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禁忌游戏
    时间:2017-08-08

    我很小时,记得妹妹玲玲出世2岁左右吧,父亲因喝酒车祸而过世。

    我今年17岁专二生,妹妹14岁国二生,妈妈36岁是一家医院的护理长。

    父亲走时,除了一些保险金外,并没有留什么财产给我们,妈妈是医院的小护士,需要轮班,所以从小我们兄妹就交给乡下的外公外婆带,由于外公家是个大家庭,舅舅、舅妈、表哥、表弟妹一大票人,所以兄妹两也经常受到排挤欺侮,虽然妈妈每次休假日会来看我们,并带许多我们喜欢吃的、玩具给我们,甚至带我们出去玩,可是5岁的我及2岁的妹妹怎能体会妈妈的心,经常在分手时紧抱着妈妈,以为妈妈不要我们了,因此只吵著希望离开外公家跟妈妈回去,妈妈被我们兄妹缠得没有办法,经常含着眼泪对我说:

    “家豪,妹妹还小不懂事,不怪她,你是哥哥怎么可以也不懂事?妈妈就是爱你们,所以你外公要我再嫁,我都一直没有答应,但是妈妈需要赚钱养你们,因此妈妈必须去工作,所以不能照顾你们,你们在外公家要乖,尤其你是哥哥,要爱护妹妹,多注意照顾妹妹才对,再来你就要上学囉,等你满10岁以后我再带你们出来好吗?”

    还小孩的我们又能怎样,外公家因人多,所以我们兄妹都比较容易学习成熟独立,兄妹俩玩在一起、吃在一起、洗澡一起、睡一起,也因此我们兄妹俩从小就培养了很深很深的感情,我哭她也哭,我笑她也笑,玩家家酒都是她嫁我,有几次安排我娶别个表妹,她嫁别个表哥,她就嚎啕大哭不玩了。后来我上学回来教妹妹读书识字,所以后来妹妹功课成绩都比我好。直到我10岁时妈妈带我们出来,妈妈还是上班,而且有时小夜班、大夜班轮流,有一天看到妈妈娇小的身材一脸倦容坐在沙发上,我赶紧过去向妈妈说:

    “妈妈!我帮妳按摩!”说完便将双手搭在妈妈肩上按摩

    “哦!家豪,你功课写好了?”妈妈问道

    “嗯,写好了!”我用手轻捏在妈妈肩头上,妈妈身上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淡淡的,很好闻,又使人兴奋,这股味道从此让我迷恋几十年。

    “家豪,你快高过妈了!”

    自从跟妈搬回板桥公寓的家后,心情开朗吧!也许是正在发育吧!长得很快,17岁时我已经身高177,体重75公斤了。妈妈长得很娇小,152公分高,45公斤,但身材比例匀称,妹妹长得跟妈妈一样,而我呢,据妈妈说我比较像爸爸,人高马大,喜欢运动,壮得像头牛似的。

    一个周末下午,我在学校打完一场篮球,回到家中,想淋浴洗个澡,走到浴室门口,忽闻里面有人在轻声唱歌,于是轻轻敲门问道:

    “谁在里面?”

    歌声陡止,只听里面妹妹回道:

    “哥,是我玲玲啦!我在洗澡。”

    “还要多久?我全身黏渣渣的。”

    “哥!我才进来ㄝ。”

    由于是老式公寓,厕所浴室只有一间,我停了一下,正准备离开,忽然浴室门开了一缝,妹妹探头问道:

    “哥,你要不要进来一起洗?”

    好像有三年没有和妹妹一起洗澡了,忽然妹妹问起是否一起洗澡,还真的让我有一点踌躇起来,可是手却推开门走了进去,妹妹立刻走进浴缸缓缓蹲浸下去,回头给了我一个微笑,好久没有跟妹妹一起洗澡,然而这些年来我们身体都各自有了许多变化,我除了喉结突出,声音变粗脥下长腋毛、老二硬起来差不多也有3.5公分宽16公分长吧,我看到妹妹侧面胸前,发育成熟的乳房,隆起像个刚出笼的包子,粉红色的乳头约一个花生米般大,小腹下小三角处稀疏的阴毛,也许是蹲下去了所以看不到什么缝,只感觉到妹妹确实长大了,14岁已经是一位含苞待放的青春少女了,我怕妹妹看到我身体会怕,所以我一面脱去上衣一面说:

    “玲玲,我们多久没一起洗了?”

    “嗯,好像很久又好像还是昨天的事ㄝ。”玲玲若有所思的回答

    “记不记得在外公家鱼塘边,有一次下雨天,我们为了想抓一条鱼,结果妳掉下鱼塘,害我吓死了,赶快跳下鱼塘拉着妳,只见妳恐惧的眼睛紧紧的抱住我,害我差一点也爬不起来,然后赶快回家洗澡换衣服,那时妳仍然泪眼汪汪的死命抱着我,生怕我会跑掉似的。”

    “对呀!哥!我永远记得那次,真的吓死人了,因此我感冒了好几天,也害你被外公外婆打个半死”妹妹连珠炮似的又接着说:

    “还有一次,我玩火柴差一点烧掉外公的猪舍,当时,我吓傻了,都快烧到猪舍大门了都还不知道跑,那时你好勇敢地跑进来,脱下外套包住我抱我跑出去,事后外公又是以为是你,又害你被打个半死,还叫妈妈来带我们回去,不然就要送我们去孤儿院。”妹妹抢过我的话道

    “那是妳很小的时候的事,我都快忘了,妳还记得?”妹妹的记忆真的很好,那时她才4岁不到她仍记得

    “当然啦,要不是哥,我早就没命了。”

    “谁叫妳是我妹妹呀。”

    我脱下裤子,连内裤一起退拉下,我阴毛满小腹长到肚脐下,底下的老二龟头也微微露出包皮,妹妹看着我微红著脸带着一丝羞涩道

    “所以你是我最爱的哥哥呀。”

    我走到浴缸前,看了看浴缸,如果我进浴缸,就会太拥挤了,于是就说:

    “我用淋浴的好了”顺手拿起莲蓬头,扭开水龙头,由头顶淋下,一阵凉爽透入心扉,冲了一会,我关了水龙头。

    “哥,我帮你搓背”妹妹站起身来拿起沐浴乳,倒一些在手里,站在我面前要我转身,往我身上抹,妹妹不到150公分的身材整整矮我一个头多,两只手游行在背后,那感觉好像小妻子在帮老公似的,过后我也倒一些沐浴乳在手,往妹妹身上抹,妹妹的皮肤是那么细滑,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让我心理起了变化,我两都互相抹到胸前,妹妹身体微微一颤,妹妹闭上双眼,我只觉得妹妹乳头渐渐胀硬,轻轻捏著,妹妹停止了在我身上涂抹,口中舒服地轻哼:

    “哼”

    “玲玲!”忽然我觉得体下有了一点反应,糟了,老二不规矩地在妹妹肚脐上点了点,妹妹好像感觉到了,低头看到离眼前没多远的肉棒,粉红的龟头正缓缓伸出包皮,频频点头,妹妹只感到大腿根部的胯下一阵酥麻,呼吸也跟着沈重起来呻吟道:

    “哥!”

