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欲乱寡母
    时间:2017-08-08

    序章十月十四日  晴

    今天收到同桌小红写给我的情书,她想做我女朋友,我想都没想就果断的拒绝了。她说喜欢我,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她,就算找女朋友也要找向妈妈一样的。

    妈妈是个丰满肥熟的中年寡妇,她身高1 米55,体重140 斤。胸前一对丰满到甚至有些下垂的大奶子几乎总感觉要裂衣而出,胯下肥硕的大屁股又白又圆,宣软的大肚腩上生满了迷人的妊娠纹,肉感十足的身材配上羊脂白玉般的雪白皮肤,绝对是天下最性感的熟女。妈妈的容貌更是迷人,岁月仿佛在她脸上只留下了成熟的风韵,一颦一笑间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将来如果能娶到像妈妈这么性感迷人的女人做老婆就好了。不!天底下绝对不会再有这么完美的女人,只要这辈子能和妈妈春宵一梦,就是死也值了!

    ——摘自我小学时的日记

    正文

    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守了寡,此后一直没有再嫁,而是独自抚养我长大。

    我从小到大每晚都和妈妈睡在一张床上。妈妈在我小时候就一直是心目中的性感女神,不仅五官精致漂亮,身材更是丰满肥熟,肉感十足。她每天晚上睡觉时背对着我侧躺在我身边,小夜灯昏黄的灯光下,妈妈丰满的爆乳,丰盈的腰身,肥硕的大屁股及修长的白晰双腿形成了一幅无法言语的美丽画面。

    妈妈在一家商场做销售,卖高档化妆品,商场要求员工站立服务,即使没有客人时也不能坐下。妈妈毕竟上了岁数,某一天在上班岗位上突发腰疾被送进了医院,等我赶到医院时,医生已经为妈妈做出了诊断,长期劳累引起的急性脊髓炎,妈妈的下肢已经无法自己动了,但好在还有知觉,医生说妈妈这种病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回家静养,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年五载,只要保养得当完全可以自愈,但康复后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长时间站立了。

    在妈妈同事们的帮助下,我把妈妈接回了家,众人坐了一会,勉言几句便纷纷离去。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妈妈,妈妈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苦,与我搂在一起抱头痛哭。

    “儿啊,妈妈瘫了,后半辈子可咋办呀,呜呜……”

    随着妈妈的哭泣,妈妈顶在我胸前的一对大奶子也跟着一阵颤动,没想到妈妈这对奶子虽然看起来有点下垂,可是弹性这么好。“妈,没事的,有我在,你什么也别怕!”我轻轻拍著妈妈的后背,继续安慰著,“再说医生不是说了,只要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康复的,没事的,啊,别哭了!”

    妈妈在我的安抚下渐渐平复了情绪,她两只手仍仅仅的搂着我,生怕失去我似的,“儿啊,妈后半辈子可就指望你了……呜呜……”

    隔着妈妈薄薄的一层衣衫,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妈妈的身子是那麽柔软,还有她的体香,带着一种令人着迷的诱惑。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向下滑去,盖在妈妈浑圆硕大的大屁股上,“乖,别再哭了啊,不乖打屁股了!”说著,我擡手在妈妈大肥腚上轻轻拍了一把。依稀记得小时候妈妈就是这样惩罚调皮的我的。

    “坏儿子,连你也欺负妈妈。”话虽如此,可妈妈终于被我哄的破涕为笑了。

    见妈妈没有生气,我大著胆子继续把手放在妈妈的屁股上,感受着那里的柔软与温暖,进而一点一点的把手移向妈妈深深的屁股缝里。

    “儿啊……你要干什么……快放开妈妈啊。”妈妈轻轻的咕哝这,她丰盈的上半身在我怀里轻轻扭动挣扎著。

    妈妈的下体虽然不能自己移动,但并没有失去知觉。她守寡至今,这具熟透了的躯体早已饥渴多年,她的身体清晰的告诉她,她对身边的亲生儿子正在对她做着的超越伦理的事情是多么的渴望,即使预见到即将发生的事情,但是她却不愿意离开儿子的怀抱,自己的身子在儿子怀中渐渐发软。

    “妈。”

    “恩……快放手……放手!”虽然妈妈嘴上这么说,可身子却没有半点动的意思。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一股异样的火焰在她的心里燃烧。

    我的手还在继续隔着薄薄的衣衫抠挖著熟母的臀沟,“好妈妈,再让我多抱一会!”终于我的手指触到了妈妈的屁眼,妈妈的娇躯跟着猛地颤抖了一下。

    “你都有女朋友了,还抱我干什么?”

