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mm620.com j2070.com kc770.com xx337.com mm655.com 44ssee.com mm859.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心理医生
    时间:2017-08-08

    第一章

    小珍会开始看史医生,都是因为受不了她最好的朋友--杜娜的压力,小珍一直强调自己其实没有问题,不需要看心理医生,但是杜娜坚持小珍一定得和史医生谈谈,所以她才来的,虽然如此,小珍还是一直认为自己没有心理毛病,但是她由与医生的会面中,学了许多关于生活、自我的知识后,她一连去了好几次。事实上,她很喜欢史医生,而且她也付得起诊疗费,所以,为什么不去呢?

    我得暂停一会儿,大致介绍一下小珍:她是一间电子公司销售部们的副理,负责管理部门中的每一个人,她手下的业务员在她背后叫她“铁娘子”,当你看到她时,你会知道她是一位美丽又很有说服力的女强人,她的声音低沉得非常性感,还有一身非常有魅力的打扮与合宜的化粧,不抽烟,只在社交场合喝一点酒,小珍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一般人都认为她只有廿出头而已,认识她多一些的人才知道,她在三年前已经离过婚了,他的先生是受不了她的强硬作风,和她结婚五年后才与她分手的,他现在和一个小他要岁的好孩在一起,日子似乎过得相当甜蜜。

    珍一共和三个男人交往又分手,她总是用“太忙”这两个字结束关系,杜娜是她唯一知心的女性朋友,她们在大学就认识了,小珍非常信任杜娜,常告诉她许多密秘,事实上,杜娜也是这个世界上少数几个知道小珍另一个生活的人,也是坚持她必需去看心理医生的人。

    六个月之前,小珍因公前往波士顿出差,她和所要见的人相约在饭店的酒吧,并且和那人聊了一个小时。

    谭和她所认识的人都不一样,小珍被他内歛的外表、温柔的谈吐所吸引,而且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欲火,但是小珍只是一直和谭谈天,直到她该和这位迷人的男士道别,从此再也看不到他为止,这种结局让她伤心,她下定决心不让这种事发生。

    到了她该回房的时候,小珍和他交换了电话,并且告诉他,希望她下一次再来波士顿出差时,他俩能再见面,他笑着答应了,在她的脸颊上温柔的吻了一下。

    第二次的出差是在两周后,她告诉自己,这个人对她非常重要,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豪,她认为自己能控制局面,她从来没有为了个人的因素而安排自己出差,但是这一次显然是例外,谭去她的饭店接她,来到一家法国餐厅,他们谈著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当晚餐结束后,小珍发现自己在交谈时,有时会愣愣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她已经被这双眼睛所迷惑了,在喝过咖啡后,小珍告诉对方,她真的不愿意一个这么美的夜就这么结束。

    他告诉小珍:“如果妳愿意的话,可以到我家来。”

    她尽力控制自己不要冲口而出:“啊!太好了!”而是很端庄地说:“我想也许不错。”

    谭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温柔的执起她的双手。

    小珍此时就像有股电流通过了全身,她只听到谭说:“…有件事情妳得知道…”

    “我是一个很强壮又很粗暴的男人,我希望我的爱人能完全听命于我,如果妳不喜欢这样的话,我想我们以后还是在饭店的酒吧见面好了。”

    小珍只了解他所说的一部份意思,但是她明白地了解,自己马上就可以和这个男人独处了,她轻轻地点点头,回答:“我愿意去你家。”

    在去他家的路上,小珍和谭交谈了一会儿,但是小珍的心中充满了疑问“她不知道当她说她愿意跟他回家时,谭会怎么想,她有强烈的感觉知道自己可以信任他,而且自己也愿意不顾一切的投入他的怀中。

    那是一幢位于安静的住宅区,又大又老而且看得出经过细心照顾的房子,虽然是晚上,还是看得出屋外的草坪修剪得非常好,草坪上还有一果很大的老榆树。谭停好车,走过来帮小珍开车门,再牵着小珍的手,走进房子打开灯,他们进门后,谭将门关上锁好,带着她走进一个非常摩登的房间,这里看起来像是客厅和饭厅,重新装潢过,非常干净。

    小珍转过身来,期待谭给她一个吻,谭轻轻的将她抱在怀中,轻吻了她,他们的舌头交叠在一起,很快地,谭中止了接吻,向后退一步,牵着她的手。

    “就像我告诉过妳的,”他说:“我希望妳做我所要求的事,任何时候妳不想做,妳只要说‘够了!到此为止!’,只要妳说了这些字,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我会送妳回饭店,了解吗?”