    时间好像停住了,我虽然有手淫过,那也是在看A片及一些色情图片书刊后才会想要做的事,如今活色春香的裸体美人(妹妹也确实是小妈妈1号的美人胎子)就在眼前,怎不令人心动,那里想到是不是兄妹,我用手托起妹妹下巴,妹妹仍然闭上眼睛,脸颊发热,那陶醉神情不由使我低下头轻轻吻上妹妹小樱唇,妹妹身形一颤,不久双手缓慢地绕到我脖子后,我舌尖缓缓伸出往妹妹嘴里送,轻轻推开妹妹紧闭的牙齿,妹妹生涩地吐出舌头,我似乎找到宝贝,强力猛吸,右手慢慢由妹妹乳头往小腹游动,平平的小腹,紧崩地夹住双腿,稀疏的阴毛,让我血脉奋张,轻轻的扶摸著,我可怜的老二更是夹在我两肚子之间,想尽快塞入妹妹那小屄里,我用一根手指慢慢寻找那道细缝,初时刚感觉到溼滑,突然我手指触及一粒硬硬的阴蒂,妹妹忍不住哼叫:

    “哥!我受不了啦!”全身如蛇一样扭动,但还是吻著。

    我缓缓拉下妹妹右手,让她去感觉我的老二,并教她上下套弄

    著。当妹妹将手生涩地套弄时,手心不时磨擦到龟头那敏感带,天哪!一

    阵舒爽让我手指更加深入妹妹胯下,妹妹那经过这种仗阵,我左手轻捏妹

    妹乳头,右手在妹妹胯下猛抠拨弄著阴蒂,妹妹嘴里哼,身体扭,腿夹更

    紧,左手又得勾着我脖子,右手还上下套弄著这让人心悸又不舍的老二。

    “玲玲,舒服吗?”我轻轻用舌头在妹妹耳根轻咬翻卷。

    “哥!好痒,好痒啦!”妹妹轻轻喘了一口气道

    “玲玲,那儿痒?嗯?”我用舌头轻划过妹妹脖子,妹妹一个哆嗦缩了一下脖子娇道:

    “哥!我快尿出来了,你放手啦,你弄痛我了。”妹妹停止了右手的套弄,缩著那圆圆尖尖的翘屁股,大腿完全僵直,肌肉绷得很紧,我知道现在必须缓和一下气氛于是停止右手的进袭道:

    “玲玲,放轻松,我不会伤害妳的,妳不觉得这样很舒服吗?”她仍然低着头,但胸脯大力起伏,显得很激动。

    “嗯”她瞇着眼呓语道。

    我缓缓抽出右手,举起手指只见溼淋淋地,拿到鼻头前闻了一闻,

    有一点腥臊,我伸进口中吸吮,咸咸地,妹妹看到我的动作羞红了脸颊低下头,右手指掐了我老二一下,愤怒的老二怎经得这么一掐

    “啊!”痛得我不由叫了出来,妹妹吓了一跳,放了手擡头看我道

    “噢!对不起啦!哥哥”

    我低下头亲亲妹妹

    “玲玲,帮哥哥舔一舔好吗?”

    妹妹红著脸颊狐疑地望着我,妹妹还不知道我希望她舔那里,便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

    我挺了老二一下,妹妹恍然大悟,可是不知要怎么舔,我把水龙头开了温水,道

    “我们先洗完澡我再教妳。”

    兄妹俩匆匆洗净擦干身体,也没穿衣服,我抱起妹妹往她房间走去,妹妹闭上眼习惯性地抓着浴巾放在胸部,我轻轻把妹妹放到她床上,我则坐在床头,胯下那支老二仍然矗立蓄势待发,我抚摸著妹妹的乳房,洗完澡后我感觉到妹妹的皮肤滑嫰滑嫰,我趴下来吸吮著妹妹初经人事的乳头,妹妹那经过这种仗阵,只觉口干舌燥,有如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著,不断扭动身躯,这时我缓缓起身将老二往妹妹嘴里送,妹妹还没搞清楚状况,老二就塞在妹妹嘴巴里了。

    “噢!太舒服了…….来,手再这样上下…….对……嗯…..舌头再来……哇”我一面教,妹妹学得很快,一手轻轻捏弄我睾丸,那感觉太妙了,这种刺激实在强烈。

    转过身与妹妹成了69姿势,慢慢把妹妹双脚移开,这时我才真正看到妹妹那微凸的小屄,妹妹阴部的曲线非常柔和,微微的阴毛布满小丘,但粉红色的阴唇两旁寸草不生,显得非常醒目。妹妹的小腹十分平坦光滑,在与纤细的大腿结合的地方微微弯起一道优美的弧线,上面是两片结合紧密的、有些出人意料的肥大的粉红色阴唇,形成一道深深的层层折叠的小沟,突起在小丘的上面。小沟看起来很深,两边结合得十分紧密,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我感觉到这正是处女的屄,我知道那里面一定十分狭窄和潮湿。

    我伸出舌头嘴对准小屄吻了下去,用舌头舔着她两腿间的细缝,我感觉到妹妹颤抖的身体,小屄因为刚刚的激情而淫液淋漓,我轻轻用手拨开妹妹的嫰屄,轻轻的舔著嫩嫩的阴唇,学A片舌头尽情地翻卷。

    “嗯……….哥……..嗯…….喔……….好痒……….嗯”

    我进一步将舌头伸进妹妹那未经人事的小屄,不停的进出,妹妹火热的屄又在我的舔弄下,流出更多兴奋的淫水,妹妹两腿间散发著淫靡的热气,我将手指加入我对妹妹小屄的服务,不停的挑弄夹在屄肉间的阴蒂,妹妹的身体因为阴蒂被逗弄而轻颤起来。本来想将手指挖进小屄,可是妹妹将小屄紧紧地顶着我的嘴,向我的舌头做更多的需索。

    “玲玲,舒服吗?”我兴奋地问道

    “嗯……喔…….受不了…….哥…..喔”妹妹娇喘地呻吟著,我老二胀得让人难受,我的下身用力一挺,老二龟头被妹妹舌头一刮,几乎让我把持不住射出。我们的肢体拼命地交缠着,汗水和唾液粘满了我们全身和床上,我们下体已经完全湿漉漉了,妹妹的屁股开始上下迎合我的舌头,

    “嗯…啊……..啊……..喔…喔……嗯….喔……喔….嗯…………啊.”

    一股热流,妹妹在我舌头与手指底下达到空前的高潮了。

    我吸吮著那酸酸咸咸又有点腥臊的淫水。

    终于,我也忍耐不住,只觉得背脊一凉,再也控制不住我的激情。我的下身用力一挺,精口突然开放,一股热流激射而出,精液如同火山爆发般的喷泄而出,我在妹妹口中射精了。

    妹妹原本闭目享受着肉体带来的快感,被这突如其来的射精不知所措,我起身爱怜地说:

    “玲玲,就像我舔妳小屄,妳如果能忍受,我是希望妳吞下去,如果忍受不住,那就吐出来,没有关系。”

    妹妹看了满嘴黏糊糊的我,娇羞地也将今精水吞了下去。

    我们俩都享受着第一次肉体的快感,我们紧紧地相拥著,任还没有完全消散的热情在体内流淌。

    “玲玲,舒服吗?”我抚摸著妹妹细嫰的皮肤。

    “嗯,哥,我爱妳”妹妹娇柔地将头靠在我肩头,左手玩弄着我软下来的老二,在被妹妹的手刺激下,又悄悄地一飞冲天,我忍受不住也将手游荡到妹妹小屄三角地带,滑嫰的小屄立刻汎潮泛滥成灾。

    “嗯”妹妹春潮立现,缓缓张开两腿,呼吸开始急促,我老二胀得难受,我起身道:

    “玲玲,我要进去囉”不待妹妹回应,我擡起妹妹双脚扛在肩上,妹妹那小小的嫰屄立刻凸起,看在眼里,兴奋的将大屌移到妹妹的小屄前,由于妹妹屄里淫水泛滥,我对准妹妹的肉屄口慢慢插入,也许是妹妹的屄洞小,也许是我的老二屌太粗,妹妹一阵娇喘直呼:

    “好痛,哥,慢一点啦”

    天哪!连龟头都还一半在外面,妹妹的小屄就痛得妹妹眼泪都快流出来,这怎么办?