    妈妈这句话似乎带着浓浓的醋意,这使我的胆子更大了,“妈妈你说的是小红吧,我们没什么的,是她一直缠着我,可我的心里只有妈妈你,再说了她哪能跟你比,你比她性感多了!妈,我爱你!”说着我重新把手擡起来,搂着妈妈的大粗腰,给了她一个郑重的拥抱。

    听了我这明显带着挑逗的暗示,妈妈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在心中有一些激动,“看来儿子是真的喜欢我,他贴着我大腿的那根鸡巴又硬又烫,隔得我生疼呢!”想到这里,妈妈的逼里竟然很可耻的流出潺潺的蜜汁来。

    妈妈感觉自己的上半身仿佛都软的不受自己控制了,“儿啊,妈有点坐不住了,你扶著妈点。”

    我调整了以下姿势,从后面抱住妈妈,让妈妈靠在我的怀里,“这样这要舒服点了吗?”

    “恩……啊……不要!”妈妈说不要的时候,正是我把手伸进妈妈裙底,隔着内裤把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阴户上。“坏儿子,不要摸了……妈快受不了了!”

    我见妈妈并没有生气,于是更加大胆的撩开妈妈的内裤,手指直接抚摸著妈妈早已洪水泛滥的肥屄。同时另外一只手也不闲着,捧起妈妈一只肥硕的大乳房肆无忌惮的揉捏著。妈妈的鼻息间不由自主的发出一连串醉人的呻吟。

    亵玩了一阵,我翻身扶著妈妈让她躺下,撩起她的短裙,一把扯下内裤,又分开她雪白的大腿,让她那早已淫光四溢的骚逼暴露在我眼前。我起身三两下把自己脱得精光,转回身握著早已勃起多时的大鸡巴跪在了妈妈两腿间。

    “儿啊,不能再继续了……我们可是亲生母子啊!”妈妈做着最后的挣扎,我也有些犹豫了,是啊,我们是亲生母子,如果我趁人之危的强奸了妈妈,那事后我该如何面对妈妈啊!可是妈妈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刚刚努力凝起仅存的一点神志也付之东流。

    “你至少要先把窗帘拉上!”

    我起身拉上窗帘,又到外屋锁好了门。回到卧室时妈妈已经自己脱去了身上的衣服,她一只手伸到胯下,用中指和无名指分开自己肥厚的大阴唇,另外一只手撑着床撑起上半身,她那臀肥奶大肤白逼湿的性感身子就这么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面前,她对我催促道:“小冤家,快点过来吧。这里就是你出生的地方……好了……快点回到妈妈的身体里面吧!”

    我飞扑到妈妈身边,重新跪在她两腿间,“天哪,这就是妈妈的阴道,把我生出来的阴道!”

    “对啊……我就是用这里把你生出来的……”

    “我可以舔一舔吗?”虽然是问句,可是我说完已经俯下身,深处舌头轻轻的舔在哪美艳的粉红色逼缝里。

    “不要……嘤……脏……”

    妈妈轻轻的推着我的头,不让我继续了,我起身撸了两下鸡巴,然后把乌黑发亮的硕大龟头对准妈妈的骚逼,“快来啊,妈妈受不了了……握着你的鸡巴,对准中间这个小洞洞,把你的鸡巴插进去吧……哦……啊……慢一点……”

    在妈妈的指导下,我第一次回到了我出生的地方,这是我和妈妈第一次乱伦,也是我第一次和女人操逼。

    “啊……妈妈……好舒服……妈妈……好妈妈!”

    “儿啊,慢一点……妈妈好久没做了……你要怜香惜玉哦!”

    “妈妈,你的逼好暖和,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鸡巴,舒服死了!”

    妈妈虽然下体不能自己移动,可是知觉还在,做爱带来的快感丝毫不受影响。“妈妈也好舒服……好儿子,你真会操逼!”