    小珍从谭的语调中听得出来,他是认真的,小珍点点头,她知道自己必需服从他的要求,这种情况让她觉得兴奋又紧张。

    “最后”她再求证一次:“我可以决定何时结束,对吧!。”

    “首先,我要妳脱去妳的上衣。”他命令道

    她本来打算反对,但是看到谭说话时配合著手势,她突然发现自己开始脱鞋子,不久后,她脱下了上衣。

    她看看四周,想找个地方放自己脱下的衣服,但是都找不到适合的地方,所以只好抓在手上。

    “现在跪下,打开我的裤子。”他很快的说。

    她的裙子本来就够短了,现在一跪下,裙子自然升高了,她的膝盖感受到柔软的地毯,伸手去解开谭子皮带和拉链。

    她像是在作梦,她脱下了谭的裤子,扔在地上,他的肉棒现在就在他的双腿之间,小珍对这个阴茎的大小形状感到非常惊讶,她本来想伸手去摸它,但是谭还没有下命令,所以她什么也不做。

    谭踢开自己的鞋子,脱下袜子,再脱下衣服,当他脱光后,他说:“妳做给我看,妳是怎么口交的。”

    这句话吓到了小珍,“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她看着谭,心里想。

    谭笑着说:“记住,妳可以不做任何妳不愿做的事。”

    小珍用两双手握著那阴茎,将头靠了过去,我龟头贴着她的唇,然后伸出舌头舔著龟头,她才刚这么做,她就觉得自己的爱液由下体流出,流到自己的腿上。

    这是她第二次看史医生所说的故事,第一次诊疗时,她只是学着如何在看病时放轻松,第二次看病时,史医生一开始就说:“告诉我,妳为什么要看心理医生。”小珍不知如何开始说,所以她只好说起她是如何认识谭,而且做他的奴隶,做这些事情违反她的本性,但是她又不愿停下来不做。

    史医生把手放在下巴,听小珍说著故事,当小珍停下来,他问道:“当他插进妳嘴里时,妳有什么感觉?”

    “我想尝尝他的精液,”她冲口而出:“我…我很抱歉,我不该这么说的。”

    史医生俯身向前,轻拍小珍的手说道:“妳当然可以这么说,我要知道妳的感觉,而且妳的想法也不会吓到我。”

    短暂的停止后,小珍继续说:“真是不可思议,谭是一个非常帅的男人,而且是最吸引我的那种,当他直接的告诉我,要我吸吮他的阴茎时,我还想要喝他的精液,我为他口交了几分钟,他的身体忽然变得紧张,之后我就感觉到他在我的口中射精了,我开始吞咽,他又要我别将精液吃下去,让它们留在口中,我照办了,我感觉到精液在我的下巴和脖子间流动,我从来没这么尝过和体会过精液,我会永远记得那个美妙的感觉。

    “当我吃下精液后,谭要我趴下,我感觉到他掀起我的裙子,我的屁股传来一个非常奇特的感觉,而此时我什么也不能做,我开始莫名的颤抖,我想要他对我做任何事。我觉得我知道他要玩我的屁股,但是我装做不知,等他的下一步动作。

    他忽然站起身来,走到桌前,从抽屉中拿出一些东西,我想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在他的权威之下,我不敢去看,所以我只是看着地毯,他走了回来,在我的屁股上涂了一些润滑液,然后走到我面前,他的手上拿了一支电动阳具。

    谭说:“这个小东西会帮妳进入情况,妳会喜欢的,有没有人搞过妳的后门呢?”

    我看着他,说道:“没有。”

    接着他往后走去,我感觉到电动阳具的轻轻的碰到我的肛门,他打开电动阴茎最小的开关,让它振动,然后在我的肛门周围绕圈圈。

    他这么做的时候,我感到我又流出了更多的爱液,我还想要更多!

    他非常慢又温柔的将电动阳具的顶端插进我的屁眼,所以我没有任何痛苦,他很有节奏的一点点插进来,直到电动阳具的龟头插了进来。

    谭将手放在我的背上,说:“这会有点痛,但是不会太久。”

    我对他的话感到紧张,但是他说:“不行,妳必需完全放松。”

    然后他开始把电动阴茎的其它部份插进来,我只觉得我的肛门张开了,电动阴茎插了进来,因为非常的痛,所以我将腿张得更开,但是当整支电动阴茎插进来的时候,那种痛苦就消失了。

    他调快了振动的速度,并且用那可怕的玩具开始抽送,我开始呻吟,发现我正扭著屁股,迎合他的动作。”

    “忽然,他将假阳具拔了出来,我感到他改用他的真肉棒,抵在我已经张开的屁眼上,他慢慢地将肉棒插进我的肛门,直到他的腿贴在我的腿上,我感受到他的阴茎,而且我开始高潮,在他干我屁眼时,我一直持续高潮,直到他射了精,慢慢地拔了出来。”

    史医生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小珍,妳觉得怎样?妳喜欢这样吗?”