    我将妹妹双腿放下,又将老二屌退出,用手指在阴道口摩蹭,轻轻捏弄那发胀的阴蒂,渐渐地妹妹臀部不安的扭动,嘴里

    “嗯……….啊..喔……….哥………….好痒………..嗯……….啊..喔”

    我的手指开始尝试插入妹妹窄小的肉洞,那里真的是很紧,妹妹显然感觉到了我的举动,同时发出一声快乐的呓语。由于手指的刺激,阴道口的肌肉不断收缩,紧紧地吸住我的手指,我小心地加了一根手指进入妹妹狭窄的小屄,然后,我下面的手指也不再是缓慢地抽动了,开始快速地随心所欲地搅动,希望以强烈地刺激她的阴壁,令它分泌更多的液体,令我吃惊的是竟然全部都顺利地进去了,妹妹正闭目享受着这无限的快感,这时,我突然感到手指触著了一层薄薄的阻碍,使我一下子停了下来,我知道那就是妹妹的处女膜了。妹妹似有所感,睁开双眼看着我,似害怕似默许妹妹没有阻拦我,我伏下头吻著妹妹,并将妹妹双腿摆成M型,手又在妹妹胸前揉捏那发胀的乳头。

    “嗯……….嗯….嗯……..嗯…..嗯….嗯……嗯”

    妹妹被我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只有“伊伊呜呜”地娇哼著,我伸手往老二将龟头顶着妹妹的屄口,泛滥的淫水糊得我那老二屌滑不溜丢地,我手指又逗弄著妹妹的阴蒂,把妹妹逗弄得欲火焚身,我看时机成熟,一个挺身,粗大的肉棒便顺利地挺进了一半,妹妹一声“啊”痛得眼泪都流出来,全身颤栗着想抵抗又动不了,我低头舔掉妹妹眼泪,也许是掩饰自己的罪恶感,因为我也不知要说什么,只有轻轻吻著妹妹耳根、脖子,不敢乱动,渐渐地,妹妹有了回应,小蛮腰也扭动起来,我轻轻提起屁股,将被挤得要爆炸的老二缓缓抽出又慢慢挺进,起先妹妹还皱着眉头,没多久妹妹的呼吸也急促起来,这时我只是专心地向妹妹紧窄火热的肉洞小屄深处挺进,使肉棒的进入更容易一些。

    渐渐地妹妹也有了反应,取而代之的是快乐的呻吟,我放慢动作,温柔地驱动我的老二在妹妹的小屄抽插。

    五分钟吧,渐渐地,我已将那老二屌全部插入妹妹那美妙的屄心里。

    妹妹对我的动作也有了反应,已经停止了流泪,头歪向一边,闭着双眼,身体完全放松,双腿自然地摆开成M型,把小屄完全凸现让我深入。

    她的脸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有些发白,转而呈现一片潮红,鼻翼微微颤动,嘴里不经意间会发出腻人的呻吟。

    “嗯………..啊..喔…喔……嗯……..哥………好……….喔.”

    看来她已经完全沈浸于肉欲的快感中了。妹妹的处女小屄狭小、紧密、炽热而不失润滑,抽插的感觉让我有如同在天上飞。

    于是我逐渐加大了抽插的动作,妹妹的反应也跟着热烈起来,随着我的每一次抽插,她都会挺动屁股迎合我的动作,使我的老二能完全深入。每一次插进去,我们的下身都要激烈地碰在一起,发出“霹雳啪啦”的肉击音。

    “玲玲,太美了,哥………喔爽…………..死了”

    我们的肢体拼命地交缠着,汗水和唾液粘满了我们全身和床上,下体已经完全湿漉漉了,粘满了妹妹流出的淫水。

    “啊..喔…….哥………好舒服…喔……嗯………..嗯…..哥”

    妹妹忍耐不住,将嘴对上了我的嘴,于是我们便嘴对嘴地吮吸起来,这回妹妹的热情比起刚才要热烈得多,舌头抵死与我交缠,贪婪地吮吸我的唾液,同时下体不住地迎顶,承受我的冲击,忽然间妹妹双手在我背后紧紧压住我的屁股,急促地叫道:

    “哥,我…………我……要……….啊………..出来了,……..喔………哥………我……….不行了…………喔………喔………我……..出………..来………了….喔”

    一股热流收缩从妹妹小屄里冲出,我龟头受此一刺激,终于,我也忍耐不住,老二也急促地跳动,只觉得一阵酥麻来自脊梁,一股热流突然激射而出,精液有如火山爆发般的喷泄而出,冲入妹妹的小小屄。

    “喔……哥…喔……我爱死………..你了…….…喔……太美妙…………了…”

    “玲玲,喔……….好妹妹……..喔…….哥…………爽死了”

    时间好像永恒停顿似的,我们相拥著享受这美妙的时刻,希望能永远这样……………….。

    (母子篇)

    快过年了。

    自半年前与妹妹发生不伦的恋情后,年轻的我们尚还懂得安全的重要,但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毫无节制地纵欲著,妹妹也许是受男性荷尔蒙调和,身体也就愈加丰润,唯一的坏消息是我们的功课退步了许多。

    一日,考完月考,与同学在学校球场打了一场球,回到家,妈妈因为轮班休息,所以正在厨房做晚餐,妈妈穿着一件长袖连身洋装,我叫了一声,她没发现我的归来,于是我走到厨房。

    “妈!”

    “唉唷!你吓死人了,家豪”妈妈一颤陡地回头叫道

    妈妈从没有这样过,我隐隐发现妈妈眼角有着一些泪痕,心想不妙,有事发生,是发现了我跟妹妹的事?还是功课退步的事?脑海中急速的闪过道:

    “喔,妈妈,对不起了”我走上前在妈妈脸颊上亲道。

    “嗯,考完了,嗳唷!全身溼答答地,快去洗澡,等一下妹妹回来就吃饭。”妈妈本想伸手抱我,但是刚碰到我手臂全身黏渣渣地于是推开我说道。

    我准备回房间拿换洗的衣服,脑海中仍然有解不开的结,回头看妈,妈妈也正在看我,那眼神;好怪!

    洗完澡出来,妹妹也回来了,饭菜都摆好在餐桌上等我一起开动,嗯!妈妈的拿手好菜:人参鸡、红烧蹄膀、清蒸石班……………

    “哇!今天怎么了?妈妈,有事哦,妈妈升官了?”

    “没事,只是想到很久没有做给你们吃,难得今天我有精神,所以就做了。”妈妈看着我道。

    只是,我发现妈妈很少动筷子,大部份时间都看着我,我跟妹妹相对看了一眼,匆匆吃完准备收拾,妈妈阻挡了我们,要我们回房做功课。

    脑子里太多????让我静不下心来,妹妹假装问我功课走进我房间,也带着满脸狐疑地问:

    “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正欲回答妹妹,忽然一阵敲门声打断我们的讲话,我去开门,妈妈站在门口,看着妹妹道:

    “玲玲,妳功课问好了?”

    “问好了。”妹妹赶忙回她房间去了。

    妈妈走进我房间坐在床前道:

    “关上门,来!坐到这儿来。”

    心虚地关了门,坐在妈妈身旁,不敢擡头看妈。

    “家豪,你擡头看妈,我问你,你爱妈妈吗?”

    妈妈伸手抓住我的手。

    “妈!我当然爱妈妈。”我擡头坚定地说。

    “你会离开我吗?”妈再问。

    我用双手环抱着妈妈说:

    “妈!我不会离开妳,我永远不会离开妈。”自从与妹妹玩过禁忌游戏后,不知何时起,居然对妈妈也怀着与妈妈做爱的幻想,如今那熟悉的味道又回到眼前,我闭上眼。

    妈妈也反手紧紧抱着我,把头靠在我胸前梦呓般地道:

    “家豪,不要离开我,你走了,叫妈妈怎么办?你跟玲玲是妈妈的心头肉,没有你们我只有死路一条囉,家豪,不要走!”

    “妈!我没有要走,我不会走,也决不会走,我会永远陪伴妳。”我安慰著妈妈,其实我心中也确实这么想。

    妈妈一听,兴奋的擡起头道:

    “真的!无论什么原因你都不会离开妈?你永远不会离开妈?”

    我以为妈妈怕我结婚,于是道:

    “妈!我发誓无论什么原因我都绝对不会离开妳跟妹妹,我爱妳!我爱妹妹,我永远爱妳们!永远在妳们身边。”

    妈妈听我这么说脸上立刻泛起光彩,站了起来往我脸颊亲了一下。

    “妈!到底什么事,你为什么说我想离开妳?”我忍不住想问仔细一点,因为我想妈妈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讲我的婚事才对。

    “你爷爷生病了。”妈妈低声道。

    “妈,自爸爸死后,这么多年来都跟爷爷家没有来往,这爷爷生病跟我离开妳根本就是两码子事,怎么会扯在一起?”我还是没了解。

    “家豪,你爷爷得的是癌症,已到末期,你是他陈家的长孙子,奶奶他们想要接你回爷爷家去。”

    听到妈妈这么说,我才恍然大悟,但也引起我的不快,我站起来道:

    “妈,这些年来……….我还是别说了,我姓陈,是爷爷长孙,有什么事,我会尽一份心,做我该做的,但我长大了,回不回去由我作主,不是由他们决定。”

    妈妈眼框含泪,微笑地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双手圈住我脖子,踗着脚将头贴在我肩膀道:

    “家豪,你终于长大了,我知道你不会丢下妈妈的,我好高兴喔。”

    “妈,小时妳没有丢下我们,现在我更不会丢下妳,妈,我爱妳!”我闭着眼将妈妈抱个满怀,迷恋着那气息。

    “家豪,我太高兴了,我也爱你。”妈妈咽呜著道。

    妈妈那熟悉的味道阵阵传来,不由自主地胯下老二有了一丝变化跳动着,妈妈似有所觉,稍缩了一下屁股,用手指在我背上轻轻掐一下,然后在我耳边说:

    “小坏蛋!”

