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主播的梦
    时间:2017-08-08

    X 菁玉最近不知怎么回事,显得十分没有精神;就连在主播台上也频频吃螺丝,主播群女同事们从侧面打听才知道她最近跟男朋友文杰分手了。怎么可能呢?

    菁玉的男友邱文杰是个家喻户晓的大帅哥,又是邱氏财团少东;菁玉与他交往也快三年了,金童玉女不知羡煞多少新闻部的同事们;如今竟然分手了,实在令人不解;大概只有菁玉能告诉我们真正的答案吧!

    深夜十二点钟 X 菁玉刚刚报完 X 线夜报,下了主播台;同事们约他去吃宵夜,她拒绝了;表示已经很累了要回家睡觉,大家觉得她刚跟男友分手心情不好;便不勉强她了,一群同事们便相约吃宵夜去了。

    X 菁玉一个人回到更衣室,卸下主播的套装;只剩下一套紫色的性感内衣裤,她看着整容镜里的自己;姣好的身材加上感性的面貌,觉得自己跟文杰真的是天生的一对;文杰家世好,学历高;两人的关系也十分亲密,但她始终觉得文杰总是缺少了什么?咳!算了!反正是自己提出分手的,况且;自己还那么年轻…….。

    走出八德路 TVXS 大楼外,原来外面正下著大雨,X 菁玉撑著一把小伞;雨势大得根本无法用伞遮蔽,菁玉的身子有一部份已经淋溼了;她慌忙地对着往来的出租车招呼挥手,可是没有任何一辆肯停车载客;更离谱的是有一辆白色小客车在她面前直呼而过,溅起的水花将她喷得全身都溼透了……!

    只好先回公司了,她回身再走回大楼里;准备回更衣室去梳洗一番,到了新闻部门前却发现门是上锁的;她便去找值夜班的福伯取钥匙,哪知道值班的福伯早已不见人影了。

    当菁玉正徬徨无助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身影:‘妳不是夜报主播 X 菁玉小姐吗?’

    来者是 TVXS 餐饮部的助理厨师阿德,他虽是餐饮部最年轻的厨师;但年纪也有三十来岁了,高大壮硕的体格;清晰可见的胡渣与胸毛,外表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十足粗鲁的男子。

    ‘你是餐饮部的人吗?我想回新闻部可是门锁上了。’

    X 菁玉对阿德说由于菁玉的全身都溼透了,她身上所穿的性感紫色内衣清晰可见;阿德先是盯了一下她的胸部,再对她说道:‘我来帮妳开开看。’

    阿德走到菁玉的身旁试着帮她开锁,一边跟她聊著:‘X 小姐,我最喜欢听妳报新闻了,妳长得那么漂亮;声音又好听,早就应该让妳当晚报的主播了!什么 X 雅琴,只不过是资历较老而已。’

    虽然知道是灌迷汤,但听在 X 菁玉耳里;还是感到十分窝心,顿时在淋溼的身上又升起了一股暖意。

    ‘不行,还是打不开。’

    菁玉着急道:‘那..那怎么办呢?’

    这时阿德毫不忌讳地用双手握住菁玉的肩膀说:‘没关系,我们餐饮部有浴室和干净的工作服。妳先到那儿去梳洗,换上干净的衣服以后;我再开车送妳回家好了!’

    菁玉对阿德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脸上立刻一阵泛红;因为从来不曾被如此粗壮的男子握住肩膀,她赶紧慌忙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阿德十分豪爽地说:‘没关系啦,大家都是同事嘛!不要客气。’

    阿德带着菁玉到餐饮部厨房的浴室,这是一个只能容纳一个人的淋浴室;褶叠门是用毛玻璃作的。菁玉进入浴室以后便转开水龙头开始淋浴,阿德刻意将厨房的灯关掉,顿时只剩下浴室的灯亮着;在半透明的毛玻璃下,X 菁玉的迷人的身体隐约可见;那两腿之间浓密的幽谷,随着她转动身体而若隐若现;那高耸的双峰,在莲蓬头的刺激下更加挺立了。

    ‘啊··!这就是我的偶像主播 X 菁玉吗?’

    阿德蹲在门外,沈醉在他如诗的梦里!


    话说阿德在浴室外窥视 X 菁玉淋浴,但好事不长久;菁玉很快就已经梳洗完毕,阿德拿一件干净的厨师工作袍递给她穿;这是一件和式的工作服,类似空手道装要绑腰带的样式。菁玉换好了衣服便步出浴室,一阵迷人的香味扑鼻而来;由于她里面没有穿任何内衣,所以胸前白皙的肌肤清晰可见;隐约微露半个乳房。

    阿德见菁玉迷人的模样而呆住了,赞美声脱口而出:‘X 菁玉小姐,妳好漂亮喔;想不到妳不化妆的时候看起来是那么地清纯!’

    被阿德如此称赞菁玉羞涩的说:‘阿德,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

    阿德十分得意地说:‘走吧,我送妳回家!’

    两人来到地下一楼的车库,阿德的车子是一辆三门的箱型小货车;阿德将座位清理了一下:‘抱歉!东西太多有点乱!’