    “我想因为我一直忙于工作,”小珍回答:“而且除了工作外,没有什么事能提起我的兴趣,我知道我一直在寻找些什么东西,直到我遇见谭,我想我找到了,另外就是这样做看起来很‘脏’,我一直生活在严谨的环境中,我一直努力工作。我还记得当谭的精液滴上我的下巴时,我想如果让我的属下看到了,这会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一件事,当然,我不会让别人知道我做出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没有必要让别人知道我有这种特殊爱好。”

    “妳认为这是特殊爱好?”史医生问道

    小珍想了一会儿,然后回答:“我不知道,我让谭这样搞我,看起来好像是变态,但是当我和谭在一起时,我感到无上的自由。这听起来很有趣,不是吗?我因为想要这种自由,所以我愿意做他的奴隶?”

    史医生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轻轻的说:“妳还想再见到他吗?”

    小珍马上回答:“我不知道,你认为呢?”

    “我不会告诉妳该怎么做,”史医生回答:“但是我有点担心妳的安全,妳去见他会不会有人知道?”

    小珍说:“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我要去见他,我会在你的答录机要留下口信,所以起码你会知道的。”

    史医生同意小珍的做法,他要小珍再想想做这些事的理由,让他们两人都想清楚,小珍说她会这么做的。——————————————————————————–

    第二章

    逐渐地,小珍和谭的会面越来越频繁,而且也愈来愈变态。

    谭会将小珍绑在床上或桌上,用他的手、嘴、阴茎或是任何他有的成人玩具玩弄小珍所有的洞。

    有时他还会拿小夹子夹小珍的乳头和阴唇,来帮小珍催情,但是如果他看到小珍真的很痛,他会住手。

    许多次谭在玩新花样时,小珍几乎要说出:“够了!到此为止!”但是她始终没说出口,而且一直不断有新感受,她也一直接受史医生的心理治疗,也向史医生报告每一次的经过,有一次,他们在讨论一个新的冒险是如何增加她的自由感时,小珍开始担心她和谭的关系可能影响了她的工作。

    一晚,她一丝不挂的站着,谭用手指玩弄她的阴户,她已经非常兴奋,非常湿了,但是谭要她穿上上衣、裙子和鞋子,他们要出去一下。

    小珍准备要穿上内裤,但是谭说:“不!只要穿上我要妳穿的。”

    小珍只好穿上宽上衣、短裙和高跟鞋,当他们走过饭店大厅时,小珍知道透过她的上衣,可以清楚看见她乳头的样子,而且这么短的短裙,没穿内裤根本不能坐下来。

    她想问谭要带她去哪里,但是没问出口,和他上了车,谭将右手伸到小珍的裙子底下,继续玩着她的阴户,一边告诉小珍他们要去参加一个私人聚会,她会见到几个谭认识的男人和女人,小珍无法抵抗身体传来的快感,没过多久,他们来到了一家酒吧门前,她现在得几乎一丝不挂的进去了。

    当谭停好车,过来帮她开车门时,她非常害怕,她们走进了一扇没有标记的大门,这个酒吧的空间之小,让她非常惊讶,连大厅里所陈设的桌椅都比其它地方小。大厅的前方有一个舞台,围上了黑色与蓝色的布帘,整个酒吧看起来很精致,里面大概有卅人左右,当他们走进时,一对俊美的夫妻还向谭打招呼,他们是小罗和丽丝,谭拉了一张椅子让小珍在小罗的身旁坐下。

    刚一坐妥,她就发现小罗正注意着她,她想起她没穿内裤,所以赶紧将两腿合紧,将衣服往下拉,盖住大腿,但是她发现谭的眼光并不赞成她这么做。

    谭调整了小珍的椅子,所以她的腿正对着小罗,她知道小罗可以看到更多她的大腿。她别过头去看着丽丝的胸部,丽丝穿了一件绿色的低胸衣服,很明显的也没戴胸罩,她看了一会儿,丽丝看着小珍,对她笑了笑。