    这句话还有那耳边热热的口气让我心中一荡,不由我下身猛顶,双手一压妈妈屁股,我老二就顶在妈妈小腹上。

    “噢,家豪。”妈妈好像也蛮享受着这奇妙的时刻,仍然闭目抱着我。

    “妈妈,我爱妳,我要永远和妳在一起。”我轻轻在妈妈耳边道,然后微微地吹气,牙齿轻轻咬著妈妈耳朵,舌头轻轻刮过,妈妈身子一颤

    “嗯”

    我双手则在妈妈屁股上摸揉着,虽然是入冬了,但因在家里,所以妈妈虽穿着长袖洋装,但质地不厚,可以感觉妈妈那小屁股上薄薄地三角裤,这时,我老二更胀了,低下头轻吻著妈妈的小嘴,妈妈身子一抖,睁开眼推开我呼吸急促地低声说道:

    “家豪,我是妈ㄝ!”

    我知道如果这样就算了,以后不可能再有机会了,我仍然抱着妈妈的屁股,然而妈妈也没有要真挣脱我怀抱的意思,我低头小声道:

    “妈,这些年妳辛苦了,也受了许多屈辱,如今我跟玲玲都长大了,以后这个家就让我来照顾妳吧。”

    妈妈双手仍然挂在我脖子上,我们像跳舞似的转圈圈。

    “小坏蛋,你怎么一辈子照顾我?”妈妈作狭地问。

    “妈,这不简单,妳做我老婆呀。”我也作狭地说。

    “啐!神经。”妈妈放下手,停下脚步轻声斥道。

    我想说话,妈妈怕我难堪,连忙阻止了我说:

    “家豪,妈妈爱你,可是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的谈话到此,我要去洗澡了。”说完转身走出我房间时,回头看见我顶起的裤裆,红著脸微笑地帮我关上门。

    我胀著老二,不知怎么办,也许听到妈妈进了浴室,妹妹神秘地跑了进来,看到我的样子,便笑道:

    “哥,你要上妈?”

    我受不了发胀的老二,连忙吻著妹妹,我知道妹妹小姨妈刚过也是妹妹的安全期,我双手快速地脱下妹妹的裤子,手指熟练地滑进妹妹小屄

    “嗯……哥…….轻一点…嗯”

    妹妹的小屄立刻春潮泛滥,我将妹妹放在书桌上,拉下自己裤子,将老二顶入妹妹的小屄,妹妹轻哼一声:

    “噢”

    妹妹双手在我背后掐捏著。

    也许是妈妈在家令我们紧张吧,我没以往水准的一半就泄了。

    匆匆整理了一下,妹妹脸上红潮渐退,我把刚才的事情,从头到尾讲给妹妹听。

    “哥,你是不是想上妈?”妹妹一付暧昧的笑容问道。

    “想又如何?妈不会答应的。”我无奈的说。

    “哥,这点你就笨了,妈妈怎么可能向你表示可以嫁给你。”

    “玲玲,妳的意思?…………..”我急促地问道。

    “我相信妈妈刚刚被你逗得受不了了,为了避免在儿子面前出丑,所以只有赶快离开,我们现在去浴室门口偷听一下,说不定妈妈正在…….”看到妹妹诡谲地眼神,作狭的笑容不由心中一楞“这小鬼心思很多”,妹妹拉着我踗手踗脚地来到浴室门口。

    浴室内,静悄悄没有声音,我狐疑地回头看着妹妹,妹妹用手指在嘴上比了一个禁声。

    良久良久,一声急促呼吸舒爽地轻哼出自浴室,然后听到浴缸的水声,我们兄妹俩相视一笑,轻轻地离开浴室门口,来到客厅打开电视,让电视声音扰乱我跟妹妹的讲话。

    “等一下妈妈出来一定脸汎红潮”妹妹坐在我身边暧昧地道。

    “冬天洗热水澡谁不脸汎红潮?”我反驳道。

    “哥,你真笨ㄝ,妈妈刚刚在自慰啦”妹妹压低声道。

    “妳怎么知道?妳又没看到”我问道。

    “哥,我是女人ㄝ,我告诉你,今晚你如果没有上妈妈,以后你没有机会了。”妹妹笃定地说。

    “怎么说?”我狐疑地问。

    “哥,你不会要我教你怎样奸淫自己妈妈吧,自己想办法,我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可以当我不在家。”

    这时听到妈妈开浴室门的声音,妈妈哼著歌走出来,我跟妹妹微笑地相视一下,妈妈走到客厅,我跟妹妹回头看妈妈,妈妈穿着凹领棉质连身粉色睡衣,脸上红潮未褪,看到我们微笑问道:

    “功课做好了?你们要加油哦。”

    “妈,知道啦,现在才八点多,明天礼拜天,看个电视休息坐一下嘛。”妹妹拉着妈妈坐在我身旁,也顺势坐在妈旁边,我们左右包夹着妈妈。

    “有什么好节目吗?”

    “DiscoveryChannel有许多好看的哪。”妹妹用遥控器转换著电视台,电视正介绍法国巴黎的旅游地点,妹妹跟我热衷地讨论著意见,妈妈后来也加入讨论的行列,快九点时,妹妹借词这几天考试没好好睡就进房去了。

    “家豪,找个时间我们是否可以出国走走?”妈妈问道

    “妈,那要花不少钱喔,等我毕业找到工作后再安排好啦。”我认为现在出国旅游不是适当的时候道。

    “家豪,妈很老吗?”妈妈忽然问道。

    “妈,妳不老,虽然36岁了,只是妳因为工作,因为这个家忽略了自己的妆扮,妳不穿医院的衣服,稍稍妆扮,我俩出去,不知道的人绝不会说我们是母子,相信许多人会说妳是我女朋友。”

    “看你,又在吃妈妈豆腐了。”妈妈娇柔地说。

    “妈,如果妳不相信,明天试了就知道。”我左手顺势越过妈妈肩膀环抱着妈妈,妈妈顺从地斜依在我胸部“咯咯”地笑。

    我低头看到妈妈睡衣里面没有穿内衣,浑圆的乳房,喔,那股我始终忘不了我迷恋着的味道又来了,胯下老二又缓缓顶起裤子,妈妈本来就依在我胸前,双手放在我大腿上,看到渐隆的裤裆,妈妈擡起左手轻轻拍了一下我那竖起的老二道:

    “小坏蛋”

    我抓住妈妈的手准备带去握住我老二,妈妈好像知道我的意思,挣了一下,以手腕压放在我老二的裤子上;由于我左手本来抱在妈妈腰上扶在妈妈左乳下,因为妈妈没有穿内衣,所以那触感是软软地,心中直呼太棒了,我左手指隔着睡衣大胆地、慢慢地搓揉着妈妈的乳头,妈妈陶醉似的轻哼一声闭上眼睛,脸颊上又汎起红潮,我知道绝对不可以在客厅继续下去,我缓缓坐起右手勾起妈妈双脚托著起身往妈妈房间走去,妈妈没有拒绝。