    菁玉连忙回答:‘没关系啦!’

    两人上了车以后,车子就直驶出 TVXS 大楼;此刻是深夜两点钟了,外面的雨势比之前更大了;同时还夹带着强风,车子行驶时还不时可以看见强风将一些垃圾树叶吹得满天飞舞。菁玉开口:‘好恐怖哦,这么大的风!’

    阿德回答:‘奇怪?好像没有听说有台风要来啊!’

    由于阿德的货车避震系统不是很好,所以车子开起来颠颇的相当厉害;此时菁玉觉得下体有些不自在,好像有什么东西抵住她的私处;由于她只有穿一件工作袍而已,所以抵住她下体的东西所带给她的触感是很明显的;加上车子颠颇得很厉害,那种触感让她觉的很不自在但是好像又很…很舒服;在一阵连续摇摆与刺激下,她已经觉得私处所受到的刺激相当愉快;最后菁玉忍不住从娇小的嘴巴叫出了短促的一声︰‘啊!..’

    ‘怎么了!’

    阿德连忙问到,菁玉有些不自在地指著自己的座位说:‘座..座垫上好..好像有什么东西耶。’

    接着她自己将手伸到坐垫与私处接触的地方,将那不明之物拿出来;天啊!原来是一颗大钢珠,大概有小孩的拳头那么大;难怪她…..。

    阿德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那是我用来练腕力的钢珠啦,妳也知道我们这行需要有很大的力气的。’

    菁玉也回答:‘没.没关系!’

    阿德连忙将钢珠取了过来,却发现亮丽的钢珠上布满了类似像胶水的透明液体,那是?没错,那是淫水!

    原来菁玉在这大钢珠的刺激下,私处早就已经溼淋淋一片了。两个人都知道钢珠上附着的是什么东西,所以气氛顿时变得很尴尬;两个人的脸都泛红了。

    沈寂了一段时间两人没有再对话,阿德此刻用斜眼偷偷瞄了菁玉的表情;发现此刻她的脸还是非常的红,再往下看菁玉的一对乳房在车子颠簸的起伏下;上下左右摇摆不定,非常好看。此刻阿德的阳具也有一些忍不住了,裤裆前立刻升起了一座高高的帐篷;非常的雄伟,菁玉看到阿德的阳具升起以后吓了一跳!立刻将头摆到另一边;这个时候气氛更加尴尬,菁玉的心跳得非常的快;她又偷偷地去瞄了一次阿德的帐篷,只是此刻她并不是害怕,而是觉得阿德这个人蛮好玩的;而且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居然有如此巨大的阳具….。

    车子终于开到了菁玉的住所,车外的风雨更大了;阿德拿了一把特大号的雨伞对菁玉道:‘X 菁玉小姐,我先送妳到门口吧!’

    菁玉见风雨这么大就回答:‘好吧!’

    两个人就撑著一把特大号的雨伞一起下了车,朝住所大门走去。

    这个时候空中突然落下一块铁皮,眼看就要划过菁玉的背部;千钧一发之际阿德立即推开菁玉:‘危险!哎呀!’

    铁片划过阿德左手上臂,上臂开始流血;但刚流出的血却马上被大雨冲淡。

    菁玉慌忙道:‘阿德!你还好吧,哎呀!你流血了。’

    阿德若无其事地说:‘不要紧,皮外伤而已。’

    菁玉愧疚地说:‘先到我家敷个药吧!’

    阿德道:‘这么晚了方便吗?’

    菁玉回答:‘没关系,今晚你帮了我这么多忙;我还没来得及谢你,现在你又为了救我而受伤!’

    阿德见菁玉很有诚意地提出便回答:‘那..好吧!’

    两个人就一起朝菁玉的家门走去!


    话说菁玉与阿德两人回到屋子里,菁玉忙着找寻急救箱;根本没有时间将身上的工作袍换下,忙乱了一阵子后终于找到了急救箱。

    她赶紧到阿德身边道:‘阿德,我先帮你止血;请你先把外衣脱掉吧!’

    阿德很干脆地就把外衣脱了,眼前菁玉所看到的是一个骠形大汉;宽阔的肩膀与浓密的胸毛,从背面看起来简直壮得像一头熊一样。

    菁玉看到这样的体格差点愣住了,因为这跟她的前任男友文杰的体型完全不同;文杰是属于瘦高型的….。

    菁玉还是赶紧为阿德止血,由于阿德的块头非常大;菁玉几乎必须贴著阿德的身体才能帮他止血。

    两个人的身子贴的非常近,已经近到可以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阿德觉得自己真是艳福不浅,居然可以跟自己的偶像主播这么的亲近;他很仔细地打量著菁玉,赫然发现她的工作袍已经松掉了,大概是刚才一阵慌忙所导致的;低下头去看,菁玉那一对挺立的乳房已经完全呈现在眼前,饱满的双峰加上淡粉红色的乳晕;让阿德的鼻血快喷出来了!