    他们聊了一会儿,小珍发现谭的手放在丽丝的腿上。

    最后,谭转向小珍,对她说:“这个酒吧里的人都非常亲近,而且愿意分享所有。”

    接着他微笑,向小罗点点头,伸出手隔着衣服捏住丽丝的乳头,小珍本来想叫谭别捏得这么用力,但是丽丝却闭上眼睛,将头往后仰发出:“嗯…嗯…”的声音。

    此时小珍也发现小罗的手也放在她腿上,她吓了一跳,她看着谭,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确定谭知道小罗在干什么,她也知道她最好等候下一步的命令。

    小罗的手迅速的往三角地带移动,当他摸到小珍的阴毛,他立刻伸出中指,拨开小珍早已湿了的阴唇,将手指插进小珍的阴道中,用手指抽插。

    当小罗把手拿出来,把那湿淋淋的手指放到丽丝的唇上,小珍看着丽丝舔著小罗的手指,将自己的爱液全吃了下去。

    小珍不敢相信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她正坐在一对刚认识的夫妻身边,酒吧里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彼此认识,她看了看周围,发现附近有一对男女正在接吻,远一点的地方有一对男女正在互相爱抚,当她看到隔她两个桌子外的景像时,她开始喘息,原来一个美女正在为一个俊男口交,那男人的手扶住女人的头,控制她头动的速度,忽然,她看到那个男人将那女人的头移开,露出了他红红的龟头,她看到那个男人射精在那女人的口中。

    小珍此时兴奋异常,她看过一些成人电影,但是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真实的看到这个情景。

    现在小珍全明白了,谭轻轻地告诉她:“就像妳所看到的,我们在这里完全放开自己,我希望妳能让小罗知道妳的口上功夫是如何的棒。”

    小珍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但是他…请别…”

    小罗笑着对她说:“妳必需和我一样做出反应,除非妳想回去。”

    一些疯狂的念头穿过小珍的脑中,小罗的爱抚让她无法思考,她怎么能够为一个刚见面的陌生人口交呢?她看小罗解开了裤子,将他那巨大的阴茎拿出来握在手上,慢慢地上下套弄著。

    此时丽丝笑着对她说:“小珍,我想看妳和小罗玩,比他跟我玩时玩得更尽兴,拜托妳。”

    她移了移已经张开的双腿,她知道如果她要做什么事,一样必需经过小罗的命令。

    她看着小罗一直涨大的阴茎,等待下一个命令。

    小罗将手拿开,她看到小罗阴茎的全貌,这个阴茎大概有廿四、五公分,而且非常粗,她得尽量将嘴张开,才能将这个大家伙含进嘴去。

    小珍闭上眼睛,不想见到别人正在看她为这个男人口交。

    她伸出舌头开始上下舔著小罗的龟头,渐渐地,她感觉到小罗的龟头已经靠上她的嘴唇。

    马上她就忘了自己在做什么,而一心只想让小罗射精给她,她张开眼,看着小罗,同时用手玩着小罗的睾丸。

    小罗看着她,用微笑和呻吟鼓励小珍。

    她估计,她大概含进了小罗阳具一半以上的长度,她的下巴由于过度张开而有些疼痛,她以为,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尝到小罗的精液了。

    小珍试着再让阴茎进去深一点,所以她更用力的将头往下顶,她不知道丽丝可以含进多少,但只知道只要器己想的话,她可以做得比丽丝更好。

    当小罗的龟头正要进入小珍的咽喉时,她因为几乎要呕吐而想放弃继续,但是小罗看起来就快要射精了,所以她又继续尝试。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才将头再往下顶了顶,感觉到龟头正开始进入她的咽喉。

    她龟头深入她的喉咙五公分左右时,小质还在想,要不要将整根大阳具全含进去,但是小罗却射了精。

    她不情愿地让阴茎由喉咙拔出来,让小罗的精液射在她的舌头上,在小罗射精的同时,她还继续帮小罗打手枪,好让小罗多射一些,射在她的舌头和嘴唇上。

    在此同时,她发现丽丝跪在她身旁,看着小珍把小罗的阴茎舔干净。

    当她舔完后,丽丝转过小珍的头,吻著小珍,并且将舌头伸入小珍的口中,探索小珍口中剩余的小罗的精液。

    小珍从来没有和女人这样吻过,所以刚开始时非常吃惊,她马上就感受到丽丝的嘴和唇是如此地柔软。

    长吻结束后,丽丝笑着对小珍说:“恭禧妳,妳破了我的记录,下一次我会超过妳的。”说完对小罗眨眨眼。

    小珍将这段故事告诉史医生,她为自己居然在大庭广众下帮别人口交感到兴奋而觉得羞耻。

    史医生问小珍,为什么愿意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这么做?