    我一边在妈妈的老逼里疯狂的抽插,一边叼著妈妈一只紫葡萄一般的奶头,贪婪的吮吸著,嘴里忘情的呢喃著“妈妈……恩……妈妈……”

    “嗯……竟然还吸著妈的奶子……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操了一会,妈妈的逼实在太舒服了,又温软又湿滑,像一只婴儿的小嘴吸吮着我的鸡巴。我感觉自己就要忍不住射精了,但我不想第一次就这么快射,正想拔出来歇一下。妈妈却忽然喊道:“啊……妈妈不行了……泄了泄了……”

    妈妈守寡多年,身子真的是太敏感,第一次就被我操的高潮泄身了,妈妈的泄身让我也很快有了感觉,随即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妈妈,我已经……”

    妈妈感觉到我抽插频率加快,知道我快射了,“没关系,你就直接射出来,射在妈妈身体里面吧!”

    “妈妈……你不怕怀孕吗?”

    “没事,妈岁数大了,没那麽容易怀孕的。”

    “啊……我来了!”随着一阵快速的抽插,我终于在妈妈的阴道深处射精了,将浓浓的子孙浆灌进了亲生妈妈干渴已久的子宫里。

    “好烫啊……好舒服……天哪……妈妈又泄了……”

    我伏在妈妈身上歇了片刻,稍微恢复了点精神,起身对着妈妈略厚的性感丰唇深深的吻了下去,这是我的初吻,我本来还以为接吻就是两人唇唇相对,还是妈妈主动伸出灵巧的小香舌探入我口中,轻轻的拨弄着我的舌尖,教给我什么叫做相濡以沫。

    唇分,我与妈妈四目相对,我的眼中充满著浓浓的爱意,而妈妈的目光中既有情爱,又有慈爱,还有一丝愧疚。

    良久妈妈开口了,“儿啊,你会不会看不起妈妈。”

    我不解的摇著头,“妈妈,你这话从何说起呢!”

    “妈妈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和自己亲生儿子乱伦……呜呜……妈妈是坏女人……”说著说著,妈妈又哭了起来。“我对不起你死去的爸爸……更对不起你……呜呜!”

    我搂着妈妈安慰道:“妈妈别哭了,你哭的儿子心都碎了。今天的事都怪我,可我是真心的爱你,情到浓时难以自拔。我们既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也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妈妈还是呜呜的哭,哭的楚楚动人,我见犹怜。我躺在她身侧搂着她,轻抚着她光滑的脊背。

    妈妈哭了一阵,渐渐止住,“刚才的事妈妈没有怪你,但妈妈是个寡妇,寡妇就得谨守贞节,今天这样的放纵之后,妈妈将来只怕是没见进祖坟了。”我正要辩解几句,妈妈接着又说,“虽然妈妈不会主动与你欢好,但如果你实在想要妈妈,也不用太为难自己憋坏了自己……反正你要是想糟蹋妈妈的身子妈妈也没法反抗不是?”

    我这才听明白,妈妈还是传统观念作祟,一时间无法正视我们母子间的新关系,但又乐在其中,索性以退为进,找了个理由说服自己罢了。想明白这层我终于放心了,搂在妈妈上面的手往下移,沿着光滑的脊背一路向下,在挺翘的肥臀上稍作停留继续前进,绕到正面轻抚著妈妈的肥屄,此时她的逼里正潺潺的往外留着白浆,那是我的子孙浆和她的爱液混合后的液体。

    “好妈妈,既然如此,那儿子我就要继续糟蹋你的身子了!”

    妈妈伸手到我胯下摸了一把,又爱又恨的惊呼道:“天那,这么快就又硬了?!”

    “妈妈对不起,实在是因为你的身子太迷人了。”

    “来吧……用你的大鸡巴来糟蹋妈妈吧!”

    我再一次伏在妈妈身上,轻车熟路的吧鸡巴插回到妈妈的肥屄里,刚刚才在她的阴道里射过,里面特别润滑,很轻松的就插到了底。

    “嗯……小冤家……你要温柔一点哦……”

    “好妈妈,你的老肥屄好滑,好舒服……爽死儿子了!”