    我把妈妈轻轻放在床上,妈妈虽然闭着眼,但我知道那不是睡,所以我不敢一下子就跟着躺在妈妈身边,只得坐在床沿看着妈,我低下头吻著妈妈前额、脸颊、鼻子、眼睛、右手抚摸著妈妈乳房,妈妈全身一颤,我的舌头转到妈妈耳边卷刮,我上半身已趴在妈妈身上了,妈妈的呼吸忽然急促起来,左手环抱着我的脖子,这时我的右手开始从妈妈乳房游移在身上,妈妈身上软软的,摸起来好舒服,随着我手的游移往下,小腹,往下,我慢慢拉起连身睡衣的下摆,我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噢,那妈妈白色棉质的小三角裤及凸起的小阜,我感觉到了;我舌头仍然在妈妈脖子、耳边不停地舔卷,妈妈受不了我的攻势而摇摆着头,我的右手渐渐游到了妈妈腿边裤缝,轻轻滑进一跟手指,噢,这十七年前我经过的地方,暖暖地,溼溼地,只感觉到妈妈的阴毛是那么地浓密,淫水也已溼透裤底了,这时呼吸急促的妈妈好像口干舌燥娇喘起来:

    “喔,不……”我赶紧把舌头放进妈妈口里吻着她不让她说话,右手指因为淫水让我容易找到那已发硬的阴蒂,妈妈身体一颤屁股一缩,右手也抱着我的头,嘴里狂吸我的舌头,“嗯…..嗯….嗯”我拉着妈妈左手来伸进我裤子里让妈妈握着我老二,妈妈没有拒绝,也因为我逗弄著妈妈的阴蒂节奏的快慢跟着套动我的老二。

    轻轻拉下妈妈那可爱的小三角裤,第一次看到妈妈的屄,只见那平滑的小腹,妈妈虽然生过我和妹妹,但那小腹下,仍然没有妊娠纹及一般中年人有的微凸的现象,微凸的三角地带,浓密的阴毛淹盖著那可爱的屄缝,用手拨开妈妈的腿,下面早已泛滥成灾,连腿边也黏糊糊地,我除了一面逗弄阴蒂,手指也由屄口滑进阴道内进出刮扣,虽说妈妈早已经人事,但久旱的屄洞怎受得了我这半年多来,不断进步神速的性爱技巧,妈妈扭著腰,双腿一开一合,双手抓住我的头,叫道:

    “喔…喔……嗯….喔……喔….嗯..啊…..家豪……….放手…..啦…….喔…喔……嗯….喔……喔….嗯…………啊…….妈妈……….受……..受不…..了……啦……嗯….喔”

    妈妈的叫床让我加速了手中的动作,把妈妈睡衣推上胸前,我趴下身用口含住妈妈的乳房,舌头则刮卷著乳头,急促地:

    “家…..豪…..喔……妈….妈……啊啊…不行了….……喔”

    妈妈头顶床垫,胸前挺起,双腿一夹,屁股猛缩全身一阵抽搐,我手指只感觉淫水泛滥,我知道妈妈泄了。

    我抽出右手,看着妈妈,也许是太刺激了,妈妈闭着眼睛回味着,我脱下身上衣物,发胀的老二早就蓄势待发,我轻轻拨开妈妈双腿扛在肩上,膝盖跪在妈妈两腿胯下,将老二顶向妈妈的屄口,我感觉到妈妈全身一抖,颤声道:

    “噢。”

    我用手指轻轻拨开妈妈的大阴唇,我注视着我准备老二插入妈妈粉红色的屄洞刹那,由于妈妈的屄那透明的淫水早已荡漾,我用龟头磨蹭著妈妈发胀的阴核,妈妈身体猛颤,用手捏著自己的乳头,我将老二龟头慢慢插入妈妈那生过我的屄洞,天哪!我心跳得很快,急促的呼吸令我好像要窒息一样,我实在太兴奋了,太酷了,我在肏妈妈ㄝ,我的老二正插在妈妈的屄里ㄝ。

    “喔…….哦………..喔”妈妈摇著头无力地呻吟著。

    妈妈的屄暖暖的,比我预期的要窄得多,我很吃惊妈妈在生过我和妹妹以后,阴道居然还是那么地狭窄,但那感觉与妹妹的屄完全不同,妈妈成熟,妹妹青春,由于妈妈的淫水荡漾,我慢慢地挺进到最深处,但妈妈火热的阴壁紧紧夹着我老二的感觉让我有如在天上飞,我低头看着我的老二抽插肏著妈妈的屄,我真以为在做梦,然而妈妈的呻吟梦呓让我不得不信,我小心慢慢地抽插著。

    “喔…….哦…….家…….豪……….我们….不能…..这…….样…….做…嗯.……喔”也许是世俗礼教根深柢固,妈妈扭著腰但还是喃喃地唸著,然而仍浇媳不了浑身燎原的欲火。

    妈妈的动作使我恨不得加快速度抽插,由于淫液的滑润渐渐地,妈妈开始有了反应,身驱也不安地蠕动起来,两手抱着我的背,我抱着妈妈肩膀,轻舔著妈妈的耳朵,妈妈身体猛颤,也跟着我猛舔我的耳朵,“噢”那舒爽,太美妙了,我加快了抽插撞击的速度,每一次深入都重重地抵住妈妈的子宫,我大力猛插进去,将妈妈肏得直翻白眼。

    “喔……喔….嗯…家…..…豪……小坏蛋…在……肏…….妈妈……了………..喔..喔………喔…..啊……..妈妈……….受……..受不…..了……啦……嗯….大力………插进来……天…….哪…….我…..要….死….过去了…..喔……喔….嗯”

    “妈妈……舒服吗?”

    “喔…….好舒服…..家豪……真的…..是……我…..的..好……老…….公.….太美……..了………..宝贝…..………喔….嗯……你…….肏死……妈了…….喔”

    “妈妈…喜欢…家豪的…..鸡巴…..吗?”

    “嗯………喜欢…….….我……..太…..喜欢了…….家豪的…….大鸡巴…..肏得妈……..妈………..升天…..了喔….喔……喔…….妈…….爽……..死……….过…..去……了………喔”

    妈妈疯狂地叫床,我忘情地抽插著,有时妈妈则盯着我老二插入她的屄,深怕老二会突然消失一样,妈妈卖力地迎顶着我的冲刺。

    “喔………….太…….棒….了..美…..死了…喔…喔….喔…..”听着妈妈快乐的呜咽,妈妈真的比妹妹会叫床,听得我血脉奋张,更加大力撞击抽插。

    妈妈的屄口“噗叱、噗叱”的声音在我抽插的动作下彼起彼落。

    我将妈妈的腿放下成M形,我双手撑在妈妈身边床上,膝盖抵住床垫,开始急速抽插,只见妈妈摆着头翻着白眼,身体也开始剧烈地抖动,双手在自己身上乳房搓揉,我只觉得妈妈的阴壁开始快速地收缩,我知道妈妈快要高潮了。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狂抽猛送,决心让帮妈妈达到多年来没有尝到的高潮。

    突然间妈妈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哼,一股热流突然从阴道深处泄出,妈妈的双手压着我的屁股,下体紧紧贴着我老二根部,饥渴地恨不得一口吞掉我老二,仿佛如果我不吐出点什么喂它,它就要把我塞回妈妈子宫似的。

    “喔……..喔…….喔……….心肝……………宝贝……喔……..太……美…………太…..舒…服………..了…嗯……….宝贝……啊……..”

    妈妈的屄又热又湿的,透明的液体顺着我的老二流出来,我的老二更加滑澑地抽插在妈妈火热的屄洞里,用力的抽插、搅动,妈妈则屄口迎顶着我的抽插。

    “喔…….喔…….老公……….我…….又…..要……出来……了……..喔…….喔….太…..舒服…..了…….嗯……..嗯”妈妈全身疯狂地扭动咕咙著。

    “宝贝………家….豪…………喔…………喔….喔…妈妈…….受………..受…..不了………..了…喔…..喔….嗯.不……不…….行……….了…………啊…………我….又……..要……..出来了…….哦..哦”

    燎原的欲火,整整半小时把妈妈又带入第三次高潮,妈妈的两片屁股忘情地左右摆动,阴道急促地收缩,双手抱压着我的屁股,全身颤抖著,紧缩的阴壁随着高潮的到来,又再次剧烈地抽搐涌出许多泛滥的热流淫水,而妈妈屄里猛烈的收缩,强烈地刺激了我龟头,我突然感到背脊一麻,炽热、粘稠的乳白色液体激射而出,重重地喷泄在妈妈的子宫深处,把妈妈射得全身颤抖不已。

    伴随着喷泄的快感,我纵情地将老二硬往里挤,似乎想要刺穿妈妈的子宫,妈妈无力地抗拒著,伴随着高潮发出几不可闻的嘶叫声。

    良久—–

    低头看着怀中从小就是我的避风港,心目中的女神,如今我这相依为命的母亲,竟然春意盎然地被我肏得软趴趴地伏在我胸前,哦,多刺激呀。

    妈妈,从今以后,妳的幸福就交给儿子吧,让爱妳的儿子用老二好好地孝敬妳!