    小珍回答:“第一,我知道这是谭要我这么做的,我不应该拒绝。而当我看到小罗的肉棒时,我知道自己也愿意这么做,尤其这么多人在看,这会让小罗更加兴奋,所以我会这么做,在场的这些人,我可能再也不会和他们见面了,没有人知道我的背景,所以我可以和任何人性交,我想到这里非常兴奋。”——————————————————————————–

    第三章

    当这两个女人回到座位上,小珍感到前所未有的欲火正在上升,如果有人向她要求,她会马上躺在桌上让他奸淫。

    她发现附近的人都在做爱做的事,没有人注意到她刚才的表演,但是有一位老男人对她微笑,并且对她点了点头,她开始感到脸红。

    正当她想问谭何时回家时,舞台的灯光却亮了起来。

    舞台的布幔打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说了一些欢迎光临的话,他满脸胡子,穿了一件正式的礼服。

    “现在开始,”他宣布:“今晚的表演,由凯茜开始,她带了一名年轻的男士来参加,她要介绍这件男士给我们大家。”

    小珍右边桌子的一位金发女子站了起来,带了一位大个子黑人走上台去,此时蓝绿色的灯光照在舞台上,那名黑人大概有一百九十公分高,混身的肌肉。

    凯茜和那名男子在舞台上对大家说:“各位来宾,这位是凯文,他要来这里展现他的特异功能。凯文,可以开始了!”

    凯文张开嘴,伸出他粉红色的舌头,所有的人全都睁大了眼睛,那个舌头竟然一直伸长,最后居然长达廿公分!

    小珍心想:“一定是假的!”,直到凯文开始活动他的舌头,小珍才相信那是真的!

    那条舌头往下伸,可以舔到他的下巴下方,往伸伸则可以伸到眼睛前面。

    在凯文稍稍的示范之后,凯茜解开了外套的衣带,结果在外套下除了粉红色的吊袜带和白丝的丝袜之外,竟然一无所有。

    凯茜躺在舞台上,小珍可以看到一个没有阴毛的阴户在凯茜张开的双腿之间。

    凯茜的个子很小,这也使得小珍开始怀疑那个黑人大汉怎么搞得了凯茜?

    凯文脱去衣服,跪在那小女人双腿之间,开始舔着她的腿,然后慢慢地往上游移,由于他的舌头很长,所以每一个动作都让人看得很清楚,当凯文舔到凯茜的阴户时,小珍再也忍不住这种刺激,慢慢地将手伸到短裤的边缘,偷偷用手指轻轻按著阴核,一边看着表演,一边轻轻地磨擦。

    一旁的大电视同步播出了由舞台后面所见到的情景,这表示舞台上一定有一台摄影机,有时还会有特写镜头,小珍想看看摄影机在什么地方,但是她的目光却离不开凯文的长舌头上,凯文本来还轻轻舔著凯茜的阴户,现在他将舌头慢慢地插进凯茜的肉穴五六公分了。

    小珍转过头去看着电视,以电视的特写,可以让她看得更清楚,她看到凯文的如头开始抽送,而凯茜的双手则在自己的胸部游移,有时还用力捏著自己的乳头,发出阵阵的呻吟,显然凯文给了她无上的快感,此时小珍磨擦阴核的速度也为之加快。在凯茜到达高潮放声尖叫的时候,小珍看到凯文的舌头,已经全部插进去了,凯茜不停的尖叫、扭著屁股,最后全身瘫软。

    最后,凯文将舌头抽了出来,他的脸上全是凯茜的爱液。

    凯茜在高潮过去后,支起身子,对所有的观众说:“就同各位所见,凯文的功夫非比寻常,但是除了这个之外…”

    凯茜对着凯文轻轻一笑,凯文开始解开裤子,当他脱下裤子面对观众时,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冷近几桌子的人发出喘息声,凯文的男根起砠有廿五公分长,而且还在不停的变长,凯茜用两双手握住这个大家伙,用嘴含住上下套弄著,那个男根也非常争气的成为卅公分的长度,接着凯茜转过头来对大家说:“很不幸的,我的骨盆太小,没有办法让这个好东西进来玩,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做一点事。”

    她对这个巨人眨眨眼,说道:“我建议志愿者上台,让我们看看凯文如何使用这个东西。”

    屋内许多只手举了起来,小珍听到许多女人在叫着:“让我来!”“我要试试!”