    “哦……亲儿子的大鸡巴也好厉害……妈妈又上天了……”

    我的双手紧紧地搂住了妈妈肥白的屁股,大鸡巴以空前的速度和动力撞击着她的逼、她的子宫、她的花心!

    “妈妈,我要操死你呀!”我呼吸沈重,语无伦次。

    “宝贝,使劲的操妈妈,妈不想活了。”妈妈同样口齿不清。

    将近二十年的守寡生活,对于一个美丽而又成熟女人来说无疑是残酷的。那封多年的娇躯再次向亲生儿子开放,那性欲的快感、母性的柔情和乱伦的刺激便混合成一股不羁的原始野性,使深藏在体内的淫欲如火山喷射一发不可收拾。

    妈妈那迷离的星眼泪光闪闪,上牙咬著薄薄的下嘴唇,她一面呻吟著,一面没口子的浪叫。混身颤抖在一块,两只白滑滑的柔臂,更是紧紧的死命地抱着亲生儿子的屁股,用力的向下压,恨不得连我的两颗卵子也挤进她那小浪穴中!

    我抱着她那圆圆的大屁股不住的疯狂的摇!幌!闪!插!一次次的在她的子宫里播撒不伦的种子!

    整晚,卧室里春意盎然。

    第二天一早,妈妈工作的商场里打来电话,让我去财务领取妈妈的工伤保险金。那一长串数字让我数了好长时间才数清,这笔巨款足够我和妈妈奢侈的共度余生了。从妈妈单位出来,我去学校办理了休学手续,理由是要在家照顾因生病而生活不能自理的妈妈,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不想失去和妈妈在一起的每一秒。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谁能想到妈妈受伤后竟掀开了我们母子关系新的一页。

    后记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间来到半年后的一天上午。

    屋外阳光明媚,而我和妈妈的卧室却窗帘紧闭。屋内,妈妈一丝不挂的仰躺在双人床正中央,她的双手一手努力的遮著自己两只肥硕的大奶子上的两粒紫红色的奶头,一手轻抚额头,仿佛不敢去看跪在她两腿间做着活塞运动的亲生儿子。

    即使已经无数次与儿子欢好,可是每次面对儿子的索取,她还是会羞得双颊绯红。在一阵快速的抽插之后,随着儿子的一声低沈而有力的闷哼,滚烫的液体灌满了她的下体。她知道,亲生儿子又一次射在了她的身体里。

    我起身亲了亲妈妈的额头,妈妈有些埋怨的白了我一眼,我知道,是因为本来说好要带她去医院检查身体的,可是临出门前情不自禁的又操了她一次。

    帮妈妈清洗干净下体,替她穿好衣服,把她抱到轮椅上,然后推着她出了门。

    妈妈这半年来腰伤恢复的不错,已经能坐在床上轻微的擡腿曲腿了。不过并不是为她复查腰伤,而是因为妈妈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例假了,前一天妈妈让我买一只试孕棒测了一下,醒目的两条红杠赫然出现在我们母子面前,妈妈竟然真的怀上了我的种。

    “不能要!”我和妈妈异口同声的说。虽然说起来容易,可是在内心深处,我们都是很挣扎的,但是衡量再三最后还是达成了这样的共识。

    医生的表情明显很奇怪为什么是年少的儿子带着瘫痪的亲生母亲来打胎,好在这位医生的好奇心似乎并不强,并没有追问诸如“孩子父亲呢?”之类的问题。

    做过B 超之后,医生对我说,“你母亲已经怀孕超过三个月了,没法打胎,只能引产。”

    “那就引产吧。”其实我对打胎和引产又什么区别并不清楚,但是很清楚他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医生摇摇头,“作为高龄孕妇,在宫颈不成熟时引产很危险的,容易造成大出血,我建议还是再怀一段时间,等八九个月的时候再来引产。”

    事关妈妈的生命安全,我当然接受了医生的建议。推著轮椅又回到家。

    路上,妈妈对我说她很幸福,能和相爱的亲生儿子长相思后,并为亲生儿子怀孕,哪怕明知不会有结果,可是这过程本身也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上一篇:M字型的迎合 下一篇:漂亮的小秘书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人人草_人人碰_人人操免费视频_ 人人碰免费视频公开_超碰在线-百度 知道 权所。

    广告合作:wangzi8881@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