    (完结篇)

    也许昨晚太累了,早上醒来已八点了,发现我只穿着内裤睡在妈妈床上,我咬了一下手指。

    “嗷,好痛。”

    那昨晚是真的?看了整理过的床舖,我穿上一件七分裤走出妈妈房间,客厅没有人,往常妹妹总是比我早起,这小鬼一定是昨晚免费看戏看久了,走到厨房。

    “早啊!家豪”妈妈堆满笑容地招呼我。

    “妈,早!”我擡头仔细地端详妈,随即我转口“哇,老婆,妳今天好漂亮ㄛ。”亮丽的妈妈今天涂了一些脂粉,那份成熟的娇媚,我由心里赞美着妈妈,并环抱着她,我低头轻轻地在妈妈嘴上亲一下,双手在妈妈屁股上搓揉着,妈妈扭著腰推开我,笑骂道:

    “贫嘴,等一下给你妹妹听到像什么。”

    “妈,放心,如果我们在家里不能正常地做想做的事,还要偷偷摸模,虽然刺激,但那对妳心中必定有很大的压力,这我们还有什么情趣呢,所以啦,我早就把妳的烦恼搬走啦。”我想这事迟早要让妈知道,而且以昨晚我的表现,妈妈应该不会跟我翻脸才对,所以我想趁此机会告诉妈妈我的心意。

    妈妈狐疑地正要问。

    “妈妈早!哥,什么烦恼搬走啦?”妹妹不知何时起床,睡眼迷濛地从我身后问道

    “还不是妳!”我眼神狡黠地左手圈著妹妹的小蛮腰。

    “哥,我又怎么了,你快说呀”妹妹问道。

    “且听我说,不过妳们不能跟我翻脸喔。”我卖著关子。

    “……………………”

    母女俩期盼着我的答案。

    “我说啊,昨晚………”

    “家豪”妈妈叫了我一声,欲阻止我继续说,我摇着手道:

    “妈,别紧张。”我吻了一下妈妈的面颊。

    “昨晚,有一个小小老婆,偷看她老公与大老婆办事,结果整晚都没睡觉,大老婆还耽心不知道小小老婆会不会吃醋而烦恼呢?”

    “哥!”话未完,妹妹惊恐地锤了一下我,挣脱我转头跑往浴室,把门锁著。

    听完我的说明,又看到玲玲跑进浴室,忽然,妈妈似乎明白了什么事,苍白著脸道:

    “家豪,你………你怎么可以欺侮妹妹!?她才14岁耶。”

    “妈,我没有欺侮妹妹啦,我爱她,也爱妈妈,妳们俩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我感谢上苍也感谢妳们对我的厚爱,妳们对我这么好,所以我只有用我全部的爱报答你妳们,妳们是我这辈子的最爱,我永远不会再爱任何人,更不会离开妳们,我已决定这辈子陪妳们到永远,如果妳们不原谅我,不要我,我也知道我该怎么做。”我抱着妈妈郑重地宣誓说。

    “你们多久了?”妈妈追问著。

    “半年多了。”家豪低头道。

    “唉,家豪,你真的是我冤家,我上辈子我欠你们陈家的,现在来还债的,你不能做傻事哦,我相信你,今天我们谁也不怪,今后我们大家都是生命共同体,谁都离不开谁了,但是你不能把我们玩完以后就遗弃我们哦。”妈妈无奈地说。

    “妈,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离,我爱妈妈,我爱玲玲。”我在妈妈耳边道,手又不安地搓揉着妈妈的屁股。

    “唉,家豪,我是已经结扎了,没有怀孕的烦恼,但玲玲不同,你千万要小心,别让玲玲怀孕喔。”妈妈忧心地说。

    “妈,我们知道啦”我低头亲著妈妈的嘴。

    “好啦,去看妹妹洗好脸刷好牙没?你也快去洗脸刷牙好吃早餐吧。”亲完妈妈又红起脸轻轻推开我,去准备早餐了。

    餐后妈妈回房间,妹妹借口与同学有约下午才回来,妈妈拿了一千块钱给妹妹,妹妹临走时还暧昧地跟我做鬼脸。

    我敲敲妈妈的房门,虽然妈妈与我已有夫妻之实,但是我知道这并不代表现在我们什么事都可以随便,妈妈应道:

    “家豪吗?门没锁。”

    我走进妈妈房间,妈妈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发,我走过去说:

    “妈,我来帮妳梳。”我接下妈妈手中的梳子,帮妈妈梳头发,我发现妈妈头发已经有了几根白发;也许没有帮女孩子梳过头,居然笨手笨脚地拉扯下几根妈妈的头发,妈妈笑道:

    “还是我来吧。”

    “妈,妳真漂亮。”我谗媚地说。

    “你喔,就是这张嘴巴,在学校你到底迷死多少女同学?”妈妈脸颊生晕地说。

    “妈,天晓得,以前虽然有几个女朋友啦,现在早吹了。”我无奈地道。

    “为什么?记得年初你还带回来一个跟我同名不同姓的学妹傅美娟,结果妳妹妹很生气……..….哦,原来这小丫头早就把你当成她的禁脔了,是不?你们是这样吹的?”妈妈歪著头说。

    “妈,主要应该是个性不合啦。”我咧著嘴说。

    “没有再交过其他女朋友?”妈追问道。

    “没啦,其实要找到以妳们为标准的女孩不容易ㄝ;何况现在我有妳们两个,我还不知足就不是人了。”我从妈妈背后环抱着妈,轻轻地在妈妈耳边道,我又闻到那熟悉的味道,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稍稍压下欲念。

    妈妈瞇着眼:

    “嗳呀,你跟你爸爸一个样,尽会灌迷汤,而且你越来越像你爸爸,你抱我的感觉让我好舒服好舒服,也就是这样昨晚我才会………………….”说到这里妈妈陡地煞车。

    我心中一荡,立即在妈妈耳边追问:

    “怎样?”

    “你好坏,得了便宜还卖乖。”妈妈娇媚地拿着梳子欲敲我道。

    掩不住的欲念,我的舌头轻轻刮卷过妈妈的耳朵,妈妈缩著脖子“咯咯”地叫痒,我把妈妈转身过来拉起来吻下去,妈妈闭上眼闪了一下,但没有再躲,凑上嘴让我吻,我的舌头翻卷在妈妈的口中,吸吮著妈妈的舌头,妈妈也慢慢有了回应,双手圈住我的脖子,身体贴在我身上,压不住的欲火在我裤子底渐渐起了反应,妈妈似有所觉地挣开我说:

    “大白天ㄝ,你想干吗?”

    “妈,在家谁知道我要干妈!妹妹出去还不是留时间给我们,这些年我们亏欠妈妈太多,让我好好孝敬妈一下嘛。”我一语双关地道。

    我把手伸向妈妈内裤里,我的手轻轻地滑入妈妈多毛的屄缝,手指轻轻按在阴蒂上揉搓,妈妈的身子一颤,无力地斜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手指感觉到妈妈的屄已经流出了淫水。

    我将妈妈扶到床上,退下妈妈的三角裤,同时我的头凑到了妈妈的两腿之间,舌头开始用心地舔妈妈湿漉漉的淫屄。

    “哼………..喔….嗯…………啊…..…家豪….喔..喔”妈妈闭着眼一手捏拧着我的腿。

    我的舌头用力挤进妈妈紧紧闭合的屄洞,立刻感到了妈妈屄洞的火热,我吸吮著那腥臊而微咸的淫液,我的舌头一卷,淫水便顺着舌头流进了我的嘴里,我大口大口地吞咽妈妈的淫水,舌头也不老实,在妈妈的肉洞里四处搅动,弄得妈妈不停地扭腰摆臀。

    “家豪……喔……..喔…..舔得……妈……..好舒服…喔…喔…宝贝…好儿子…哦..哦…….哦…这样…太…爽了…哦…妈要………爽死了…好儿子…哦…你要……弄…….死妈了…哦……哦…哦..”