    他赶紧抬头强迫自己不去看她,可是他的阳具却没有那么听话;已经迅速地充血了….。

    菁玉与阿德身体贴得很近,她从阿德身上所闻到的是一种特殊的体味;这种体味是属于粗线条的男人体味,她觉得这种味道非但不会感到排斥;反而令她有兴奋的感觉,因为她觉得这种体味比起一般文绉绉的男人所擦的古龙水味道好多了;她就暂时沈醉在这独特的气味当中..

    这时阿德的肉棒突然的胀大抵住了菁玉的小腹,菁玉吓了一跳︰‘呀!’

    她推开了阿德,却再度看到阿德巨大肉棒鼓起;吃惊地道:‘你.你..’

    因为刚才推开阿德太用力了,以致于她的袍子脱落了一边,露出了半边的肩膀与酥胸;阿德见到此状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个健步就扑向菁玉︰‘菁玉小姐,我好喜欢妳!’

    菁玉对阿德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时还无法反应就已经被阿德压倒在地上了;‘不!不要!’

    她试着想要挣脱,虽然她的体型不算娇小;但和阿德这样的骠形大汉比起来,她的体型确实显得娇小了。所以她根本无法挣脱。

    说著说著阿德已经强压着菁玉,并很快地将唇与菁玉的唇凑上;菁玉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强吻过,阿德很快的将舌头伸进菁玉了芳唇里去挑弄她的舌头;另外右手也握住了她的乳房上下的戳弄,而菁玉只是感到一阵晕眩与呼吸困难;但是在阿德粗造胡渣的刺激下,再加上他很有技巧的爱抚她的乳房;此时菁玉的下体也有了反应,阿德顺着菁玉的乳房往下抚摸经过小腹来到了她的神密幽谷,阿德顺手一摸发现她的密洞已经都溼遍了;蜜汁还不断地从她粉红色的小缝流出来。

    这时菁玉从抗拒变成半推半就的状态了,阿德用手指在她的小穴顺手撩起一股黏稠蜜汁;拿到眼前望了一望︰‘啊﹏这就是偶像主播菁玉的蜜汁吗?’

    他将手指上的蜜汁放进嘴里尝了一尝,:‘味道相当不错!’

    菁玉看到这种情景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居然有人会去品尝她下体私处的蜜汁;她羞涩地不敢看阿德,但是好奇心又趋使她很想去看。

    阿德迅速地将菁玉的袍子脱下,眼前呈现的即是全裸的 TVXS 主播 X 菁玉。

    他也很快地将自己衣服全部脱光,两人已经是完全赤裸相见了;阿德开始对菁玉的全身作最强烈的爱抚;先是双手紧握住她的一对双峰,菁玉的双乳形状是属于牛角型的乳房;乳尖是往上挺立的,大小十分适中;再加上她白皙的肌肤更显得她这对双峰的完美,而如今菁玉的双乳却完全在阿德的掌握之中。

    阿德硕大的手掌紧握着她的双乳作画圆圈式的强烈抚弄,而嘴巴亦立即凑上菁玉的乳尖,拼命地吸吃著;阿德的胡渣不断地刺激著菁玉的乳房,使得她的乳头已经迅速挺起。

    菁玉除了对自己的处境感到不可思议以外,身体却掩饰不了遭受强烈爱抚下所产生的快感;她上下地摆动身体,小嘴亦忍不住地发出了声音:‘嗯..啊..啊.’

    阿德知道菁玉已经开始兴奋了,便开始朝她下体展开进攻;菁玉下体的毛非常的浓密卷曲,从耻丘、阴唇一直延伸到肛门都布满了耻毛;所以阿德必须用手指拨开她浓密的毛才能看到密洞。

    他将整个脸埋进菁玉双腿的中心,伸出舌尖对她的肉洞深处作前后挑弄。

    菁玉的肉洞遭受阿德强烈刺激下也有了较激烈的反应:‘不要..不…..啊..好..好…好舒服…’

    她忍不住地用双手压住阿德的头,希望阿德的舌尖能更深入肉洞的深处;而阿德当然是义不容辞地更加卖力刺激菁玉的小穴。

    当菁玉正沈醉于肉洞深处的愉悦的时候,阿德突然将她拉起来;他让菁玉跪在他面前,而自己将鸡巴送到菁玉面前;菁玉了解阿德的意思,毕竟她是有过性经验的女孩;她主动用手握住阿德的鸡巴张开小嘴含住了它,但是阿德的鸡巴实在太粗大了;菁玉只能勉强将龟头的部份含住前后套弄,但是这样却让阿德的鸡巴恨的痒痒的;于是他用手抓住菁玉的头发,腰部一挺;硬生生将巨大的肉棒塞入菁玉的小嘴里,开始作活塞式的抽送。

    ‘呜..呜..嗯..’