    此时谭小声地走近舞台,悄悄地对凯茜说了几句话,小珍从谭的样子感觉出来,谭在这里相当受到尊重,而且有相当的影响力。

    谭上了台,对大家说:“我今天带来一位第一次来的朋友。”

    听到这句话,小珍的心差点跳出了喉咙。

    他又说道:“我要求各位同好,把这个机会让给她--小珍。”

    “他怎么可以这样。”小珍想:“我会被这个怪物撕成两半的。”

    小珍看着谭,满腹怒火,她想大声说:“不!”

    谭走到小珍身边,挽过她的手,轻声对她说:“凯茜向我保证过,凯文绝对不会伤害妳的,他只会做妳愿意做和妳告诉他的事,这是我和凯茜送给妳的礼物,我希望妳别扫大家的兴。”

    她又感受到谭的权威,她毫无疑问地必需上台,在这么多人面前脱得精光,还要让那么大的阴茎插进体内。

    她不知道原因,但是她知道她一定得做。

    谭将小珍带到了台边,而凯茜则牵她上了舞台,这时小珍才清楚地了解,凯茜的个子是如此地袖珍。

    凯茜要小珍脱去衣服,小珍照办了。

    当她一丝不挂对着凯文时,她发现凯文的身上全是肌肉,没有一点点的肥肉,而且凯文也不是黑人,只是肤色有点深,比较像意大利人、西班牙人或是其它混血儿,而且其实长得非常好看,不止是英俊,而且还好看。

    凯文低下头来吻著小珍,小珍觉得凯文的嘴上,还残留着凯茜的味道,他轻轻地按了按小珍的肩,小珍顺着他的嘴,沿路向下吻去,直到跪下来,吻着他结实的腹部。

    现在她就面对着这个巨大的阳具了,他向两旁看了看,想找找看谭是不是在附近,但是舞台上的灯光太强了,所以她看不到台下的任何人,小珍也很喜欢这样,她虽然看不见其它人,但是她知道所有的人都看着她。

    小珍用两双手抓起凯文的阳具,让龟头靠在自已的唇上。

    这只阳具非常地重,和她的想像一样,而且摸起来非常光滑,她伸出舌头低住,龟头尖端的小缺口,“好奇怪,”她想:“这么大的阴茎,却有和一般人一样大的马眼。”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让双唇更为湿润,含后张开嘴,含上眼前的龟头。

    她认为小罗的阳具已经够大了,所以也许她可以含进整个龟头再含进四、五公分,只要充份的将嘴张开,从一旁的电视上,她注意似乎有另一台摄影机正在拍摄,把她的脸拍在画面上,她像照镜子一般的端详自己,找找看自己的脸上是不是有什么缺点,她现在确定自己一直是个美丽的女人,她看见自己的嘴巴张开,凯文那巨大的男根,滑进了她的口中,然后凯文晃动自己的屁股,让那大阳具在口中抽送。

    她也为凯文感到悲哀,因为他享受不到其它男人所能享受的口交高潮。

    所以她张大了口。让凯文的阴茎尽量插到底,好让凯文能在小珍的口中尝到口交的情趣。

    忽然,小珍感觉到凯茜在她的阴户周围涂上一些润滑液,所以她马上想起自己上台来的理由,她感到一点紧张,于是抬起头病看看凯文,又低下头来看看凯茜,同时对他们笑了笑,她还记得谭要她信任凯文,遵照凯茜的指示。

    很快地,凯茜站起来,让小珍躺在她刚才所躺着的地方。

    “这是拍摄的最好角度。”小珍在内心暗笑,同时她也清楚,这一切可能会录下来,她希望这一次的冒险不会将来再困扰她,现在她所在乎的,只是凯文要如何与她性交,她是否能够应付即将到来的一切而已。

    凯文移到小珍的双腿之间,俯身亲吻她。

    凯文用舌头打开小珍的唇时,小珍又期待又怕受伤害,她怕凯文的舌头伸进口中,但是他没有。

    凯文用手确认小珍是不是已经充分的润滑了,凯文用手摸著小珍的阴户,轻轻的用手在阴唇上滑动,让小珍更加湿润。

    凯文认为一切就绪,此时可以进入了,于是凯文用手拨开阴唇,准备插进去。

    但是显然因为肉棒太大,凯文的龟头只进去了一点点,就很难再进去了。

    小珍从电视上看着凯文的大阴茎,插进自己的体内,她看着那巨大的龟头一点一点的进来,直到整个龟头消失在自己体内,由电视上看着自己被插入,同时又感受到真实的快感,这种感觉相当奇特。