    我的舌头轻轻刮卷那发胀的阴蒂,我的一根手指滑入妈妈的屄口,重复著抽插的动作,刺激屄内分泌淫液,为我老二的进入做准备。

    妈妈的屄口越来越湿润,淫液汩汩流出,我又加了根手指进去,妈妈的肉洞越来越热,紧紧地吸住我的手指,随同手指的动作,淫肉不断翻出。

    虽然现在是冬天,但火热的动作让我跟妈妈都流了一身汗,我脱下妈妈那连身洋装,也起身一并脱下自己的衣物,妈妈要我头脚和她相错躺下,我跟妈妈成了一个69姿势,她翻身趴在我身上舔着我老二,将屄口跨在我眼前,妈妈舔老二的工夫真的没话说,套弄老二捏揉睾丸的劲道拿捏得恰到好处,有好几次就差一点让我丢兵泄甲,我的舌头紧紧地围绕着妈妈的阴核,温柔但是又很猛烈地刮卷撩弄它,我用手指掰开妈妈两片肥厚的阴唇,将整张嘴伸了进去,含住了妈妈的阴核,用力地吮吸著,舌尖围绕着阴核翻卷打转。

    “哦…哦….宝贝…哦……家…..豪…..哦…..妈……好……..爽……妈……..妈受……不……了……啦…..要……出……来…..了…………快…快…哦.”

    妈妈的肉屄不断抖动着,淫水如同潮水般汹涌而出,身体如同羊癫疯般痉挛著,肌肉完全绷紧,我没有停止动作,一边大口地吞咽妈妈的淫液,一边用手指搓揉着妈妈的阴核,弄得妈妈身体猛摇屁股,使妈妈达到疯狂的颠峰。

    “哦………….宝贝……儿.”她又开始淫叫起来,屄口越来越湿,“.哦.哦…舔得…….妈咪……..好舒服…喔…喔…宝贝…家豪…哦..哦….哦…这样…太…美了…哦…妈咪..要爽…….死了…宝贝…哦…你要…弄死妈….咪了…哦…亲亲…好老公…哦…哦…妈咪…不…不行了啦…哦…哦…要出来了…”

    妈妈嘴里不住地叫囔著,快乐地呓语着,我兴奋地享受着妈妈的淫声浪语,我加紧著嘴里的吸吮,手指快速地在妈妈阴核上抠捏,忽然妈妈屁股急遽地颤抖,屄口深深抵住我的嘴,我只觉得洪流泛滥,嘴巴不停地吸吮吞咽淫水;妈妈泄了。而这时我也龟头一麻,喷泄了那热热的精液,妈妈也大口舔咽下我的精液。我们陶醉在肉欲的高潮中。

    我起身回头躺在妈身边,妈妈闭着眼侧着曲弓的身体,嘴角微微笑着,我爱怜地把左手垫在妈妈的头下抱着她道:

    “老婆,妳好棒哦。”

    “家豪,你才是让我重享幸福的好老公。”妈妈微微睁开眼抚摸着我的胸脯道。

    “舒服吗?”我右手理一理妈妈头发。

    “嗯”妈妈娇羞地“你让我爱死了。”

    “什么爱死了?!”我抚在妈妈胸前,揉捏著乳头。

    妈妈轻颤著,左手抓住我的老二轻轻套弄著:

    “宝贝的大………..鸡………巴”妈妈故意在我耳边小声地道。

    “妈,妳真的很敢讲ㄝ”我取笑道。

    “我是什么职业,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女人在床上越骚越来劲吗?况且你现在是我老公,屄都给你看、给你玩、给你肏了,我俩有什么不敢讲的。”

    我没想到妈妈在床上这么骚,刺激地使我老二坚硬的胀红著龟头,冲出了包皮,我的手从妈妈胸前移到小腹下,轻轻托开妈妈大腿,探望那神秘桃园,溼润的屄口,我抠弄著妈妈的阴核,妈妈身体一颤:

    “哼”妈妈缓缓闭上眼睛又道:

    “家豪,你不止人像你老爸,连这个宝贝都一样,你肏我的时候,让我感觉就好像你爸爸在肏我似的,那舒爽真的让我忘了我是谁,所以我真的是尽情享受着十多年的空虚。”妈妈有点嘤呜地说。

    “妈,我了解,妳就把我当爸爸吧。”我不停地逗弄著妈妈的屄

    妈妈擡起头吻了一下我,我拉起她往我身上跨出左腿,妈妈屄口对准我竖立的老二叫妈妈慢慢坐下,由于屄口淫液润滑够,妈妈的屄包住我的老二缓缓进到根部紧紧地密合著,我顶得好舒服喔,妈妈上下套动着,而眼前妈妈丰满的乳房不断地上下抖动,我情不自禁地吸著妈妈的乳头。

    “喔….家豪…….这…..真的…..太美了”妈妈身体缓缓地上下用屄吞吐着我的老二。“喔…..宝贝………我的亲……….哥哥………老公,你的…………大…..鸡巴…..顶…得..我的屄….都麻……了.喔……我爽……..死了…….喔喔喔”

    在昨晚之前打死都不相信妈妈会这样叫床,现在她只把我当作死去的爸爸与她做爱,妈妈真的陶醉了。

    我们不停地变换姿势,纵情地享受肉欲快感,也许是我刚泄没多久,以致我最后让妈妈泄了五次我才泄精,我俩才互拥而眠。

    一觉醒来,一看时间都已经下午一点,妈妈含着春意的脸庞还沈睡中,她真的累坏了,十多年的情欲像崩塌的水库,一发不可收拾,心想妹妹应该快回来了吧,这时忽听到有人开锁的声音,我悄悄地起床穿上一条内裤,替妈妈盖好棉被,走到客厅,看到妹妹轻声开她房门进去,我咳了一声,跟了进去,妹妹陡地擡头看到我,焉然一声轻笑道:

    “哥,你怎么出来了?”

    我抱住她,深情地吻著妹妹的嘴唇,良久我才放开道:

    “到那玩啦?想不想哥哥?”

    “嗯,还不是小芬家,总不会一大早就出去逛街吧。”

    “我好想妳ㄝ。”我伸手抱住妹妹的腰。

    “哥,我也是啊,我现在好像一天看不到你就心慌慌地,好像什么事都不对ㄝ。”妹妹撚着脚在我耳边道。

    “哦,玲玲,从小妳一直说要嫁给我,哥哥永远在妳身边,妳跟妈永远是我的最爱,我不会离开妳们的。”妹妹那股青春的气息使我老二又蠢蠢欲动,我伸手脱下妹妹的牛仔裤。

    “哥,你真的精力旺盛ㄝ,你昨晚到现在做了几次?你还不够?”妹妹看了我膨胀的内裤,自己也脱起衣裤。

    “妳不感觉我们在一起是很美妙的事吗?”我拉下自己内裤,将妹妹放躺在床上。

    “对呀,哥,跟你在一起才会有这种美妙感觉ㄝ。”妹妹瞇着眼轻轻道。

    我低下头用嘴含着妹妹的乳头,舌头也开始翻卷,右手游移到胯下轻轻拨开妹妹的腿,在那芳草稀疏的屄口按捏著阴蒂,妹妹的阴蒂也因此渐渐滑顺坚硬,妹妹一戛M弄我老二,我爱死这个妹妹了,在我面前,她完全没有心机,那么乖巧柔顺,我舌头一面游移到妹妹耳边,一面开始逗弄著妹妹。

    “玲玲,舒服吗?”

    “嗯”

    “那儿舒服?”

    “全身都舒服,只是下面最舒服。”妹妹梦呓著。

    “下面什么地方最舒服?”

    “是………….屄啦”妹妹轻声在我耳边道。

    “是谁的屄?”我追问著。

    “玲玲的屄啦。”妹妹的呼吸开始有一点急促。

    “玲玲的屄要不要给哥哥肏?”

    妹妹开始扭著腰,顶着下半身急喘地道:

    “哥,我要………..”

    “玲玲,妳要什么?”

