体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再度轻抚著小妹的私处,这回她颤抖的更为剧烈,我轻轻地将她的内裤往上拉些,使得私处的凹陷,大阴唇的形状只被名为内裤的薄膜给覆蓋著,我轻捏著小妹的阴唇,又是一阵颤抖和轻晃。

    “唔唔…主人…哥哥…不要那样…玩人家…”她用软绵绵的声音抱怨著,这只会让我想更虐待她,带来反效果,我的手指不断地磨蹭着她的阴唇和小豆豆,并且让她的阴唇夹着内裤的布料,布料沾上的黏液让内裤毫无遮蔽作用。

    “呜…嗯嗯…哈啊啊…”妹不住地娇喘著,急促的呼吸声和扭动、颤抖的娇躯,那欲拒还求的挣扎模样,让我更为用心地爱抚著妹的花园。

    “呼啊啊…嗯唔…哼啊!”

    我轻轻地拉下一边的内裤裤头,小妹的阴唇已经半露出来,她并没有发觉,只是瞇着眼睛忍受着一波波如潮水而来的快感,我拉开布料,手指由耻丘上一路向下抚摸著,当手指尖端抚过她的阴毛时,她的身体便打起冷颤。接着我用粗糙的手指剥开她的阴唇,并且轻抚著在她粉红嫩皮之下的小肉芽。

    “嗯啊啊…哈啊…哥…主人…那边…怎么可以…哈啊啊∼!”她像是埋怨似地,用粉拳拍打着我的背,被我直接攻击之下,她的拳头就像蚊子叮一样,毫无伤害,也无法阻止我的侵略。

    我拉下她内裤的另一边,将轻薄的下著褪至她的双膝间,现在小妹的小妹妹是毫无遮蔽地暴露在我的面前了。

    “不要看…人家…好害羞…”她用双手遮著脸,却又用指缝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她下面的嘴巴一张一合著,当我的手指稍微靠近,就能感觉到她的私处自己往我的手指贴,真是的…很标准的“嘴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我有节奏,却又忽快忽慢地抚摸着她的私处,她的呻吟和娇呼和我的动作同步,当我的手指探得深些、揉得久些,那呻吟就变得急促。

    “哈啊啊…嗯啊…奇怪…嗯唔唔…好热…呼嗯…哈啊…”

    我停住手的动作,用双手将妹妹的手从脸上拨开,接着将她压倒在地上,让她的脸和我的脸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我的吐息会拨动她的发丝,而她的气息会勾动我的内心那样极近的距离。

    “哥…

    哥…?呜…嗯…”我将妹的嘴给封上,当然是用我的嘴唇,我轻捏她的鼻子,让她自然地张开嘴,她的舌头像是要抗拒我的舌头一般,不停地晃动,殊不知这会让她还有我都变得更加兴奋,果不其然,原先的奋力抵抗,很快地就变成两舌交缠,好一会儿,我才松开她的嘴巴,而她大口地喘息著,好像溺水的人一般。

    “哥…妳知道吗?”

    “什么?”

    “那是人家的初吻唷…”她的眼睛看着我,而脸上带着奇妙的笑容。

    “那…妳会觉得可惜吗?”

    “不会,因为人家的所有第一次,都想给哥哥…”她勾住我的脖子,接着将粉嫩的樱唇贴上我的嘴,我们的唾液透过舌头作为桥梁交换著,像是失去了彼此一样,我们仿佛融为一体。

    “主人,这是若叶的胸部…请主人享用…”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将领口的钮扣给解开,围裙也松了开来,仅仅挂在她的衣服上头,白嫩的双乳从衣服口中探了出来,略显桃红色的乳头挺立著,像个小圆柱,我轻轻地含住整个乳尖,舌头环绕着乳晕,用牙齿轻轻地咬著乳头。

    “呀啊!主人别用咬的…若叶怕痛…嗯哈啊啊…”每当我牙齿触碰到她的乳尖时,就能够感觉到她的身躯似乎在颤抖著,我另一只手则是撑起她的乳房,并且用拇指蹂躏着她的乳头。

    “唔…哈啊…呜啊…”她的双手想把我的头从她的乳房上推开,不过当我的舌尖在她的乳尖上头打转的时候,她的力量很快就消失殆尽,只能弄乱我的头发而已。

    “嗯嗯…哥哥…主人…不要那样…呼哈啊啊…”

    我深吸一口气…先是稍微用点力气地去揉捏她的乳尖,并且粗暴地揉捏著妹那浑圆的乳房,我的半个身体压在妹的身上,用嘴轻咬她的耳朵,妹闷哼了一声,接着开始亲吻着我的脖子,我意识到时机已经成熟,将腰压低,然后让分身慢慢地前进。

    “哥…”她忽然停止动作,虽然眼框之中有着泪水,却是有些开心地笑着的表情。

    “?”