    菁玉被阿德这样强力的抽送下,简直无法呼吸;但是阿德的肉棒送得越深,她却越有快感;而肉洞的蜜汁也更加狂烂了;阿德抽送到两百余下的时候才拔出肉棒,菁玉因喉咙受刺激而开始咳嗽;而阿德见状不忍心才改让菁玉改用舌头来舔弄肉棒,肉棒上面布满了菁玉的唾液;看起来更为凶悍。

    当两人的欲望都将要沸腾的时候,菁玉反而主动躺下;自己分开双腿,因为她的小穴已经痒好久了;自从和文杰分手以后,已经将近两个多月没有男人来灌溉她的小穴了,现在她只希望赶快有人帮她止痒。

    她对阿德说:‘快!快插进来…’

    阿德十分得意地来到她的跨下,握住自己巨大的肉棒;对准菁玉小穴的洞口,用龟头在洞口上下刮弄;菁玉见阿德迟迟不插进来,十分着急地‘讨厌!快一点嘛…’

    阿德这才挺直了身躯,将大肉棒对正;徐徐的插入菁玉的穴内,一阵窄实的压迫感令阿德无比的舒适。

    菁玉的表情由眉头深锁改而露出微笑:‘啊..啊.嗯…’

    阿德将身体压下,龟头直达菁玉的花心;菁玉的小穴是十分紧的,阿德的肉棒在菁玉小穴的吞食之下感到痲痺;‘快!.快用力…’

    菁玉的肉洞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她用双手托住阿德的屁股;拼命地往自己的下体施压,而她自己也尽量将臀部向上顶;希望下身的抽送能够加剧!

    ‘啪!啪!啪!…’

    阿德的抽送加上菁玉爆发出的淫水声充满整个屋子,‘哦!…呜.呜..啊.用力..再..再用力….’

    菁玉肉洞过于舒服忍不住地大叫….‘啊!…。’

    阿德大约抽送了三百余下,两人都已经是汗水淋离;阿德抽出大肉棒,自己躺在地上,肉棒依然是挺立不摇的;只是表面布满著菁玉的淫水。他将菁玉拉了过来,让菁玉的肉洞直接对准肉棒坐上去;‘嗯!’下体又是一阵迫实感,菁玉皱着眉头叫了一声。

    阿德双手紧抓住菁玉的双乳,让菁玉自己上下摆动屁股;阿德的大肉棒不须要动就已经抵达菁玉的花心了‘噗滋!噗滋!噗滋!’

    菁玉又再度释放大量的淫水,使得两人的交合处再度发出剧烈奔腾的声音!菁玉上下摇摆着头忍不住地大叫‘哦!喔….嗯……啊!’

    两人正在沈醉在天雷地火之间的时候,阿德见菁玉身后的三十七吋大电视;伸手一把抓将遥控器取了过来,他打开了电视选择了 TVXS 整点新闻台;哪里知道这么巧正在重播菁玉播报的时段‘接下来我们一块儿来看看国内新闻…………’

    阿德见那电视里温文端庄播报新闻的菁玉与现在全身赤裸坐在他肚皮上狂舞的菁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他心想着﹕(任妳在播报新闻时候多么英姿焕发,脱掉衣服以后也不过是个女人?)

    想到这里阿德莫名地兴奋,他决定要彻底地占有菁玉;他用双手紧握著菁玉的腰肢,然后主动将臀部向上挺,原本已娇喘不已的菁玉又再度沸腾‘啊!好……好……好舒服..!’

    阿德卖命地挺动肉棒,每一摆动都深深刺入菁玉的花心深处!菁玉的双乳随着剧烈的起伏而上下摆动,真是十分地诱人…..。

    阿德再度起身,他将菁玉的双腿抬起来扛在间上;用他巨大的身躯向下压,让菁玉的密洞彻底呈现;而他则对准两片两片粉红色的肉片中心,开始大起大落地抽送。

    ‘喔!….嗯…太.太舒服了………..啊!’

    菁玉迷人的脸庞兴奋地左右摇摆,阿德见状更是卖命地抽送;两人身上的汗水相互交溶,淫水、汗水布满了整个地面。

    ‘呜!..阿德!….阿德!….用力!…再用力!..啊!不行了!…’

    菁玉兴奋地叫着阿德的名字,阿德则放慢抽送的速度,改用旋转腰部的方式在菁玉的肉洞里划圆圈搅弄;菁玉被阿德如此的刺激,兴奋地抬起头来伸出她的舌头热吻著阿德;像似情欲无从发泄一般。

    经过一翻搅弄后阿德又再度恢复大起大落地抽送,只是抽送的速度更快力道更重;菁玉此时已经极尽疯狂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要出来了!’

    那一瞬间菁玉解放了,一股浊白的液体冲击著阿德的肉棒,而阿德也深知自己的能耐已经快到了极限,于是他再疯狂抽送四十余下以后;肉棒也爆发了,他迅速地抽出肉棒;将一股滚烫黏浊的精液射在菁玉白皙的脸庞上,许多精液直接地流入菁玉的嘴里;而她也不排斥地吞下了精液,因为菁玉心里终于明白这就是她想要的性爱,这是文杰所无法带给她的狂野式性爱!

    阿德起身穿着裤子,他对着菁玉说:‘怎么样?下次穿主播服跟我做爱吧﹗’

    菁玉仍然摊著身子躺在地上,她没有力气回答阿德的问题;只是闭上眼睛对阿德点一点头表示很满意…………。

    电视上的整点新闻正巧也播映完毕:‘以上就是这节晚间整点新闻,晚安!我是 X 菁玉!我们明天同一时间再会!!’