    “哥…..我屄……….好痒…………喔……….哥…..哥……快来………..肏玲玲……..的……..屄……..啦”

    也许是妹妹昨晚偷听到妈妈的叫床,也学着妈妈这些淫声浪语,而我的老二早就胀得受不了了,我起身将妹妹双腿扛上肩头,让屄更凸起,只见妹妹的屄早已淫水泛滥,我用老二龟头磨蹭著妹妹发胀的阴核。

    “哥……..喔……….我……好……痒….我….受不…..了啦……..喔…..哦…哥….我……….要…………….喔…….喔…..喔……..”妹妹梦呓著。

    看到妹妹瞇着眼,左手捏著乳头,右手指伸到嘴巴里吸吮著,扭著腰,让我热血沸腾,我用妹妹的淫水涂满老二,用手轻轻拨开妹妹那稀疏阴毛的嫩屄,粉红色的阴唇透明的淫水,我将老二对准妹妹的屄慢慢插入,虽然妹妹早已开苞,但妹妹的屄,还是很紧,我顶在妹妹子宫口,妹妹的屄内让我感觉阴壁急速地收缩著。

    “喔………….哥……….太美了…”妹妹呻吟著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

    我开始老二的抽插,妹妹的淫水也跟着有如泉涌,妹妹跟妈妈完全是完全不同的;

    妈妈狂野,比较放浪形骇很会叫床,也比较敢说,那淫声浪语听了使人兴奋,妈妈总会看着底下我的老二抽插肏屄的样子,妈妈的身体丰满、成熟,皮肤细致柔软;

    妹妹则含蓄,与我作爱时总是伊伊嗯嗯的瞇眼享受,叫床也是呻吟地嗯嗯呀呀的另有一番情趣,事后问她刚刚叫床说什么,她都含羞地说不知道,妹妹那生涩地青春的气息,使我兴奋;而且只要我逗她,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妹妹总是柔顺地配合我。

    “喜欢吗?”

    “喜…….欢…..哥……只要……..哥…….哥………..喜欢…….玲….玲…..就….喜欢”

    我狂吻著妹妹,舌头相互翻卷在两人嘴里,妹妹还能哼哼唧唧地

    “嗯…….嗯……….好………….哥………..哥…………玲………..玲…..好………舒服………..玲…….玲…….永……远…………是……哥…哥…..的…..老…..婆…喔….嗯……..嗯”

    “叫我大鸡巴哥哥”

    “大…..鸡…….巴…….哥……..哥………玲……玲……爽…….喔…..我….爱…哥….哥…..丈…..夫……嗯……..嗯”

    听得我老二狂抽猛送,每次都插到妹妹嫩屄的子宫口,妹妹身形猛颤,双手压着我的屁股,屄内急速收缩,控制不住地将淫水狂泄出来。

    “喔……….哥………我……….出…….来了……………喔………太……美…….喔……”

    也许是才射精给妈妈不久,我老二很舒服,但还是没有要射精的感觉,我尽情的抽插肏著妹妹的屄,妹妹泄了三次,我才背脊一麻射出了滚烫的精水在妹妹子宫里,妹妹早被我肏得累瘫了,嘴巴伊伊呜呜地,也听不清妹妹嘴巴里讲些什么了。

    我们紧紧地拥抱着睡着了,醒来发现盖著被子,心正纳闷,妹妹也睁眼对我微笑说:

    “妈妈进来帮我们盖的啦,真的好害臊,你还压在我上面,我又不敢动,妈妈看了我们的样子好久才帮我们盖被子的啦,还唸着你怎么这么壮,精力那么好,妈妈走后,我怕吵醒你,更不敢动,现在我的腿已被你压麻掉了。”

    我才发现我的老二还插在妹妹屄里,而且不知什么时候又硬起来了,妹妹的腿仍然成M型被我压着。

    “玲玲”

    “嗯”

    “喜欢我们现在的样子吗?”我放掉穿越妹妹腿窝的手。

    “嗯,我喜欢,哥,你呢?”妹妹将腿伸直,但屄里仍被我老二插著。

    “玲玲,我爱死妳了。”我动了一下,妹妹皱了一下眉头微笑道:

    “哥,你不会又想要吧!”妹妹的脸又汎红潮了。

    “谁叫妳里面一直吸著牠,现在牠硬起来了,我也没有办法呀。”我赖皮地说。

    “哥,你太猛了,我受不了啦,刚刚我已经被你弄得死去活来地泄了三四次,现在脚又麻又酸,拜托你,你找妈妈吧!”

    妹妹调皮地双手作祈求状。

    “不行,是妳搬救兵,要换人妳自己叫。”我老二慢慢的抽动着。

    “喔……….哥…………妈………快来………..哦……….喔……..我………不..行..了……哥哥……….太…….猛…..了……快……..来……..救…救…我”

    妹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当真叫了起来,只听门一开妈妈走了进来,看到我肏妹妹屄的样子好气又好笑。

    “家豪,你真想肏死你妹妹呀。”妈妈坐到床头道。

    “妈,哥…..哥……真….的….太猛了…..我….受…..不….了…….妳……快…..来啦”妹妹红著脸,两手仍抱着我的脖子道。

    妈妈怎不知妹妹鬼计,只是不甘心轻易上当。

    “ㄚ头,看妳的骚劲,肏屄不是很爽吗?怎么会叫救命,尤其妳哥哥这支神勇持久的屌是少有的大鸡巴,多少女人求都求不到,妈妈是护士,医院看多了有太多翘不起来年轻病人,咱们要多珍惜喔。”妈妈轻捏著妹妹乳头。

    妹妹被妈妈一阵荤素的抢白,不知如何接口,妈妈手指捏得妹妹一阵哆嗦急喘地,妹妹也大胆地将手伸进妈妈裙下摸去,妈妈知道妹妹的意思,拉下自己三角裤顺势转动着身体将屄让妹妹摸,妹妹从没有摸过妈妈的屄,也学着我抠捏妹妹屄的方式抠揉妈妈的阴核。

    “喔………嗯……..”妈妈轻哼著

    我看得口干舌燥,兴奋莫名,我吻著妈妈,脱下妈妈洋装,老二加紧冲刺抽插妹妹的嫩屄,妈妈慢慢蹲下,跨在妹妹头上,将开始湿淋淋的屄送到妹妹嘴里,妹妹只见妈妈的屄靠来,也学着用舌头翻卷,妹妹舌头翻卷一次妈妈就紧抱我一次,妈妈虽然娇小但手劲蛮大的,勒得我快喘不过气来,我更重重抽插顶在妹妹子宫上,妹妹忍不住泄出淫液了。

    我抽出妹妹屄里的老二,红咚咚发胀的龟头,被妹妹淫水浸泡得发亮,我翻过身来到妈妈背后,要妈妈弯下腰,我从妈妈背后将老二插入妈妈的屄,正因为妈妈淫液淋漓,我顺利地一插到底。

    “喔……….好………..家豪…………..嗯……….你………好…….棒…….哦……….”

    “好……舒…….服……哦…….大……鸡….巴….哥..哥……你…..肏………得….妈..爽..死……了……喔…..喔…….喔”

    “宝….贝……哦……..太…美………..了……….老..公……….快…….快…….大….力…对……..用力………肏……肏……肏死………..妈…………..了……喔…….喔”

    “哇!家……..豪………你……真……的……越….来….越…..神勇……太….棒…了..难….怪…..妹妹……..叫……..救…….命”

    胀痛的老二,被妈妈的淫声浪语刺激得浑身是汗如雨下的我疯狂抽插,妹妹本来疲累地瞇着眼含春地躺卧在床上,双腿自然地弯放,但见我跟妈妈放浪形骇的做爱,也看傻了眼,妈妈本就趴着,看到妹妹的春态,一把拉过妹妹,拉开双脚,妈妈头一低吻住妹妹的屄,舌头快速地翻卷在妹妹阴蒂上。

    “啊”妹妹被妈妈突如其来地动作,只有瞇着眼、抱着头、扭著腰,嘴里哼哼嗯嗯享受着那快感。

    这画面让我不由老二龟头一阵酥麻,我不由地将老二紧紧地抵住妈妈的子宫。

    “妈,我不行了,我………..喔”老二喷出滚烫的精液。

    妈妈也被我精液烫得一阵颤抖,屄内一阵收缩也泄出了舒爽的淫液。

    从此,我们三人行一直过到现在。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人人草_人人碰_人人操免费视频_ 人人碰免费视频公开_超碰在线-百度 知道 权所。

    广告合作:wangzi8881@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