    “要温柔点唷…”她拉起上半身,轻轻地亲吻着我的耳朵,我的腰一挺,将分身的前端放进妹的小穴之中,并且上下地摩擦著,淫水沾溼龟头前端,变得闪闪发亮。

    “嗯唔…哥的棒子…好热…”

    “妹…我要进去了喔…”她对着我点点头,接着我用力一挺,肉棒随即送入小妹的淫穴之中,她用力地抓着我的背,并且发出了哭叫般的声音。

    “呀啊!嗯哈啊…痛…哥…好痛…哈啊啊…”小妹的阴道狭窄而且和我的肉棒紧密的接合著,那层薄薄的阻碍似乎是被我穿破了,但她这样激烈的反应让我有点不舍,当我想把肉棒从小妹的体内抽出时,我的表情似乎透露了几分端倪,妹紧紧地抱着我,让我的胸膛贴在她的乳房上头。

    “不要出去…小妹…会…忍耐…”我亲吻着她的额头,并且用舌头舔去她眼角的泪珠,我紧紧地拥着她,似乎可以帮她分担一些痛楚,我的腰缓缓的挺进、抽出,我可以感觉到小妹的唇肉似乎是在翻进翻出,但我无心去留意,我只希望让小妹的破处之晨多些快乐,少些痛苦。

    “唔啊啊…嗯嗯…哈啊啊…好痛…哈啊啊…痛啊啊!”

    对不起…听着妹妹的哭叫声,让我有些罪恶感,女孩子失去第一次是这么痛吗?她的表情有些变形,但这并不损她的美丽和可爱,反而多了些淫迷的成熟风情。

    “哈啊啊…哥的棒子…好热、好烫…嗯哈…嗯哼…啊啊…”

    似乎是逐渐适应这样的节奏,妹的痛苦逐渐被快乐所取代。

    “嗯哈啊啊…哥啊啊…用力一点…还要…更里面一点…嗯嗯…!”

    我用尽全力,仿佛下半辈子不需要用到腰那样地用力。

    “嗯…妹的里面好紧…这样…太爽…很快就会到了。”

    “哈啊…不要说那种话…人家觉得好丢脸…哈嗯嗯…”

    妹侧过脸去,但是我却稍微感觉到,妹的阴穴却因此夹的更紧、更密,几乎要把我夹向高潮的顶峰,我以为那些因为羞耻而兴奋、高潮的情色小说是骗人的,没想到小妹就是这样的女孩,这让我的小恶魔彻底地觉醒著,我回想着小说里面的作法,将妹的身躯往上弯曲,妹的双脚放在我的肩膀上,这样的话,妹就能够看到我的肉棒在她的淫穴里面抽插的画面,果不其然,妹的粉拳马上往我脸上招呼过来。

    “哥哥…哈啊…怎么这样…那边…好害羞…哈啊啊…”小妹嘴巴和动作都抗拒著,但淫穴却像把我的肉棒吸住一样夹得紧紧的,我却没有抽插上的困难,只会从每次的抽插带进带出更多沾染著几滴红丝的淫蜜。

    “妹…看清楚喔…哥哥的肉棒在你的体内进进出出的喔…”好啦,我知道这是很老梗的对话,不过对“应该”很清纯的妹妹的有效程度,和那些小说的女角色几乎不相上下。

    “人家…不要看…哈啊啊…哥哥…不要那样插啊啊…嗯哈啊…”

    “妹,是不是很舒服呢?有听到声音吗?那是哥哥的肉棒在妳身体里面活动的声音喔…”

    “不要那样说…哈啊…好丢脸…可是…很舒服…嗯啊啊…哥的肉棒好烫…在人家的里面…进进出出…嗯哈啊…”妹说著淫乱的台词,紧实的淫穴吸着我的肉棒,让我已经完全无法忍耐。

    “妹…哥要射了…精液会射在妳的小妹妹里头,白白的精液会把妳的淫穴给塞的满满的喔…”

    “唔嗯嗯…人家也要…要到了!哥哥让人家好舒服…哈啊…哥哥射在里面…妹妹想要…人家想要生小宝宝…妹妹想要生哥哥的…小宝宝…要去了!要到了哈啊啊…哈啊啊啊啊!”

    “嗯…喔喔喔…哈啊啊!”我配合著小妹绝顶的惊呼跟着喊叫着,接着妹的身躯无力地瘫软在床上,我将她的身子放下,躺在她的身边喘息著。

    “哥哥…射了好多…肚子里面好温暖…塞得满满的。”

    “妹,不要说这种让哥哥很害羞的话啦。”

    “哥哥刚刚也说了很多让人家觉得很丢脸的话…咧∼∼!”她对着我吐著舌头,拌著可爱的鬼脸,我抓紧时间,翻过身,含住那根花蕊一般可爱的软舌,好一会儿,才松开。

    “哥好坏…人家又…”她侧起身,用棉被遮著身体。

    “又?哦…又想跟哥哥做爱了吗?妳这个淫荡的小妹妹…让哥哥好好惩罚妳!”

    “呀∼∼!哥好过份!人家会被哥哥…会被哥哥玩坏的啦!”话虽然这么说,但经过一番打闹,却是妹妹骑在我的身上,她弯下身,乳房贴着我的胸部,我可以感觉到两颗已经硬直乳豆压在我的胸膛上。

    “哥…”

    “嗯?”

    “人家明天,还要当哥哥的女仆喔…”她说完,将粉唇贴上我的嘴,让我无法回答,自然也无法拒绝。

    上一篇:商界秘艳 下一篇:迷奸警花任美妮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人人草_人人碰_人人操免费视频_ 人人碰免费视频公开_超碰在线-百度 知道 权所。

    广告合作:wangzi8881@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