    最近菁玉怎么感觉变漂亮了?整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起来,在主播台上的表现亦十分耀眼!同事们都纷纷猜测,是不是谈恋爱了?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在菁玉与阿德邂逅之后,两人从此都有固定的幽会,时而在车里,时而在公司餐饮部厨房;有时在公司顶楼,有时在汽车旅馆;但最常幽会的地点还是在菁玉的家里,因为菁玉是一个人住的房子;而且是独栋式的,屋内缠绵再怎么激烈;屋外都不易发觉…。

    而现在的菁玉也深知她不能没有阿德,因为唯有阿德可以带给她真正的快乐;阿德也是她心目中真正的‘男人’!

    星期六的下午,菁玉刚刚播完整点新闻;正与总经理吕滔一起讨论著最近年底选举之专题报导的播报重点,两个人边讨论边走进电梯;电梯内有一男子,就是阿德。

    阿德在公司里属于劳动阶级,他见了总经理吕滔与菁玉一起走进来;很礼貌性地向吕滔问候:‘总经理好!’

    高傲的吕滔看了他一眼;打了个哈欠未作任何反应,而阿德与菁玉两人则装作不认识。电梯到的四楼,吕滔步出电梯转身对菁玉说:‘这件事情就这样!’,菁玉对他点一点头。

    电梯门关上,里面只剩下阿德与菁玉两个人了;阿德忍不住地冲上去抱住菁玉开始拥吻,菁玉紧张地推开了他︰‘阿德!不行啦!会有人进来……。’

    阿德则将电梯控制箱的拉门用力拉下,将电梯启动扭改成OFF;电梯就这样停在六楼与七楼之间不动了,只剩下风扇空调的声音;然后他回头对菁玉说:‘这样就不必怕了!’

    两人就大胆地拥吻起来,阿德很快地拉下裤子的拉链;露出巨大的肉棒,让菁玉蹲下来为他服务;而菁玉现在已经是工夫一流的,她很有技巧地将阿德的肉棒尽吞至根部;并快速地前后套弄,阿德感到十分的舒适;而菁玉也感觉格外地兴奋刺激,但两人都深知时间不宜拖久;所以阿德很快地将菁玉拉起来,将她推倒在墙壁;撩起她桃红色的窄裙,脱掉她黑色的性感内裤;然后再抬起她一边的大腿,让菁玉的密洞显露出来;然后他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对准菁玉的肉洞向上一挺,‘啊….’菁玉舒服地叫了出来!

    两人开始上下摆动,虽然站着交合十分不好活动;但是两人都异常兴奋,因为他们第一次在上班时间内做爱;所以感觉特别刺激。大概是有点紧张的关系,阿德大约抽送了一百余下以后便‘啊…不行了!要出来了!’

    他赶紧抽出肉棒,而菁玉也赶快蹲了下来,用小嘴套住阿德的肉棒,让他将热烫的精液全部射入她的嘴里;而菁玉也赶紧将所有的精液吞下好不留下证据….。

    两人赶紧整理服装仪容,让电梯恢复正常;阿德很窝心地在菁玉脸上亲吻了一下,哪知道电梯门这么快地打开;X 雅莉正好要进来,两人见状赶快分开,雅莉看了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菁玉与阿德两个人很紧张地步出电梯,阿德赶紧去作他的工作了;而菁玉也用文件夹摀住她的脸部,赶紧到化妆室去补妆了!电梯里剩下雅莉一个人,她心里还在想着菁玉与阿德刚才在电梯里作什么?想着想着她突然看到地板上有两三个闪光,她蹲下来看到了有三滴水珠滴在上面;她用手去摸摸看,再将手举起;发现水珠牵着一条细细透明黏稠的丝,她将黏液拿到鼻前闻了一下?

    一阵酸涩味道刺激惊醒了她!原来这不是水珠,而是女人的淫液…..。难道菁玉与阿德?想着这里她便没有再想下去…..。

    菁玉自从被雅莉撞见以后,心里一直觉的很不安;她很紧张的告诉阿德:‘万一我们的事情被雅莉宣传出去怎么办?’

    阿德也感到忧心的说:‘妳尽管放心去播妳的新闻,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就了!’

    其实雅莉并没有特别去记这件事情,她还是跟往常一样;负责播报气象。下午五点半钟,雅莉刚看完新的气象播报稿,一个人独自到洗手间去;就在她刚要进入其中一间女厕的时候,突然后面有人迅速摀住她的嘴巴;并将她推到厕所内‘呜..呜..’

    雅莉尝试着想要叫出声音,阿德亮出了一只七寸长的短刀‘不要叫!否则划破妳的脸!’

    刀子比在雅莉的脸颊上,雅莉见状双腿都发软了。

    ‘只要妳保证不要叫,我就放开手。’

    阿德十分严肃地对雅莉说,雅莉心里十分害怕;只好答应着点点头,阿德放开了他的手,雅莉呼出一口大气:‘你..你想要怎么样?’

    阿德︰‘我问妳,妳是不是知道我和菁玉在电梯里做爱的事情?’