    小珍伸出手,为凯文那一大段尚未插进来的阴茎打手枪。

    “到目前为止还不错。”小珍心想。

    有一个明确的感觉升上心头,凯文的阴茎似乎不能完全插进来,小珍感觉到凯文的阳具正用尽一切努力想再深入一点,可能会插到自己的脊椎骨。

    凯茜上前为两人补充了润滑剂,小珍告诉凯茜,自己流了很多爱液了,但是凯文还是进来得很困难。

    凯文开始慢慢地抽插,小珍低下头,看见阳具大概又多进来了五公分左右。

    小珍发出喘息,此时凯文关心的看着她,怕伤了她。

    “没关系,”小珍呢喃般地说:“我只是很兴奋。”她向凯文保证自已没有问题。

    凯文开始加快速度抽插,插入一次比一次深。

    小珍已经在高潮的边缘了,她摀住自己的嘴,好让自己不发出尖叫声。

    但是高潮来临时,她摀住嘴巴的手显然起不了什么作用,她听到自己发出刺耳的尖叫,尖叫之后是长长的呻吟,小珍已经高潮了,但是凯文现在所插入的部份还不够多,就已经把小珍搞成这样了。

    小珍会不会被干死?

    凯文还在致力于全部插进小珍体内,小珍此时感到前所未有的深足,当凯文的龟头碰到她的子宫颈时,她又达到了另一次高潮,这一次的高潮比第一次还让她过瘾。此时凯文停止抽送,小珍感觉到凯文的龟头正停在那里,她听到自己发出从来没有的响亮叫声,她瞥见电视上凯文的阴茎,只剩十公分在外面了,她要全部!她要凯文插到底,直到她的胃。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她用手摸著自己原来平坦的小腹,她感得出,自己的肚子已经因为这根大肉棒的插入而突起。

    凯文又开始猛烈的抽送,直到全部插入小珍的身体。

    小珍又开始高潮,而且高潮一阵强过一阵,直到她觉得,凯文快要射精了,她抱紧凯文的头,用力吻着他,然后小声的在凯文的耳旁说:“我要你射进我的嘴里。”

    这也正是凯文所想的,立刻,凯文将阴茎拔了出来,并且跪到小珍的脸旁。

    小珍张开了嘴,用两只手帮凯文打手枪,她上极快的速度用手上下套弄,小珍的手上沾满了阴茎上自己的爱液。

    小珍发现,如果自己的大姆指按著凯文的阴囊,他会更兴奋,就在同时,一大股精液喷上她的脸和口中。

    小珍觉得这好像是用精液淋浴,因为精液的量实在太多了,她的整个脸和嘴里都是精液。她不认为这样就完了,她以为这么大的阴茎,应该有更多的精液才对,于是她又把凯文已经开始缩小的阳具塞入口中,尽情的吸吮,直到再也没有精液流出为止。

    她听到许多的掌声和欢呼声,但是她却不记得为什么他们要鼓掌?

    她清醒了些,看到舞台的布幔合了起来,电视也关掉了,凯文躺在她身旁,强壮的手臂放在她身上,她沉沉地睡去。——————————————————————————–

    第四章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暗房间中一张非常舒服的床上,她花了几分钟让自己清醒,同时想着刚才那鲜明的梦。

    忽然,小珍发现那不是个梦,她真的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表演性交,而且好像还被录影。她开始惊慌,她闭上眼睛,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是如何地让她兴奋。

    她开始接受她喜欢这样,也喜欢得到大家对她表演赞赏的事实。

    她知道自己愿意再来一次,也知道欲望和害怕会让她兴奋、激动,她等不及要告诉史医生故事的经过,不知道为什么,史医生愿意了解自己,同时也帮助自己了解自己。她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别人面前性交,会觉得兴奋。

    此时有人打开了门,并且开了灯,使得小珍张开眼睛。

    丽丝站在门旁,她看见小珍醒了,就关上门走了进来,跪坐在床边,轻轻用手拨弄著小珍额前的头发。

    丽丝笑着说:“当妳睡着了,我们有点担心,我要确定妳没有事,凯文想问问妳他有没有伤了妳。我检查过妳,好像没事,所以让妳继续睡。”

    小珍轻轻地说:“我觉得很好,只是有点累,我从来没搞过这么久,他们会如何处理拍下来的录影带?”