    雅莉这时才会意过来:‘原来你们两个人真的有…..’

    阿德怒道:‘妳看到了什么?’

    雅莉回答:‘我什么也没看到!’

    阿德问:‘真的?’

    雅莉正经地回答:‘真的!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此刻阿德有一点懊恼,因为他相信雅莉真的不晓得他们的事;倒是他自己先揭穿了…。

    阿德心里想(怎么办?干脆一不作,二不休;顺便上了她再说)

    于是他再度亮起刀子:‘这件事情如果宣扬出去我一定宰了妳!’

    雅莉又见到刀子便很紧张地:‘不会!我发誓我不会讲出去的!’

    ‘不行,我不相信;妳要拿出证明!’

    阿德严词地说,雅莉害怕地问:‘证..什么证明﹖’

    阿德道:‘比方说…跟我作一次吧!’

    雅莉担心的事终于要发生,她大声地叫:‘不要!’

    阿德迅速地摀住她的嘴,将刀子压在她脸颊上:‘不要乱动!否则留下疤我可不负责,而且;脸上有疤妳就一辈子都当不成主播了!’

    阿德说中了雅莉的弱点,的确!当上正式主播一直是她的梦想,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她不晓得熬了多久?好不容易才从驻地记者升任到今天的气象播报员,如果今天她毁容了那一切希望都将落空….。

    阿德见雅莉不再反抗,便露出微笑地对她说:‘不反抗我就对妳温柔一点!’

    阿德开始脱掉雅莉的长裤,看到雅莉里面穿的是简单样式的白色内裤;‘看不出来妳是清纯派的!’

    雅莉紧闭着双眼,心里只希望这段痛苦的时间赶快过去。

    阿德用刀子将雅莉的内裤割破,将内裤扯去;终于看到气象美少女的密洞了,雅莉的耻毛很少;只有在中间有细细的一搓呈现暗咖啡颜色,雅莉下意识地将两腿交叉夹紧;阿德便扯住她的头发:‘妳最好是识相一点,不然待一会儿就有妳好看的!’

    雅莉这才乖乖将两腿分开,阿德也快速地拉下拉链;将他那巨大肉棒显露出来,雅莉看到这么大的肉棒;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很想大声地嘶喊出来;但是为了梦想她不能。

    女厕所内部空间很小,为了方便交合;阿德命令雅莉抱住他,并将双脚勾缠住他的腰部;让她整个人衔在半空中,而阿德如此便很容易能够对准雅莉的肉洞;他握住肉棒在雅莉肉洞口划了划圈圈以后,便将整只肉棒用力向上一挺!

    (呜!)雅莉感觉到下体有撕裂感觉,她紧咬著嘴唇;紧闭双眼含着眼泪地被阿德所占有了!

    阿德在插入雅莉的肉洞以后心想:(天啊!怎么会这么紧)

    前所未有的紧迫感,让阿德舒适得所有毛发都快竖立起来!而雅莉只是觉得︰(痛!好痛!下体既灼热又疼痛!但是又不能声张…)只能强忍痛苦盼望时间赶快过去。

    阿德看了一下两人的交合处,看到了黏液夹带着血丝;此刻他终于会意过来了:‘原来妳是处女!那我更应该好好的疼妳一下了!’

    说毕他便加速了下体抽送的速度。阿德心想(赚到了!居然让我上到了处女)……。

    由于阿德抽送的动作过大,以致于脚步不是很稳;有一点前后晃动,而雅莉虽心有不甘,但又害怕跌倒;只好更抱紧阿德,而她抱得越紧,下体与阿德的结合就更紧密….如此却令阿德更加受不了!

    他用双手紧抓住雅莉的屁股,准备作最后的冲刺;他用尽了所有的腰力向上顶刺,每一刺都直抵雅莉的花心;雅莉也痛得有些受不了,她双手紧抓住阿德的脖子,流着眼泪直喊:‘好痛!不要..不要了.….’

    阿德肉棒正痛快著,才不理会雅莉的感受..。

    就在汗水与泪水相溶之际,阿德的肉棒终于爆发了!一股浓稠的热精直射入雅莉密洞的花心里,而雅莉脸上已经没有表情;只留下两道明显的泪痕,阿德拔出肉棒,将雅莉放在马桶上坐着;他边整理裤子边对雅莉说:‘想当主播的代价太大了,不是吗?’

    雅莉又一阵泪水涌上双眼,她只能沉默地望着阿德离去;她拾起被阿德扯破的内裤,穿好自己的长裤;步出洗手间,强颜欢笑准备播报气象去了….。

    ‘晚安!我是 X 雅莉,明天的天气是如何呢?….。’

    在未来的许多日子里,雅莉的日子大概都是‘阴时多云偶阵雨’!


    自从阿德摆平雅莉的事情以后,从此菁玉与雅莉两人之间;不再有对话,不管是在公司的任何一个角落;两个人相遇都形同陌生人一般,当然这其中的祕密只有四个人知道,三个当事人跟我(作者)

    时间很快地过去了两个月,上周五 X 雅莉向公司请了半个月的长假;据说要到夏威夷去度假,但是阿德私下得知;原来雅莉她怀孕了,怀了阿德的孩子;阿德此刻突然觉得有些内疚,他以匿名的方式寄了一万块钱现金给雅莉;希望能够对她稍有弥补!毕竟还是他让雅莉从女孩变成了女人的……。

    周末下午,没有排班的的同事们都休假回家去了;餐饮部受到董事长指示,帮他制作一个小蛋糕送给他的小女儿;而蛋糕在午时就已经作好了,主厨吩咐阿德将蛋糕送到九楼董事长室。

    阿德手里提着小蛋糕,搭著电梯准备要到董事长室去;他从来都没有去过董事长室,当然也未曾与董事长照过面。听说董事长 X 富升是个喜爱美女的好色之徒,TVXS 的每一位女主播都要经过他钦点首肯;才能上主播台,这也难怪 TVXS 的美女群特别多!

    阿德很快地来到九楼董事长室门前,见到外面秘书桌前空无一人;大概是周末下班了﹗阿德举起手在原木门前敲了一敲:‘董事长,我是餐饮部的人,我们送蛋糕过来了!’

    门内并没有任何反应,阿德就私下扭开门把;打开们走了进去,他看到室内的装潢惊呼了一下!原来室内的装潢非常华丽,原木的办公家具;亮丽的大理石地板,视野极佳的玻璃落地窗…..。原来这就是上等人的工作享受!

    办公室里还是空无一人,阿德正考虑要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从旁传来一阵叹息声‘啊﹏啊!’

    这是男子的呻吟声,阿德好奇地找寻声音的来源;发现原来角落还有一个偏厅,他将头探了过去看了一下;吓了一跳!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身着主播套装的女孩正背对着他在为坐在皮制沙发上的中年男子口交,阿德知道这个中年男子一定就是董事长;而背对着他的女主播是谁他从这个角度看不出来也猜不出来,反正等一会就知道了!

    阿德心里想:(如果不趁这机会好好地敲董事长一笔的话就太傻了)

    原本他想躲在旁边再欣赏一阵子,但他始终无法看到女主角的真面目;于是他急了!决定站出去看个仔细!

    阿德一个健步跨了出去,想不到沙发上的男女并未发觉;女主播仍然继续对董事长作口交,阿德忍不住地咳了一声:‘嗯!!!’,

    这一咳立刻惊醒了沙发中的男女,董事长立刻跳了起来;拉起拉链十分气愤地指著阿德:‘你是谁!有没有搞错?进来不懂得敲门吗?’

    阿德没有理会他,只是等待着看女主播的真面目;女子终于转过身来,原来是新人主播 X 安琦……。

    ‘喂!我在和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董事长不耐烦地问著阿德,阿德回答:‘我只是送个蛋糕上来,想不到看到这么精采的表演!’

    董事长怒道:‘滚!蛋糕留着,马上给我滚!’

    阿德笑了一笑:‘嘿嘿!要我滚没问题,只是我的嘴巴很轻;我怕你们俩的事情明天上头条新闻……。’

    阿德讲毕打算要离开,董事长连忙:‘慢著,你.你想怎么样?’

    坐在一旁的安琦知道阿德可能要要胁他们,心里开始恐惧起来了。

    阿德深知已经占了上风:‘先让我加入你们吧!要怎么样让我再想一想!’

    董事长知道这个便宜被敲定了:‘好.好吧!’

    毕竟像他们这种上等人最输不起的就是面子!

    阿德得意地来到安琦面前,将拉链拉下;掏出他那具大的肉棒,令安琦蹲下为他服务;安琦看到阿德那具大的肉棒,吓得流出眼泪,因为阿德的肉棒几乎是董事长的两倍!安琦十分犹豫地看着一旁的董事长:‘照他的话做’董长命令安琦顺从!

    安琦只好用两手握住阿德的肉棒,张开她的杏口开始前后套弄;阿德觉得她在敷衍了事,便按住安琦的后脑勺;腰部一挺,一口气将整只肉棒塞到安琦的嘴里;并开始前后抽送奸淫著安琦的嘴巴!而在一旁观看的董事长看得目瞪口呆,但是此刻他并不会同情安琦;反而觉得阿德这个人有点变态又蛮有趣的!

    ‘呜!呜!呜!…’

    安琦被巨大的肉棒塞得喘不过气来,阿德抽出肉棒;让安琦改用舌头舔弄,阿德则对身旁的董事长说:‘董事长,一起来嘛!’

    董事长本来迟疑了一下,后来就忍不住地拉下拉链走到阿德身边;两只肉棒一起对着安琦,安琦脸有难色地:‘董事长……。’

    董事长已经完全站在阿德这一边了:‘妳做不做?不做明天递辞呈!’

    安琦深知无法反抗,只好左右两手各握一只肉棒;开始左边几口,右边几口地亲吻起来;董事长与阿德都感到无比的舒服,而虐待安琦的小口亦让两人莫名兴奋,‘啊!…太舒服了!’