    丽丝站了起来,走近床头,拿出一卷录影带交给小珍,

    “看过之后,妳可以保存、洗掉或毁掉,我保证就这么一卷,我们只是性开放,不会做什么勒索的事,这是谭自己从抏影机中取出来的,所以可以确定没有人复制。我确定会有人相保存它,但是我们有非常严厉的游戏规则,不会有人这么做。”

    小珍听完后,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了下来:“我只是比较小心。”

    丽丝又对小珍笑了笑,轻轻摸着她的乳头说:“我们还有许多很严格的规定,会员的加入要一再地认证,在妳这次加入之前,谭已经测试过妳许久了,也许妳不知道,这是为了安全。”

    小珍同意她的说法,也同意谭之前不让她知道这件事的理由。

    小珍的乳头因为丽丝的抚弄又感到兴奋。

    “第一次的测试是很辛苦的,但是谭办到了,如果妳想的话,以后妳可以自己问他”丽丝道

    小珍感觉有一些液体由她的阴户中流了出来,她希望丽丝继续,于是她拉下被单,露出整个乳房,丽丝的双手则轻轻地捏著小珍的乳房和乳头。

    丽丝说:“妳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会员了,小珍,妳得签一些文件,并且遵守规定,这只是个形式,我从来没看过第一次上台的人会这么卖力,当凯文射精在妳嘴里时,我想当时大概有廿个观众也达到了高潮。”

    小珍想起那股精液射进自己的嘴里和脸上的那一幕,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丽丝吻著小珍的胸部,使得小珍很难集中意识回想整件事。

    小珍捧起丽丝的头,开始吻她,丽丝的唇还是那么地柔软。

    丽丝的手慢慢地往小珍的下半身移动,她先抚著小珍的小腹,再往下移,摸到小珍的阴毛,接着又往下,摸到小珍的阴户。

    丽丝伸出三根手指,插进小珍的阴户。

    小珍看着丽丝不停的喘息。

    丽丝的声音也变了:“有时候妳喜欢快一点,不是吗?”

    小珍呻吟著回答:“…是…是的…”,此时她几乎马上得到高潮。

    丽丝停止了动作,说道:“我不要妳高潮,小可爱。”

    小珍不知道丽丝要如何阻止她高潮,但是她渐渐平静下来。

    丽丝抽出了她的手指,马上又更用力的插了进去,小珍此时几乎要高潮了,只要丽丝再多插几下。

    忽然,丽丝将手指再度拔出来,小珍觉得身体内再度变得空虚。

    丽丝脱掉自己的衣服,爬上床跨在小珍的脸上,这是第一次小珍这么近的看一个女人的阴户,她不想碰这个阴户,但是她明白,如果小珍要丽丝帮她高潮的话,她就一定得做什么。

    她轻轻按了按丽丝的屁股,让丽丝的屁股下降了些,小珍将舌头伸出,可以碰到丽丝的阴唇。

    丽丝的阴唇已经很湿了,小珍尝试的舔了一下,她发觉味道是酸的,但是并不让人觉得难过。

    丽丝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降下自己的臀部,让自己的阴蒂碰到小珍的鼻子,并且以小珍的鼻子磨擦阴蒂。

    刚开始时,小珍担心自己会不能呼吸,但是她马上学会一边舔著丽丝的阴唇一边呼吸,她体会到,丽丝正在搞她的脸,她的臀部像一个男人抽送时的扭动,小珍用力的舔著,直到丽丝高潮后伏下身子。

    丽丝的爱液滴在小珍的脸上和嘴里,小珍将它们全吃了下去。

    最后,丽丝起身,而小珍再度尝到了那三根手指。

    丽丝抽出那三根湿淋淋的手指,放到小珍面前:“现在,你自己尝尝看,比较一下味道。”

    小珍感到难以置信的兴奋,她将手指吮入口中,觉得非常好吃。

    丽丝重复这个过程两次,后来她插入了四根手指,飞快地抽送小珍。

    小珍注意到有一点不同了,因为手指好像变得更粗大,小珍发现丽丝连她的大姆指都插了进来。

    最后,丽丝连整个拳头都插进小珍的阴户。

    “高潮吧!小珍!”丽丝加快手上的整度,说道

    小珍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她只听到自己的尖叫。

    丽丝的整条手臂在她的阴户中抽送,小珍的高潮一阵接一阵的袭来,此时她不小心注意到谭正在床边,看着小珍和丽丝办事,但是小珍脑中已经是一片空白了。

    Copyright @ 2016-2017  AV可乐大香蕉网-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大香蕉网站-百度 知道 权所。

    广告合作:wangzi8881@outlook.com