    当安琦还在亲吻两人的肉棒之际,阿德突然脱队;绕到安琦身后,一会工夫就将安琦的衣服脱光了,他自己也迅速脱光衣服;让安琦扑卧在地,并要她臀部翘高;打算采后背位的进攻方式。

    安琦感到十分地羞涩,因为她并不是很喜欢这种类似动物交合的姿势;因为作起来十分没有安全感!

    但是阿德可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他现在可是占上风;他拍拍安琦的屁股:‘屁股抬高一点!’

    安琦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反抗,只好将屁股尽量抬高;如此一来她的密洞完全呈现在阿德的眼前,安琦不是性爱过度就是自卫过度;因为她的两片阴唇并不像雅莉那样呈现淡淡的粉红色,而是深褐色;而且淫水十足充沛,还没有插入就已经泛滥成灾了;阿德知道安琦的小穴应该不是很紧的,于是用了四只手指头一口气插入了安琦的肉洞里;前后掏弄了几下,安琦很舒服地叫了一声‘啊…’

    阿德将手指抽出,牵出了一大条黏稠的透明液体;他将手指张开,指缝中牵连交错著许多的淫液;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

    阿德:‘原来妳早就想要了!’

    安琦没有回答他,只是上下摆动着屁股;就等待阿德插入,阿德也紧握住肉棒;将龟头在安琦肉洞轻轻的摩擦,但是就是没有插进去;只见安琦眉头深锁肉洞感到奇养无比,而淫水也更加泛滥地流出;‘想不想要啊!要就说出来!’

    阿德故意挑逗地问着她,安琦羞涩小声地‘要.我想要…’

    阿德:‘想要什么说清楚啊!’

    安琦还是很小声地‘想要.想要你插进来…’

    阿德:‘大声一点!’

    安琦下体奇痒难止便大声喊著:‘请.请你快点插进来!’

    站在一旁的董事长惊讶阿德的挑逗工夫,心里甚至对他产生一股崇拜感。阿德双手紧抓住安琦的小屁股,一口气将大肉棒送进安琦的肉洞里:‘啊!….’安琦很舒服地叫出声音,小穴很快地得到舒解;阿德利用三浅一深的方式来攻击安琦的肉洞,每次的深顶;都直达安琦的花心深处,‘呜.呜……啊.啊.啊.’

    安琦十分舒服地上下摆动屁股:‘用力!再用力……’

    此刻的她已经顾不得主播的形象,因为生理上的舒适早已超越了她的理智……

    ‘哦!哦!哦!…..操我!..’

    阿德被安琦的秽语所刺激也加快抽送:‘操死你!操死你!啊!’

    阿德见到一旁观赏的董事长:‘董事长,一起来嘛;她的嘴巴还闲着呢!’

    董事长听到马上兴冲冲地走到安琦面前,将自己的肉棒塞进她的嘴里;马上安琦前后两个嘴都被塞满了:‘嗯!嗯!.’

    董事长从来都没有玩过这样的三人游戏,因此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就在安琦被前后夹攻了一阵子的时候;董事长最先投降:‘啊..我不行了….要出来了….’

    他将肉棒从安琦嘴中拔出,一股浓精尽射在安琦的脸上,部份精液还流入她的眼睛;令她睁不开眼睛,而阿德也深呼了一口气;对安琦的肉洞做最强烈的抽送,只见阿德将安琦的两片小阴唇干得塞进去又翻出来;淫水泛滥夹带着抽送动作发出响亮的交合声:‘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安琦的双乳亦在阿德的狂抽猛送下,前后摇晃;阿德双手一伸抓住她的双乳,死命地搓揉;安琦在如此双重刺激下激动地大叫‘呜!呜!呜!..不行了……要丢了……要丢了….’

    终于安琦的阴精倒灌在阿德的肉棒上,而阿德也在数次重重的抽插之中快到了体力极限,她紧掐住安琦的双乳发出怒吼:‘啊……要射了…要射了…’

    就在即将爆发的那一煞那,他还是将肉棒抽出;送到安琦的面前射出!满脸精液的安琦因为太过于舒服,所以主动将阿德肉棒上的残留精液吸舔的干干净净…..!

    三个人都身体赤裸地瘫痪在大沙发上,阿德对董事长:‘对了!X 安琦主动来帮你口交,应该是有目的的吧!’

    董事长已经当阿德为患难之交,他毫不保留地告诉阿德:‘安琦她想当夜报主播!’

    阿德:‘夜报主播?那不就要换掉菁玉?这可不行!菁玉是我的相好,我不同意!’

    董事长:‘好!好!不换!就照你的意思做,对了你现在是在餐饮部吗,要不要过来帮我作事?下一次我们可以一起研究如何上那一些女…….嘿嘿嘿嘿…’

    阿德听了很骄傲地回答:‘好!我阿德没有什么才华,就是床上点子特别多!’

    ‘那么就合作愉快囉!’

    两人高兴地握了手,再转头一块看看身旁瘫痪的安琦;一脸无辜样。阿德摇一摇头:‘可怜的安琦,要当黄金时段的主播代价真的太大了!’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大香蕉网-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大香蕉网站-百度 知道 权所。

    广告合作:wangzi8881@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